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落 作品

第二十二章 她有些害羞!

    瞬间,闪光灯咔嚓咔嚓的声音此起彼伏响起,一道道亮光闪耀,刺的人眼睛都无法睁开。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下意识,景乔闭上眼睛,两三秒钟后,她再次睁开,在一片白光中,看到了站在红毯对面的男人。

    他身着一袭笔挺西装,在灯光的照射下,线条流畅,泛出明亮光泽,整个人像是渡上了一层光晕,宽肩,窄臀,包裹在西装裤下的双腿显得笔直而修长,所有的一切都长的恰到好处,白衬衣上有系蝴蝶结。

    她一向不喜欢男人在西装上系蝴蝶结,给人的感觉有些装,还有些说不出的做作,像是故作绅士,但放在他身上没有那种感觉,只有纯粹的优雅与高贵,反而还显得年轻了几岁,衣服的味道和感觉都被他穿了出来。

    靳言深侧过身体,看向她,眼眸稍眯了眯,深邃幽暗,根本望不到底。

    看到她没有动,站在身旁的伴娘开了口,小声提醒道;“新娘,该入场了。”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大厅内的所有人都在看她,却还是感觉到属于男人那那股子强烈的注视,足以见得他的气场有多么强大。

    暗暗深呼吸,景乔收敛了思绪,踏上红毯,一步一步向前走,她走的不快有些慢,婚纱有些长,一不留神就会踩到裙摆,高跟鞋又太高,每走一步都觉得落地不稳,似是要跌倒似的,所以不得不小心。

    闪光灯的灯光全部聚集在她身上,闪耀的更加强烈,所有记者都对着她猛拍。

    毕竟还是年纪小,阅历少,没有经历过这种大场面,虽然她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不用紧张,不用害怕,可心脏的位置,却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双腿不由自主地有些发软。

    两手垂落在身侧,攥住婚纱,她鼓起全身的勇气,尽量不去看两旁的宾客,也无视掉一排一排的媒体,径直走在红毯上。

    一步,两步,三步……她在心中暗暗数着步子,分散自己的紧张和注意力。

    数到六十六,正好站在男人面前,不远不近的距离,却让她觉得是自己这辈子走过最远,也是最难的一段路。

    脚下穿着足有十二厘米的高跟鞋,而靳言深还是高出她很大一截,居高临下的睨着她,从上到下打量,对她的穿着打扮看起来有几分满意。

    婚礼仪式正式开始,神父站定,讲了一番场面话之后,随后看向靳言深;“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

    “我愿意。”他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干练简洁。

    “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者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者不适,你都愿意永远和她在一起吗?”

    靳言深挑了眉;“当然。”

    神父转过视线;“新娘,你愿意嫁给新郎吗?”

    她没有言语,沉默着,靳言深淡淡看着她,冷眼旁观,甚至还带着几分悠闲,没有丝毫情绪起伏,如果她敢当场叛逆,他倒也拭目以待,看看她的能耐有多大……

    眼前的男人,高大挺拔,压迫着景乔敏感的神经,反正早已经没有了退路,又何必再矫情的垂死挣扎,一咬牙;“我愿意。”

    “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者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者不适,你都愿意永远和他在一起吗?”

    “我愿意。”这次她回答的很迅速。

    “好,我以圣灵,圣父,圣子的名义宣布;新郎新娘结为夫妻,现在互换戒指,最后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靳言深托起她的手,景乔忍不住,被他握住的手在抖,眼尾余光扫过,开口;“你抖什么?”

    “我没抖。”她抿着唇不肯承认,虽然这会儿手还在不停颤,但佯装镇定;“我是想,对准后,这样方便你戴戒指。”

    “呵……”不轻不重,靳言深冷笑了声,一枚钻戒出现在他大掌间,隔着手上所戴的蕾丝手套,缓慢又直接的套上去。

    有人轻撞她的手臂,景乔回头,伴娘递给她一个礼盒,打开,里面躺着一枚戒指,款式简洁大方,低调的奢华中透出精致,拿出来,她低垂着头,没有去握男人的手,而是微微弯腰,避开接触,悬空的套在他右手的中指上。

    下一秒,所有宾客都起身,纷纷鼓掌,掌声雷动中有人在喊;“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一个人喊,得到一大片回应,都唯恐天下不乱似的;“来来来,亲一个!”

    景乔呼吸一窒,眼神闪烁,不敢看台下,更不敢与靳言深对视,只觉得异常煎熬,似是在受刑罚。

    靳言深倒是依旧优雅,长腿迈动,向前跨了一步,黑亮的鞋尖映入眼帘。

    她心一紧本能向后退,见状他眼睛眯起,长臂迅速一勾,大大的手掌抱住她纤细的腰身,两人身体紧贴,随后他健硕的身体不断下压逼近。

    过于强烈的男人气息迎面扑来,景乔直接闭上眼睛,她紧张,手心都沁出了汗,然后她感觉到额头一阵轻痒湿热,紧接着是鼻头,再然后是脸颊。

    她怔了怔,眼睛缓缓睁开,男人的手臂还紧搂抱着她的腰,但身体已站直,说明亲吻已经结束。

    下面的人自然不满意被这样敷衍,纷纷叫嚷起来;“舌*吻!舌*吻!必须舌*吻!”

    站在高处,靳言深看着所有人,气场很是逼人,薄唇微启,嗓音低沉,淡淡道;“她年纪小,有些害羞,所以点到即止,有想问问题或者采访的,现在开始吧……”

    方才唯独没有吻的地方就是嘴唇,所以景乔知道,他回答宾客的理由只不过是敷衍罢了,背后的真正理由是不想碰她。

    这是一场不像婚礼的婚礼,虽然这么隆重,奢华,却也只是空壳而已。

    得出这个结论,她不再紧张,也满意,不需要时时刻刻再精神紧绷。

    她不想他碰,他也不想碰她,第一次,两人之间这么默契,真的很是难得!

    浑身上下的精神得到放松,景乔才有心情看向台下,当无意之中对上一道身影时,她身体震了震!

    林子安站在角落,正在盯着她看,神色憔悴,瘦了不少,两人目光相对,他对她温润和煦轻笑,还穿着她最喜欢的白衬衣,如同阳春三月的风。

    笑容温暖,但已经不是当初的笑容,如今,两人真的是两个世界的人,从此以后怕是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当初爱的那么深,最后却是这样的方式结束。

    她穿着婚纱,他站在角落,隔着豪华宽大的宴会厅和人群,她在笑,他也在笑,只是心底,已经疼的没有知觉。

    突然,景乔只觉胳膊一紧,回头,身旁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了她的胳膊,攥的有些紧。

    心,慌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