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落 作品

第二十五章 自己心疼自己!

    不过,念在他心情不怎么好的份上,他大人大量,不和他一般计较!

    别人不清楚,但叶律再也清楚不过,他结婚的目的只是为了安娅,安娅的死,在他心底占据了很重要的部分。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想到这里,叶律一张贱*嘴终于彻底安静下来,真的当起了陪*酒的,服务的别提有多周到,面带桃花笑,弯腰倒酒,活像小*姐卖笑。

    ……

    景乔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透过轻纱看过去,天色已经大亮,没再下雨,太阳都升起来了。

    或许是在沙发上睡了一夜的缘故,不仅没有解除疲劳,反而睡的腰酸腿疼,颈椎尤其难受,长长的伸展着懒腰,她站在窗户前,思绪出神。

    昨天晚上,她怕靳言深会突然回来,所以一直窝在沙发上,不敢洗澡,也不敢上床睡觉,自己把自己折腾到了深夜,实在撑不住才睡了过去。

    现在看来,靳言深一整夜根本就没有回来过,这个认知让景乔放松几分,心情也从沉重转变为轻快,不再感觉到压抑。

    没有衣服换,景乔回了一趟家,然后打算去学校,不管怎么样,她还是一名学生,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学习。

    走在街上,有不少人盯着她看,目光算不上友善,还伸手指指点点,她低垂着头,脚下步子放快,走进地铁站。

    在家换衣服的时候她看了新闻,几乎所有的电视台都在放昨天的婚礼,包括最后记者提问和争执的场面。

    她还上了网,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她的新闻,每隔两三秒就会刷出来一堆留言,不过没有一条是好话,全部都是骂她的,怎么样能骂的恶心难听,就怎么来。

    一路上,景乔都是盯着地面向前走,走进学校,她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只觉得身上猛然一疼,然后不计其数的鸡蛋就砸在脸上,身上,头上。

    “心机婊,怎么不去死!害死安娅,还有脸嫁给她的男朋友,真是一点脸都不要!”

    “呵呵,托你的福,现在我爸妈都知道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和我是同一所学校!”

    “现在只要一提起学校的名字,别人都知道你,整个学校的名声都被你给带坏了,基本上是臭名远扬,你自己不要脸就算了,但是能不能为其它学生想想?”

    “我们要求你辍学或者转学!赶快滚出我们的视线!还a大一个清白!婊*子一个!”

    “……”

    蛋黄混合着蛋清在脸上流淌,味道窜进鼻间,景乔觉得恶心又难闻,仅仅一夜之间,她就变成了过街老鼠,人见人骂。

    周围围的人太多,接连不停的砸着鸡蛋,想要闪躲或者去遮,根本不可能!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活到了这种地步!

    说实话,挺悲哀的……

    精神恍惚间,她突然觉得胳膊被人攥住,攥的很紧,即使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疼痛,眼睛被蛋黄黏住无法睁开,正想看抓住她手臂的人是谁时,却被那股力道猛的向前一扯,硬生生被带的向前跑,脚完全不受控制。

    眼睛还没睁开,耳旁是呼呼的风声,背后还有追来的脚步声,她能感觉到跑的很快很快。

    “呼哧呼哧……”呼吸异常急促,景乔觉得自己口干舌燥,喉咙像是冒了烟,双腿软的没有一点力气,一个劲的想往地上扑,确实是跑不动了,她的手挣扎出来放在腿上,弯着腰,大口大口呼吸。

    恢复过来以后,用纸巾擦干净眼睛,看到面前的林子安,她一怔,随后恶言恶语的开口,表情厌恶又嫌弃;“多管闲事!”

    林子安也不在意,凝视着她,开口道;“这里是学校后门,他们不会追过来的。”

    “哦,谢了,我先走了。”景乔兴致缺缺,很冷淡。

    脚步迅速向一跨,林子安将她的去路给拦住,顿了一会儿,才道;“我要去慕尼黑了。”

    身子一僵,两秒钟后景乔恢复平常,低头,脚尖百无聊赖的踢着地上的小石子;“恭喜。”

    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呼吸稍微平复了些后,林子安才开口道。

    “我还是那句话,安娅的事情责任并不是全部都在你身上,就算有责任,你也都已经偿还够了!人生,事业,婚姻,名誉,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都已经付出,事到如今,自己看看你还剩下什么?何苦再为难折磨自己?”

    “我嫁给他不是因为偿还,而是我爱他,所以才愿意嫁给他。”景乔皱着眉,故意佯装没心没肺的纠正他的话。

    “不能因为我对其他男人一见钟情,对你没感觉了,你就觉得我是在扯淡!其实一点都不扯,他比你成熟有魅力,很容易招女人的喜欢,你和他打过交道的,是不是?哦,对了,他会抽烟喝酒,你连抽烟都不会,就像属于男人的毛还没长齐似的,根本没有可比性的。”

    沉默,久久的沉默,也不知道到底沉默了有多久,就在她实在受不了,准备再次开口时,林子安叹息一声,听在耳中觉得很沉重;“你永远都是这样,一张嘴犟的像是鸭子!你说的那些话我都不信,可我拿你没办法,所以我只能接受尊重你的选择!他对你一点也不好——”

    “你都懂什么!我是他妻子,他怎么可能对我不好!”不等他说完,景乔已经满脸不耐的将他打断。

    “如果他真的对你好,你会变成现在这幅狼狈模样?他是靳氏总裁,在a市可是一手遮天,呼风唤雨!婚礼上,那些记者对你说着难听的话,只要他开了口,谁还敢再为难你?电视上的新闻和报纸,只要他想,完完全全可以压下去,但结果呢?只怕,他是故意这样做,让你难堪!为安娅报仇解恨!”

    林子安说的不紧不慢,却又句句一阵见血,直逼景乔。

    攥紧双手,景乔呼吸起伏;“我和他乐意,你管不着!”

    “景乔,别生气,我来见你最后一面不是为了让你生气的……”林子安声音蓦然放软了,盯着她生气的脸;“以后我没有办法再心疼你了,这次是真的只剩下你自己一人,记住,当没有人心疼你时,起码还有自己心疼自己……”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