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落 作品

第十七章 他是耳聋还是眼瞎?

    嫩*草……

    靳言深脸上并没有丝毫多余的表情,只不过从眼底浮现出来的冷光带着嘲讽,他抬手淡抿了口咖啡,没有理会下流且开黄*腔的朋友。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并不是所有看着年轻,未经世事的青春女孩都对得起这两个字,有时候反而会玷污这个词。

    叶律继续盯着眼前那团乱瞧着,依他看,那略显病态的女孩肯定撑不了多久就会晕过去,因为她看着很不正常。

    脸蛋惨白又夹杂着红润,那种红润显得很病态,脚下步子虚浮又踉跄,明显是在硬撑着。

    的确,景乔感冒不仅没好,反而有更加严重的趋势,头晕目眩,再加上此时的拥挤和嘈杂,她觉得脑袋都快炸了!

    凭着最后那股蛮力,她卯足劲从缝隙中向前冲,最终成功挤进了婚纱店,已是深秋,却还是出了一身汗。

    没放弃,一团蜂的记者也跟着涌进来……

    婚纱店的员工走进来,一脸微笑,询问;“小姐,有我能帮到你的地方吗?”

    “我过来试穿婚纱。”头晕目眩的感觉越来越重,景乔不得不伸手撑住身体。

    “预约的名字是?”

    想了下,景乔报了自己的名字。

    “抱歉,我们没有查到你预约的信息,请问,是不是搞错了?”

    抿了唇,她开口,吐出那个男人的名字;“靳言深。”

    看了她一眼,小姐在电脑上查阅信息,回以微笑;“靳先生的预约的确是今天,但没有具体时间点,有可能是中午也或者是下午晚上,小姐要不要在这里等一下?”

    应了声好,景乔走到沙发旁坐下,强忍着身体内的不适,等待着。

    只是,那些穷追不舍的记者还没有离开,将她团团围在中间,数落着她的罪行,害死自己最好的朋友,然后自己上位,简直比小三还不要脸。

    一口一个小三,一口一个罪魁祸首,婚纱店内的人都看过来,指指点点,也在说些不好听的话,甚至就连从路上经过的行人都顿下脚步,隔着窗户看。

    杂乱声音不断涌入耳中,处境很是难堪,景乔就像一只被围观的苍蝇,紧紧咬住下唇,摸出手机,将电话打给靳言深。

    她并不是怕被别人指着脸和鼻子骂,更不怕继续等下去,只是害怕自己会在这里晕过去。

    可是,一直打不通,总是提示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另外一边,桌上,手机的铃声不断响起,靳言深扫了一眼,继续端着咖啡浅抿,没有要接的意思。

    叶律好奇心不是一般的重,身子向前探,一串陌生号码,没有来电显示,他又看了眼对面接连不停打着电话的女人,瞬间秒懂。

    “靳总,三十三岁的男人玩这种把戏,就不觉得幼稚?真是闷*骚!”

    这种拿不上台面的把戏,别说玩,连看都看不下去,好吧?

    靳言深盯紧他,稍眯起了眼眸,却说的风淡云轻;“恩?你说什么,没听清……”

    叶律;“……”

    这男人也真够无耻的!没听清那根本就是屁话,隔着这么近的距离,他是耳聋还是眼瞎啊?

    没好气的冷哼一声,他百无聊赖的端起咖啡,悠然自得望着窗外,突然,眼神一闪,站起来大声叫道;“晕了!晕了!她晕了!”

    靳言深看过去,正好看到对面的女人如同一片树叶昏倒在地,不省人事……

    ……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