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落 作品

第二十四章 陪你个圈圈叉叉!

    现在,无论她多委屈,眼泪都得往肚子里咽!

    因为,没有人会放过她!心疼她!

    看她结巴半天还说不出个所以然,下面的闪光灯和声音略微变的肆无忌惮起来,所有目光都落在她身上,憎恨,厌恶,恶心,嫌弃……

    万箭穿心是什么感觉,景昔想,自己现在算是体会到了,想哭不能哭,想晕不能晕,得站的笔直,当个活靶子,让所有人骂,吐。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还能有人比她更糟吗?反正她一无所有,再糟糕还能糟糕到那种地步?

    于是,景乔干脆不再说话,闭上眼,咬紧牙关,默默承受,单薄的身体像是狂风中东摇西摆的小树苗,但屹立不倒,靳言深高深莫测的看着,就是不动。

    这么吸引眼球的头条新闻记者们怎么可能放过,成群结队往前挤,话筒也一个劲的朝前凑,乱哄哄的。

    林子安看不下去她这样被人欺负,脚下一动就要上前,可保安比他的动作更快,两人上前,分别架住他的胳膊,异常强硬的带出去。

    话筒有些坚硬,不时会碰到眼睛和鼻子,景乔疼的皱眉,往后退,突然脚下一软,紧接着耳旁传来男人的闷哼声,显然是踩到脚了。

    她一怔,慌慌忙忙的抬起脚身子向一边挪动,谁料脚下无意中踩了空,身子直直向前跌去,心跳和呼吸的频率加快,脸都白的没有点血色。

    下面是台阶,又是正脸向下,摔下去,这张脸估计是不能再见人了!

    然,就在景乔的脸离台阶只剩下几十公分的距离时——

    靳言深眼眸眯起有了动作,长腿一跨,大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身,受到惊吓,景乔没有忍住啊的叫了一声,然后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头晕目眩,等到回过神,已经幸免于难的窝在男人温热的怀中,眼睛正好对上他坚毅的下颚,看到他薄唇扯动,惜字如金;“让开!”

    话音才落,记者们已经让出一条路,也不再吵吵闹闹,安静下来。

    走在所有人的注视中,身下又是男人结实有力的手臂,景乔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自在,颤栗又发热,紧张的伸出手抵住他胸膛,想将他推开;“你放我下来,自己走。”

    靳言深低垂了眸子盯着她,神色清冷;“想接着再出洋相?”

    简单的一句话,却压迫感十足,想到自己景乔抿着嘴绷紧呼吸,再加上两人又靠的极近,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男人气息,她没敢再动;“我没有,鞋跟太高,不怎么好走路。”

    周围有路过的酒店服务员,也有客人,目光都会好奇的望过来,景乔尴尬又难堪,将脸转的对着他胸口,不去留意四周。

    她被带进了一间套房,比昨天晚上住的房间更加华丽,铺在床上的被单都是鲜艳的大红色,象征着喜庆。

    只有两人在房间,她觉得空气都跟着变的稀薄起来,跟缺了氧似的,憋的难受,坐不是,站不是,说话和做什么都觉得尴尬又多余。

    绞着双手,情绪复杂,她站的离床远远的。

    靳言深站在镜子前,眼尾的余光无意从镜面中扫到她紧绷的反应,薄唇讥讽勾起;“你会不会太敏感?”

    景乔装傻,摇头;“我听不懂你是什么意思。”

    “听不懂?”靳言深目光蓦然变的深邃难懂,开腔;“摆出一幅即将要被强女干的模样,你说你听不懂,恩?”

    呼吸上下起伏,景乔微微拧了拧眉头,这句话是不好听可说的都是实话,因为她心里是这样想的,身体上也很诚实的表现出来,他形容的锐利又贴切。

    喉咙发干,她没再说话,只是身体又僵硬了一些。

    不轻不重的看了她几眼,靳言深睨了眼蝴蝶结,眉头挑起,很随意的将它扯下,侧身,从衣柜中拿出一条领带,银灰相间,典雅高贵,修长的手指勾动,三两下就将领带系好,随后直接朝着房间外走去,裤腿笔直。

    ……

    景乔怔了怔,看着他的背影,在她眼里,走的很有气势,干练,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无论他出去做什么,她都不在意,唯一的愿望就是他不要再回来。

    “呼……”长长松了口气,放松肩膀,她将脚上的高跟鞋脱下,婚纱是华丽奢侈,但难脱,没办法,电话打到前台叫了两个女服务员帮忙,才终于脱下。

    脸上抹了一层又一层,像是戴了层面具似的,很难受,她想洗澡,可又怕他突然回来有别的安排和应酬,强忍着,倒在沙发上休息。

    凌晨四点钟醒来就开始折腾,一直折腾到现在,她身体累,心也累,只想好好休息。

    ……

    叶律正在宴席上陪着喝酒,喝的红光满面,不亦乐乎,手机响了,他接起。

    “出来,我在酒店的停车场等你。”靳言深道。

    “我正在喝你的喜酒呢,没空。”叶律笑眯眯的,他向来喜欢凑热闹,特别是这种热闹。

    靳言深耐心流逝,也不和他啰唆,直接开口;“给你三分钟,要么自己滚下来,要么保安带你滚下来!”

    “……”叶律暗暗骂了声草,识时务者为俊杰;“等五分钟,我自己滚下去。”

    酒吧。

    靳言深双腿交叠坐进沙发中,抬手捏了下太阳穴,喝着红酒。

    “神经病……”叶律摇头,自以为风流倜傥的吟诗;“春宵一刻值千金,你坐在这里喝红酒,啧啧,浪费。”

    扫了他眼,靳言深没理会,他的嘴一向犯*贱惯了,一会儿不犯贱,怕是痒的厉害。

    “对了,靳大总裁,您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纯情,纯情兼闷骚的简直亮瞎了我这双狗眼,不亲嘴,却亲什么额头,分明是狼可硬要披上一张羊皮。”叶律一句跟着一句吐槽;“三十多岁的老男人还装纯情处*男,我都快恶心的吐了,咱能别闹得这么吓人,成吗?”

    靳言深目光沉沉,浅了又暗,深了又浅,没言语,将酒杯再次倒满,纯情,这两个词还能用到历尽千翻的他这种男人身上?

    吻一个女人,首先要看环境,氛围,心情,感觉。

    婚礼上,他看到站在角落的林子安,没来由就想到那天她裤子上的鲜血,然后就没什么感觉和欲望。

    他不是有恋处*女情节,现在这种开放时代,处*女已经剩不下几个,只不过对象换成她,不想吻,不想碰罢了,偶尔想到安娅,会更不想碰。

    “靳大——”

    叶律话没说完,靳言深一记警告性眼神扫过去;“再给我唧唧歪歪试试看,从现在开始,只准喝酒,不准说话。”

    “我又不是哑巴,不让说话,你打电话让我过来做什么?”

    靳言深回了几个字;“陪*酒,陪*睡,陪*寂寞……”

    叶律;“……”

    陪你个圈圈叉叉!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