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落 作品

第二十六章 你好,小嫂子!

    女人都经不起温柔与长情,尤其是来自男人。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踢动着小石子的脚顿住,景乔身体一僵,终究没有忍住,心开始疼了,一丝一丝的疼,犹如锋利的刀尖划过,鲜血长流。

    她想,以后,她再也不会遇到像林子安一样爱她的男人了,永远都不会了……

    正在这时,林子安突然两个箭步上前,直接将她拥入怀中,抱的紧紧的,景乔先是一怔,然后开始剧烈反抗挣扎,两手拍打着他的后背,力道很重;“放开!林子安!你给我放开!”

    恍若没有听到一般,也感觉不到疼痛,林子安不仅没有松手,反而越抱越紧,只想将她整个人揉进身体内。

    许久以后,他才在她耳旁轻声说了一句;“小昔,这是最后的离别拥抱,以后,各自珍重。”

    忍了那么久,也装了那么久,等的无非不就是这句话,可现在真的听到了,却感觉似有人拿刀子剜她的心,眼泪唰的一下流了出来。

    她明白,这次两人真的要彻底分开了!

    不远处,一辆银色慕尚已经停放了很长时间,车内,叶律坐在驾驶位,而靳言深则是双腿互相交叠的坐在副驾驶位上,面无表情。

    “抱了抱了!”叶律兴致盎然的盯着车窗外,啧啧的叫着,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

    他和靳言深正在吃早餐时,a市的校长将电话打过来说安娅生前还有些东西遗留在学校,问是要过来取,还是他自己给送到靳氏楼下?

    安娅的东西,靳言深一向宝贝的很,哪里舍得让别人碰?二话不说,直接就让他开车过来,可他哪里料想到,会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

    嗯,太精彩了,靳言深的小妻子正在和她的前男友私*会,给他戴了一顶帽子,绿油油的色儿,这感觉,倍爽!

    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靳言深脸色深沉,冷眼睨着眼前相拥的两人,长指落在叠起的膝盖上,片刻后,他从西装裤的口袋中拿出手机,拨过去。

    而林子安正在做最后道别,双手捧着景乔的脸,依依不舍的倾轻吻她的额头,眼帘……

    ”瞧瞧,看到没,这种事小鲜肉做起来多唯美,多带感,完全就是童话,看的特么老子觉得世界真纯洁,像你这种老男人做起来,矫情做作又恶心,简直是侮辱老子明亮的双眼,根本无法直视!"叶律笑眯眯的,眼前这剧情发展的越来越精彩啊,真带劲!

    低头扫了眼手机,显示还正在拨号中,没有接听,靳言深眯了眼睛,眸底有寒光掠过,扯动薄唇;“小鲜肉,什么东西?”

    “网络用语,就是说男孩长的好看年轻,又鲜又嫩。”

    ”男人当然是成熟才有魅力,小鲜肉太涩,无论是味道感觉或者口感都差太多,对比毛头小子,自然是身经百战的男人更受欢迎……”靳言深不以为然的轻嗤道,末了,突然阴冷了声;“往后看,两分钟之内给我走到车边!”

    “啊?走到车边,什么意思?”

    以为是在和自己说话,叶律没听明白,转身,却见靳言深正在打电话,心中想到什么,他眼睛向上挑起,视线朝前看,果然也看到那清纯女学生也正在打电话。

    懒洋洋,他身子斜靠在黑皮座椅上,吹了声口哨,啧啧,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人家靳大总裁根本就不是在对他说话!

    “得了吧,你就是纯属嫉妒人家年轻!”

    靳言深冷冷看了他一眼,反问;“嫉妒?你觉得可能吗?年轻这个东西,谁没有过,嗯,差点忘了,你就没有过……”

    叶律;“……”

    ……

    捏着手机,心尖一上一下的轻颤,景乔不相信,在这里都能和他碰到,怎么可能这么巧合?

    她深呼吸,回头,一辆银灰色轿车停放在学校的后门处,车身线条流畅,光泽闪耀,低调之中透着无法遮掩的奢华,第六感告诉她,应该就是那辆。

    心跳的速度开始加快,同时,她心底也有止不住的疑惑往外冒,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故意在跟踪她?

    想到这里,眉头向上拧起,她朝着那辆车走去,林子安一个箭步上前,追上去,将包装精致的礼物盒递给她,深深的留下一句保重,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穿着白衬衣,牛仔裤,一如当初看到的温润美好模样,只不过,这次是离别,以后或许永远都不会再碰面了。

    景乔心里很疼,一点一点将礼物盒收紧,盯着林子安的背影看,发怔。

    汽车的鸣笛声阵阵响起,响亮刺耳又急促,失神的她被拉会来,心又开始狂跳,抿了抿干涩的嘴唇,走过去。

    车门打开,叶律轻笑着打招呼;“你好,小嫂子,请上车。”

    尴尬,景乔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回答,干脆不回,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车门拉开,坐进后座,正好对上男人宽厚结实的后背,顿时压迫感袭来,空气紧绷。

    车上寂静无声,而他的气场又过于强大,景乔真觉得自己快要被憋死了,不能说话,也不敢随意动弹,沉闷又窒息,简直就是一种活生生的煎熬!

    “小嫂子,谈话谈结束了?”叶律开口打破沉默,从反光镜中看着景乔,又看了眼坐在身旁的男人,也不知怎的,内心隐隐感觉到一阵刺激。

    沉默的挤出一抹笑,景乔尽量让自己轻松开口;“谈完了。”

    一抹锐利迅速从眼眸中划过,靳言深冷凝着线条分明的脸庞,冷硬开腔道;“谈的挺愉快?”

    微怔,景乔不知自己该怎么样去回答这个问题,想了想,她选择斟酌保守的回答;“还可以。”

    “还可以?听起来谈的意思是谈的还不怎么尽兴,没谈够?”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