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落 作品

第十八章 这种感觉不怎么好

    景乔一直在做梦,梦到自己掉进了大海中,水冰冷的沁骨,更像是一条毒蛇将她盘住,恶心又窒息。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眼前,又一波凶猛的巨浪打来,她脸上充满恐惧,剧烈挣扎,蹭的一下从床上一跃而起,两手紧抓住被子,手背上的血管暴起,额头上尽是细碎的汗珠,大口大口喘息着。

    然而,当视线落到被子上时,景乔一怔,突然间清醒过来,她不是在婚纱店吗?这又是哪里?

    她抬头,目光却毫无预警的看到了坐在落地窗前的男人,衬衣挽起,露出半截线条流畅且结实的手臂,随意搭在沙发后背上,听到声响,他回头。

    两人四目相对,靳言深嗓音低沉的开了腔;“昏倒的可真是时候……”

    “我不是故意的,也没有理由在去了婚纱店后才装昏倒……”景乔为自己辩解着,同时掀开身上的被子,下了床;“现在去试婚纱,也不算太迟。”

    闻言,靳言深皱起眉头,认真的注视着景乔;“你觉得我有时间可以任你挥霍,恩?作为商人,一分一秒都是金钱,不明白?”

    这话什么意思?

    景乔心头一沉,但并没有生气;“我可以不穿婚纱,这不是问题。”

    靳言深目光定在了她脸上,眼眸眯起,话说的缓而慢;“这是打算丢我的脸?”

    “不敢,也没有那样的胆量,我现在想试穿婚纱靳先生不同意,不试穿还是不同意,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你满意,也就只能干脆不穿。”她皱起眉头,是有畏惧心理,但还是稍微梗起脖子;“男人和女人都好伺候,靳先生却不好伺候。”

    蹙眉,靳言深长指不轻不重的敲着椅背,双腿交叠,严峻而冷漠;“有脾气了?在影射我不男不女?”

    侧头,看了他一眼,景乔抿了唇,将不该有的小情绪压抑下去,尽量做到平静以后,然后睁眼说瞎话;“靳先生娶我的目的是什么,我再也清楚不过,又怎么敢有怨言?刚才那句话的意思其实是说,靳先生的性格与其他人不一样。”

    “呵,是吗?”他冷冷一笑,没再言语,只是一味的盯着她看,威慑与压迫感十足。

    呼吸困难,景乔觉得空气都不通畅,她没答话,低头,盯着地板看,好像哪里有让她极度感兴趣的东西。

    那句辩解,是个人听在耳中都会觉得牵强,更别提眼前如鹰一样的男人。

    压迫感一直在持续,直到很久以后,男人的声音轻飘飘传过来;“34c?”

    “啊?”景乔不明白如其来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头抬前,却见他正在盯着自己的胸看,脸发红,连忙伸手捂住。

    神色淡漠的瞥了眼她异常多余的举动,靳言深眼神犀利而肆无忌惮的上上下下打量她,同时,大手从西装裤的口袋中拿出手机,拨了号码,开腔道;“嗯,没时间,婚纱不用再试了,身高一米六六,胸围34c,腰围26,臀围37……”

    脸颊不受控制涨的通红,景乔想了想,犹豫片刻后,很小声将他打断;“不是34c,是34d。”

    婚纱当然是合身比较好,虽然这场婚礼并不是她想要的,但也并不能太过于出丑,这是最起码的礼貌。

    二十岁的纯真姑娘,从来没有和男人讨论过这种私密话题,尴尬和害羞,倒也正常。

    靳言深闻言,忽而勾唇一笑,他很少喜形于色,平常都是冷峻深沉的严肃模样,这一笑,多了几分慵懒与轻佻;“没想到,还挺有料……”

    他根本就不像是会调*戏女人的男人,这句话可能就是很随便那么一说,可却会让女人硬生生浮现出那种被成熟男人挑*逗的心跳感。

    浑身上下都像是着了火,热烫热烫,景乔尴尬的恨不得挖个地洞直接钻下去,偏偏,那沉沉又意味深长的声音一字一句的传进耳中;“更改一下,她自己说了,不是34c,是34d……”

    也不知怎么,或许是他咬文嚼字,说的太慢的缘故,听在景乔耳中,简直火热的要命。

    她很不自然,也尴尬,有些后悔,方才那句话,不应该说的,倒有些像自己着急的去解释身材一样,感觉不怎么好。

    正在这时,佣人走进来;“靳先生,林夫人过来了,要见您。”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