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落 作品

第三十三章 等她睡醒,再算!

    他的神色和表情不怎么好看,眉宇间尽是如刀的锋利,挺秫人。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景乔长长的睫毛颤抖起来,垂落在身侧的两手不由收紧,再收紧,说实话,他真的让人觉得挺害怕。

    缓着步子,她没敢犹豫,更不敢真的等他过来请,推着酒,走过去。

    坐在靳言深旁边的男人笑的意味深长,站起身,直接按着景乔的肩膀,让她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挤眉弄眼;“好好伺候我们的靳先生,明白?”

    景乔坐立难安,手脚都不知如何摆放,觉得自己像是坐在了针尖上。

    张管家不是说他去出差了吗?怎么会回来的这么快?

    思绪游走飘移间,她的下巴被靳言深的长指给捏住,强迫她抬起头来看自己的眼睛,冰凉的温度穿透过皮肤,让景乔感觉冷的刺骨。

    “谁让你坐在这里的?”他开口,松开了捏住她下巴的大手,厌恶的神色好似被弄脏了手。

    下一秒,景乔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抿着干涩的唇。

    “既然是来陪酒的,那么我自然要让你喝个够,桌上这些,全部都喝了……”

    桌上摆的酒不少,足足有十几瓶……

    男人喝酒,讲究的都是烈性,这十几瓶要是下了肚,估计连命都得去半条。

    可靳言深眼眸深沉,脸庞上带着阴霾,很明显是在故意侮辱她,语气强硬的很,没有回旋余地。

    “喝可以,靳先生会付账吗?”景乔也真觉得自己胆子够肥,这种时候还有心情要钱,其实,她也就是破罐子破摔。

    靳言深冷冷一笑,目光意味深长;“你觉得我付不起帐?”

    “怎么可能,我只是问问而已。”景乔咬着舌尖,在心底告诉自己,没有什么可怕的,当着这么多人面,靳言深难道还能要了她的命不成?

    再说了,令靳言深感兴趣的不是她的命,而是怎么样才能侮辱,折磨她,所以,有什么好害怕的?

    闭眼,再睁开,景乔就那样站在桌子前,端起酒杯,仰头,直接一口喝干净。

    “咳咳……”酒性烈的很,从喉咙划过,热辣热辣,再加上她喝的过于太急,又是咳嗽,又是流着眼泪

    周围都是喜欢看热闹的人,见状,都纷纷鼓起掌来,也觉得,靳先生对女人,挺狠!

    景乔觉得,慢也是喝,快也是喝,倒不如长痛不如短痛。

    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然后头和脚下都变的轻飘飘,身子也开始东倒西歪,她整个人昏昏沉沉。

    这样的喝法挺可怕,像是不要命了似的,男人喝酒都没这么猛。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面面相觑,觉得这女孩看起来挺嫩,喝起酒来简直猛如虎。

    摆放在桌上的空酒瓶越来越多,而景乔也感觉到体内有团火在烧,火燎火燎的,额头上,手心,甚至连脚心都冒出了汗,热的不得了。

    即便是站在39度的高温下暴晒,她也没觉得这么热过。

    昏沉着脑袋,景乔一边喝酒,一边烦躁又娇嗔的扯着身上的白衬衣,无意中带上了几分妩媚,喝了那么多,她早已经醉了。

    靳言深继续抽着那根烟,目光盯着她看,头发微乱,白皙的脸颊染上两抹红霞,潮红潮红,双眼迷离朦胧,红唇在酒的滋润下,莹润,散发着光泽。

    顺着她嘴角流下去的液体,将白衬衣也给浸湿,紧贴在身上,完美的饱满表露无疑,再加上迷离凌乱的神态,像是等着男人上。

    吸了口烟,靳言深眸光淡漠扫过周围,果然,所有男人的目光都黏在她身上,赤*裸的带着情谷欢。

    神色危险,靳言深眼底的寒光逐渐演变成寒霜聚拢在一起,随后起身,大掌直接提起她颈间的衬衣,拖了出去,动作粗暴。

    香丰色的场景男人们表示纷纷没看过,甚至胯间都起了反应,那女孩真鲜嫩,白白,软软,做起来,滋味肯定美妙。

    黑色宾利停在会所门口,司机坐在那里等着,下一秒,车门打开,靳言深将手中的女人甩了进去,紧接着,坐进后座。

    座椅是皮的,景乔浑身滚烫,一贴到皮椅,觉得冰冰凉凉,舒服的不得了,让胸口紧贴着皮椅,她满足的口申口今。

    衬衣上的纽扣拧的解开了几粒,白白的胸部露出来,与黑色皮椅相比,给人异常强烈的对比。

    她胸部细腻雪白,甚至白的有些晃眼,嫩的能掐出水来。

    睨着看了几眼,靳言深喉结滚动,目光冷漠移开,他的确很快就起了反应,但却不会碰她。

    一是嫌她脏,二是他一向厌恶有心计的女人,简直厌恶到极致。

    她今天晚上怎么会就这么碰巧的出现在他所在包间?

    是别有用心?还是真的无意?

    即便是真的无意,可能去那种地方做陪酒的女人,有几个是纯的?

    司机能看的出来,他心情不怎么好,所以一路上,他将车子开得很快。

    片刻后,车子抵达靳宅,司机先走出来,将车门打开,道;“靳先生,我扶少奶奶上楼。”

    “不用。”靳言深言简意赅的丢出两个字,将她一把扛在肩膀上,头朝下,臀向上,长腿迈动,大跨步走进别墅。

    张管家正打算帮忙,而靳言深已经大手随意一丢,毫无怜惜的重重扔在沙发上,意识模糊,可景乔还是疼的痛呼一声。

    这显然是喝了不少酒啊,张管家心想,用不用去煮些醒酒汤?

    然,靳言深俯身,端起桌上的那杯水,眯着眼眸,泼在景乔脸上。

    突然之间有些冷,景乔不自觉打了个颤,但还没醒。

    不再理会,靳言深面无表情地擦干净双手,对着张管家道;“谁都不准动,让她就这样睡!”

    张管家欲言又止,天气已经是深秋,少奶奶又喝了那么多酒,就这样睡在沙发上,肯定会感冒,脸上还被泼的满是水,挺可怜。

    靳言深随手扯着衬衣上的纽扣,有些事情,等她睡醒了,再慢慢算,好好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