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落 作品

第三十一章 我不做那个的!

    搬去靳宅,这件事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

    因为,她只能同意,不能拒绝。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心底沉重惆怅的很,景乔走出靳宅,走了大约有二十多分钟,才碰到一辆出租车。

    坐上车后,她给陈倩打电话,说了发生车祸的事,很不好意思,但车子她绝对会赔!

    陈倩正在睡觉被电话给吵醒,她打着哈欠,听着电话,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只要你没事就好,破财消灾,安啦,不用放在心上。”

    景乔很感动,眼眶热热的,现在除了陈倩,不会有人再对她这么好了。

    第二天清晨,她起来的时候,已经八点钟,随便吃了些早餐,开始收拾行李。

    搬去靳宅是迟早的事,既然逃不过,还不如早搬,省得让自己煎熬。

    她的全部家当就只有一个行李箱那么多,拖到靳宅,张管家微笑着迎上来,房间已经准备好。

    房间已经准备好?是她自己的独立房间,还是和靳言深一起住的房间?景乔发懵,还有些不淡定。

    被带到房间以后,景乔发现自己想多了,很明显,是她自己的房间,心中,骤然松了口气。

    折腾,收拾房间,没过一会儿,有佣人敲房间门,让下楼吃午餐,景乔看了眼时间,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十二点钟。

    靳水墨已经坐在餐厅用餐,身上穿着浴袍,头发上还有水滴向下掉,一副刚睡醒的模样。

    景乔没有打招呼,不知道怎么打才好,在他对面坐下,安静的用餐。

    冷冷一笑,靳水墨态度半冷不热。

    餐桌很长,上面有西餐和中餐,足足摆了一桌,豪华奢侈,景乔想,这一桌,足够自己吃一周,太浪费。

    她的筷子伸向糖醋排骨,说时迟那时快,靳水墨的筷子也伸了过来,正好和她夹的是同一块。

    景乔没放手,靳水墨也不放手,一人夹一半,都没退步。

    随后,景乔放手,改去夹豆角,而靳水墨的目标同样也是豆角,显然是和她过不去。

    看了他几眼,景乔放下筷子,直接说;“你存心的。”

    “本少爷我就是存心的,那又怎么样?”靳水墨冷笑,眯着好看的桃花眼,上下打量着她;“我发现你长得特别像一个人。”

    景乔没说话,直觉告诉她,狗嘴里是吐不出象牙的。

    果然,靳水墨一字一句的开口道;“潘*金莲。”

    “神经病。”景乔轻骂一声。

    “安娅是你害死的,是吧?我告诉你,安娅既是我嫂子,也是我妹妹,你害死了她,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他说话的时候,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语气却凌厉的很;“你就是潘*金莲,害死了武大郎,还想嫁给西*门庆!”

    想了想,景乔说;“你的意思是安娅是武大郎,你大哥是西*门庆,我和你大哥联手害死了安娅?”

    一怔,靳水墨觉得她牙尖嘴利,可又想了想,她说的也挺有道理,擦,这个比喻没有打好,没成想,他竟然把自己的大哥都给骂了!

    “我觉得你说话的水平有待提高,不要每次自己都把自己的脸给打的啪啪作响,还挖坑给自己跳。”景乔脸颊上扬起一抹微笑。

    这句话,一下子就戳到了靳水墨的痛处,自从在机场遇到这个傻逼二缺女人后,他差点没把自己的脸给打肿!

    大手收紧,靳水墨恨不得一手掐死她,随后,他低头端起放在桌上的鱼汤,掀翻,结果满满的一碗鱼汤全部都洒在了没有防备的景乔身上,腿上。

    看着她的狼狈模样,靳水墨很满意自己的杰作,深深地看着景乔,微笑着,一字一句的送给她一句话;“祝,我们从此以后的生活你死我活,不得安宁……”

    说话的时候,他侧头微笑着,耳钉在灯光下闪耀,发出光泽,像个恶魔似的。

    这句话,让景乔的心失跳起来,她知道,自己以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随后,靳水墨退开放置在眼前的餐具,起身,拢着浴袍,脸上的微笑越来越恶魔。

    餐桌上只剩下景乔一人,她稳了稳心神,低头,继续平静的用餐。

    人生在世,脸皮不得不厚上几分。

    用完餐后,她才回房间,换洗了衣服,电话又打给陈倩;“有没有什么兼职,我急缺钱。”

    “都说了,车不让你赔啊,还唧唧歪歪的。”

    景乔叹了一口很长的气;“就算你不让我赔车,可我得还债,还得交下学期的学费,用钱的地方很多,我要在最短的时间,赚到最多的钱。”

    那边沉默了片刻,陈倩说;“倒是有份活儿,赚钱快,多,也挺容易。”

    景乔沉默了几秒,静静地说;“我不卖身!”

    “谁让你卖身了?我说的是陪酒!”陈倩咬牙切齿道;“他妈的,我会让你去卖身?”

    “谁让你欲言又止的?”景乔连忙陪着笑,一边嘀咕,一边道;“这活儿我接!晚上就能去上班啊,好的!晚上八点钟见!”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