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落 作品

第二十九章 她是一个大傻逼!

    随后,她站在出口处,两手向上一伸,将破纸箱片举在空中,举的非常高。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说是八点的飞机,景乔这一等,就等了将近二十分钟,八点二十,可她等的人还没有来,胳膊都举的有些酸了。

    该不会是在故意整她?景乔心想,随后讽刺一笑,真够无聊幼稚。

    甩了甩胳膊,她抬头,正好一抹修长的男人身影映入眼帘中,他个子很高,足有一米八五,一袭咖啡色及膝大衣,黑色九分长裤,脚下是黑色皮鞋,亮的闪耀,耳垂上扎着耳钉,在灯光的折射下,泛出银色光泽,时尚感与贵族感极强,虽然戴着墨镜,可只看侧脸也能看出,他长的很好。

    他只站在大厅,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的确像是发光体。

    景乔也多看了几眼,她觉得,他给人的感觉和靳言深很像,身高上又如此相似,他会不会就是靳家二少爷?

    靳水墨两手随意插进裤袋,口中嚼着口香糖,透过墨镜看着四周,不是说有人特意来接他吗?怎么没看到?

    又扫了一次周围,他看到将破纸箱片举得高高地景乔时,嗤笑一声,吹着口哨,暗骂着傻逼,被她接的那个人肯定是个大傻逼!

    举着个破纸箱片,都不觉得丢人吗?

    因为隔得有一段距离,所以靳水墨并没有看清楚纸箱片上写的字。

    手机被没收,身上一分钱都没有,除了等大哥派来的乌龟司机外,没第二个办法,真特么无聊!

    越盯着看,景乔越觉得那男人和靳言深的背影有几分相似,想了想,她走过去,开口;“请问——”

    “阿姨,垃圾桶在那边,请离我远一点,ok?谢谢合作。”从上到下打量了两眼景乔,靳水墨随意靠在柱子上,打断她,神色很嫌弃。

    深呼吸了口气,压抑着心情,景乔再次开口问道;“你是靳家二少爷吗?”

    这次,靳水墨挑眉,看了她两眼。

    “靳言深,你大哥,让我来机场接你。”她这次可以肯定,他就是靳家二少爷。

    来接他?那他不就成了自己口中的大傻逼?卧槽!靳水墨没忍住,手捂着胸口,无语望天,眼角抽的厉害。

    擦!大哥怎么会派这种女傻逼来接他?脸都被她给丢尽了!

    没理会他的反应,景乔走到垃圾箱旁,将破纸箱片丢进去。

    趁机,靳水墨斜着视线,正好扫到靳家二少爷五个大字,这次,唇角忍不住抽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下的雨,两人走出机场时,雨下的正大,似瓢泼一样,还刮着大风,风劲很足,身子都被刮的有些飘。

    打开车门,景乔抖着身上的雨珠,连忙坐进去,幸好开了陈倩的车来,不然肯定淋成落汤鸡。

    看着摆在自己眼前的座驾,靳水墨站在台阶上没有动,一口血差点没有吐出来;“你确定这车是来接本少爷的?”

    点头,景乔发动车子,催促;“上车。”

    “上奶奶个腿!你觉得这车能塞下本少爷的两条腿?”靳水墨脾气暴躁,爆粗;“手机给我!”

    隐忍,她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拧着眉,靳水墨给他大哥打电话,打了六个,全部都是无人接听,他不死心,道;“把管家的号给本少爷。”

    “没有。”景乔也没了耐心,车窗一直开着,雨都飘了进来,她挺心疼,毕竟是新买的车,敲着玻璃问他;“走不走?”

    “呵?你觉得本少爷是会坐这种规格车的人?”靳水墨站着没动,修长的手指还在按着手机。

    没忍住,景乔在心底呸了声,冷笑道;“不坐也成,手机给我,我还急着赶时间,没工夫在这里陪你。”

    靳水墨觉得这女傻逼脾气比他这位大少爷还大,取下墨镜,指着她;“你信不信我告诉我大哥?”

    “还没断奶?告啊。”景乔一张完全不在意的脸。

    告个屁啊!手机连打都打不通,还告?靳水墨憋着那口气,说时迟那时快,景乔一把从他手中夺过手机,关窗,发动车子,准备离开。

    他大少爷娇贵着呢!爱坐不坐!

    眼看那女傻逼来真的,靳水墨咬牙切齿,自尊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能伸能屈,眼疾手快,迅速爬了进去。

    对,他人高马大,只能爬进去。

    一米八五的身高坐在娇小版的smart里的确是够憋屈,靳水墨头顶着车顶,两条大长腿只能收成一团,抱的简直像是虾米,就这样,竟然都能抵着下颚。

    依旧没理她,雨太大,景乔开了雨刷,这个时候车又多了起来,她开的更加慢了。

    娇贵的大少爷没吃过这种苦,身子坐的难受,臀部下面更是难受,来了脾气,靳水墨瞪着景乔;“你特么是在踩蚂蚁啊,开快点!”

    景乔最讨厌在专心开车的时候被别人打扰,直接回了一句;“坐,就安静,不想坐,下车!”

    靳水墨牙有些发痒,恨不得一掌劈死她,忍着,等回到靳宅再收拾她!

    车子一路前行,进到市区,路上车还是那么多,景乔还是全神贯注,开的依旧不缓不慢,旁边的靳大少爷翻白眼,再翻白眼。

    突然,一股重力从背后猛地袭来,车子直接飞了出去,朝着一旁的栅栏就狠狠地撞了过去。

    景乔和靳水墨因为冲撞力的缘故,被撞的身体向前飞去,额头碰在车上,疼的发懵,甚至血都流了出来。

    对方车速过快,再加上smart的体积又过于太小,身体很轻,这会儿还在继续向前撞,瞳孔在瞬间放大,景乔强忍着疼,脚下连忙踩着刹车,手上也打着方向盘。

    车子漂移的狠狠撞击了三次后,才终于停了下来!

    景乔腿发软,喉咙有些干,她深呼吸,瞟着副驾驶上的靳水墨,额头上被玻璃划破了好几道伤口,血还在不断向下流,但看着还好,不是多严重。

    她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轻颤着手解开安全带,罪魁祸首是一辆路虎,车停在路边。

    走过去,她对着车主,直接破口大骂;“眼睛瞎了?没看到前面有车,开那么快,你是想找死?”

    车主是一四十多岁的男人,这会儿一个劲的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对不起!我先送你去医院吧?”

    景乔站着没动;“先给我赔车!”

    “我先送你去医院,然后让保险公司的人过来把车拖走,成吗?”中年男人温和着声音劝说;“毕竟,人重要。”

    “车重要!我要看着把车拖走,告诉你,你是全责,一定得把车修的和刚买的一样,恢复不到这种程度,那你就别修,给我买辆新的!”她咬牙。

    中年男人连连点头,让她放心;“现在可以送你们去医院了?”

    “先拖车,人死不了,随后再说!”景乔坚持倔强的很,站着不肯动。

    随后从车内走出来的靳水墨听的一字不落,当即头上的血就流的更加厉害了,妈*的,这傻逼,什么人死不了,他头晕目眩,血都快流完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