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落 作品

第二十一章 有车自然是了不起!

    由于不确定,她又向前走了几步,看到了男人的侧脸,确实是他,不想碰面,所以脚下一滞,停在原地,咬着嘴唇。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男人穿着黑色西装,穿在里面的白色衬衫解开了几粒扣子,没有系领带,很随意,他站在雨中没有动,浑身上下都被淋的湿透,却依然优雅深沉。

    不知道安娅怎么会和这种男人谈恋爱,是他恋*童,还是安娅喜欢成熟类型的男人?

    从外貌到家世,他的确是所有女人都会喜欢的类型,但是能驾驭他的女人,肯定没有。

    也许是景乔的凝视过于太久,靳言深猛地转身,朝着她所站的方向看过来,黑眸紧紧地盯着看;“你来做什么?”

    还正在失神,听到突如其来的声音,景乔条件反射性的绷紧身子,抬起头,紧张道;“我来看安娅。”

    靳言深冷淡的看着她,有着被打扰的不悦和清冷;“谁让你来看的?”

    难道,她现在连过来看的权利都没有?

    握着雨伞的手收紧,景乔脸色隐隐变的僵硬,咬咬牙,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转身就走。

    只是瞥了两眼她的背影,挑了挑眉,靳言深的眸光再次落在墓碑上。

    雨势不仅没有变小,反而还越来越大,手中撑着的伞都被风吹的向上翻卷,这里是郊区本来车就不怎么多,今天天气又这么糟糕,更是一辆出租车都看不到。

    “真是流年不利!”景乔长长出了口气,独自走在公路上,觉得没有人会惨到自己这种地步。

    路太长,又都是下坡路,走了半个多小时,她愣是连个人影和车影都没有看到,鞋子磨脚,疼的有些厉害,干脆直接蹲在路边休息。

    这时,一辆银色慕尚行驶过来,车窗微开,速度很快,从景乔身旁经过时也没有减速,车轮压过积压的水潭,飞溅出来的水花溅了她一身,整个后背都是湿漉漉的。

    来了脾气,她顺手捡起一块石头,对着车子砸过去,一边毫不客气的开口骂道;“没长眼睛啊!神经!有病!有车了不起啊!”

    车内,通过后视镜可以将景乔的一举一动映入眼帘之中,靳言深平淡无波的脸庞上难得有了几分情绪,眉眼挑起,薄唇似勾非勾,睨了眼她略瘸的腿,轻不可闻的冷耻一声。

    有车了不起?

    呵,自然是比没车的了不起……

    一路无车,景乔就凭着那双腿硬是走到山下,坐上公交后,直接累的瘫软在座椅上,这时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犹豫了两三秒后,她接起;“喂?”

    “景小姐,我是靳先生的助理,可以叫我陈助理,明天是你们的婚礼,您应该没有忘吧?”

    “嗯,没忘。”她淡淡说道,这种日子倒是想忘。

    “那就好,请您现在打车到华克山庄,这里是明天举办婚礼的地点,至于其他事宜,等您来了我再告诉您。”他说话的态度很是恭敬客气。

    ……

    景乔赶到华克山庄时,陈助理已经在酒店的大厅等候,看到她,微笑着迎上来;“景小姐,您好。”

    “你好。”她也礼貌的打着招呼。

    “请随我来。”

    她被带到了一间总统套房,奢华的犹如欧洲八十世纪的皇宫城堡,房间内,每一处都透露着无尽的精致与奢华。

    只是,景乔对这房间的兴趣不大,想起明天要面临的事情,她就对任何事都失去了兴趣。

    “明天的婚礼上,除了全城的记者以外,还有很多政界和商界的名流,所以景小姐注意一下自己的行为举止,至于媒体的提问,靳先生和公关部会回答,您不需要开口。”陈助理叮嘱着。

    “懂,意思就是做个哑巴。”景乔干练的做了总结。

    略有几分尴尬,陈助理轻轻咳了几声,继续又道;“有些问题无法回避时,靳先生会告诉您怎么去做。”

    “这次是傀儡。”她说,然后走到沙发旁坐下,轻笑着看向陈助理;“不介意我脱鞋吧?”

    微微一怔,陈助理摇头,觉得这女孩挺有趣的。

    景乔脱了鞋,脚后跟已经被磨的烂了皮,里面的嫩肉鲜红鲜红,摸出创可贴贴上去后,她抬头;“陈助理,如果没有其它什么事,我现在能不能休息?”

    “当然。”陈助理走出房间,顺手还体贴的将房门给带上。

    今天晚上注定会一夜无眠,景乔想。

    窗外还是接连不断的大雨,听着雨声,她很迷茫,不知道以后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她还有没有未来……

    就那样窝在沙发上,思绪静静出神,片刻后,手机的短信声将她打断,拿起,点开,是林子安发过来的。

    “你明天真的要嫁给他了吗?我一直以为,将来娶你的会是我,可是,我现在已经没有将来……”

    明明只是一句简单的话语,但是读出来为什么会这么伤感和辛酸?

    呼吸在瞬间像是停止了,景乔的胸口被锋利的刀尖划过,一刀接着一刀,鲜血淋漓,无法言喻的痛苦撕扯着她的身体。

    尖细的牙将嘴唇咬的泛白,她也没有哭,因为还能承受,指尖摩挲着那行字,没有回他。

    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还有回的必要吗?回了短信,两人也只会更加痛苦而已,所以,就这样吧……

    一晚上,景乔真没有合过眼,也不是因为紧张,而是真的有些睡不着。

    早上四点钟,门铃声在响,她走过去打开门,走进来的是化妆师,坐在梳妆台前,任由摆布。

    三个多小时后,就在她感觉身体僵硬的已经没有知觉时,化妆师终于开了口;“好了。”

    活动着颈间,她长长舒了口气,觉得自己捡了一条命,重新活过来了,但才喘了几秒,又让穿婚纱,在四个人的帮忙下,终于穿到了身上。

    白色的抹胸婚纱,纯洁中透露出性感,它将腰身束的很好,凹凸有序,裙摆是镂空蕾丝,上面点缀着繁华朵朵,头纱很长,一直拖落到地,可没有丝毫累赘的感觉,因为它太轻,所以只让人感觉到了飘逸和明亮,看起来有楚楚动人的感觉。

    再看了眼脚上的金色高跟鞋,景乔生出一种错觉,她好像真的成了公主似的,摇头,苦涩一笑,眼睛掠过镜子中美丽又陌生的自己,深深的呼吸,没有片刻犹豫,直接道;“走吧。”

    靳氏总裁的婚礼,自然隆重的不一般,从房间到举办婚礼的宴会大厅,走了足足有十分钟,路过的每一处都摆放着鲜红的玫瑰和纯白色的百合,那么美,那么浪漫。

    直到站在宴会大厅的门外,她才终于感觉到了紧张和真实,只要将这扇门推开,从此以后的人生肯定会天翻地覆。

    犹豫,纠结,景乔的气喘的稍微有些急,就连手掌心都沁出了薄汗,闭眼,睁开,手握成拳,松开,再握拳,终于下定了决心,伸手,将那扇华丽又沉重的大门缓缓推开……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