阅落 作品

第三十七章 呵呵,指望谁呢?

    像是硬生生的被打了两巴掌,景乔僵硬无比的怔在原地,心一抽一抽的疼。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对他才浮现而出的好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娶她的目的,就是为了时时刻刻能够侮辱她,折磨她,怎么可能会对她好,关心她!

    景乔目光淡淡扫过俊美英挺的靳言深,他依旧面无表情,还有几分阴冷无情的残酷,眼角的余光连给都未给过她。

    嘴角扯了扯,她攥紧手指,苦涩嘲讽一笑。

    方才,真的是她自作多情了,别人给点阳光,她就以为佛光普照,蹬鼻子上脸,真的很可笑!

    张总愈发肆无忌惮,从上到下,仔仔细细打量着景乔,眼目光十分的露。

    挺新鲜白嫩的一年轻女孩,浑身上下看起来都是水水嫩嫩,白净剔透,脸蛋儿清纯,又透着一些稚嫩的早熟的诱*惑,仿佛初尝禁果。 ……

    这种女孩最有味道!

    他脑海中甚至已经浮现出两人激*战做时的情景,她喘着,口申口今,浑身出水,如同是水做的……

    这样一想,张总的神色立即亢奋起来,脸庞上红光满面,放在桌下的手一个劲的搓着,已经米青虫溢脑。

    但是,他没敢开口,毕竟是靳言深带过来的女伴,万一会错意,那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他面带微笑的赞赏奉承;“靳先生艳福不浅,美人在怀,真是让人羡慕。”

    轻敲着桌面,靳言深转身,深不可测的目光落在景乔身上,好整以暇的睨着她;“不是喜欢陪酒,去陪张总吧,我满足你的愿望……”

    景乔不由自主将手指又攥紧一些,站着没动,也没说话。

    “没听到?还是想要我再重复一遍,恩?”他话语的尾音略微上扬,逼迫而危险。

    “给钱吗?给钱我陪酒,不给钱,不陪。”

    许久以后,景乔开口,声音沙哑,反正又逃脱不了,顶撞他只会让自己变的越来越难堪,也会让周围人看她的笑话。

    闻言,靳言深轮廓变的冷硬而锋利,神色阴沉,开口却淡淡;“这得问张总。”

    笑,张总笑的眼睛几乎都眯在一起,只能看到一条细小的缝隙;“给,当然给,必须给!”

    站起身,景乔走到桌前,端起桌上的酒;“张总,请。”

    “请请请。”张总忙端起一杯酒,和景乔的酒杯相碰,随后一饮而尽,真爽,这女孩真上道,干净又利索。

    一杯接着一杯的酒,景乔也不知道自己多少杯下了肚,但她没忘一件事;“张总,记得给钱。”

    “当然记得,这个地方有些吵,我们两个换个地方喝,到时,钱一起给你,怎么样?”几杯酒下肚,张总蠢蠢欲动。

    “就在这里喝,换地方我就不喝了。”景乔不傻,心知肚明他想要干什么,突然有些内急,她起身;“抱歉,去趟卫生间。”

    喝酒喝太多,就一个劲的想要去厕所。

    她离开包间后,张总也笑着起身;“我有些内急,也去趟卫生间。”

    所有人都挤眉弄眼的,脸上的笑意味深长,看来已经迫不及待。

    靳言深冷冽着眉眼,表情慵懒,顺手端起一杯咖啡,不紧不慢的喝着。

    去过卫生间,景乔将手放在感应器下,水流将手冲湿,她正打算再洗把脸时,镜子中多了一抹身影,是张总。

    眉头皱起,她的心跳加快,心慌,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张总突然伸手抱住她的腰,脸埋在颈间胡乱的啃,咬“好香……真的好香……”

    “你放开!放开!”景乔剧烈的挣扎着,身子扭动,躲避着他的动作。

    “什么放开,属于我们火辣的夜晚,才刚刚开始!宝贝,随我来!”

    张总本来就身高体胖,这会儿又亢奋的不行,一使力,便将她抱起,直接走出卫生间,走到过道尽头,打开房间门,走进去。

    房间的正中央是张大床,张总一手按着景乔,单手从西装裤的口袋掏出些药,扔进红酒杯中,没几秒,就溶化了。

    “宝贝,来喝一口……”

    景乔头左右摇摆,不肯喝,一杯酒,被她撞的洒出了半杯。

    热火烧身的张总也彻底没了耐心,肥腿压着景乔的双腿,一手捏住她的鼻子和嘴巴,将红酒朝她口中硬灌。

    女人的力气与男人根本无法抗衡,再怎么挣扎,景乔还是喝了不少,颈间,锁骨,流的都是红酒。

    猴急的不得了,张总呼哧呼哧的传着粗气儿,伸手直接将自己的裤子扒拉掉,伸手又去解衬衣上的纽扣。

    景乔从地上撑起身体,趁着他没有留意,从背后,伸出膝盖,用尽全身力气,重重一顶。

    “啊!”杀猪般的惨叫声顿时回响在房间内,张总表情扭曲,脸上青紫交织,弯着腰,两手护着宝贝,疼的直跳。

    见状,她忙将脚上的高跟鞋甩掉,用最快的速度向着房间外冲去。

    “妈的!臭婊子,老子今天一定要抓到你,让你好看!看老子今天怎么弄死你!”愤怒与谷欠火交织的张总爆粗,三两下拉上裤子,追了出去。

    不知道红酒中被放了什么东西,景乔没跑几步,就觉得双腿发软,使不上力,浑身发热。

    相反,张总捂着身下,倒是一身劲。

    景乔脸色惨白,她很害怕,如果自己现在被他逮住,肯定是死路一条。

    跑的太快,又是个拐角处,她没留意,结结实实的撞进了一堵坚硬的墙中,额头火辣辣的疼,抬头,却惊奇的看到是靳言深。

    瞬间,景乔像是遇到了救星,眼睛发闪发亮,白嫩的小手攥住他的西服,第一次对他妥协;”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

    即便她心智再怎么早熟,但毕竟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小女孩,遇到这种事害怕,很正常。

    靳言深淡淡扫过她,发丝凌乱,颈间有吸出来的痕印,酥白嫩的胸部半露,脸颊潮红,一幅被干了的模样,他神色厌恶而冰冷。

    他没言语,也没举动,就那样站着。

    “呼哧呼哧……”张总也追了上来,一手提着裤子,看到靳言深,不敢太过放肆,小心翼翼询问;“靳先生,我可以带她走了吗?”

    闻言,景乔的神经蓦然绷紧,手将男人衣角攥的更紧,像是抓住了生命中最后一根稻草,死活不肯松手!

    挑眉,靳言深扫过两人,薄凉着神色,冷冷一笑;“你们之间的事,问我做什么?”

    话语冰冷刺骨,无情至极!

    “求求你,救救我,就这一次!"

    景乔真的害怕了,说话时,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和颤栗。

    靳言深却不回答,薄唇依然勾着冷笑,骨节分明的大手抬起,落在她手上,景乔眼睁睁的看着,他有力的大掌将自己的手指,一根一根的给扳开。

    脑海中一直紧绷的那根弦彻底的断了,她睫毛轻颤,没来由的轻笑一声,笑声凄凉而绝望。

    然后,景乔闭上眼睛,任由着张总再次将她拖进房间,整个过程,安静的像是木头人,也没再看靳言深一眼……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