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落 作品

第十五章 宝宝这个称呼,真恶心

    他三十三岁,自然经历过不少的风花雪夜与情*事,在这方面做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成熟与技巧尽显。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景乔也没有闭眼睛,是由于受了过度惊吓,怔愣且发傻的愣在那里,任由男人灵活如蛇的舌在唇内搅动。

    也没有发愣多久,片刻后,她回过神,闭上了眼睛,开始配合他,充斥在唇内的是属于成熟男人强烈的气息,还有淡淡的烟草味和浓郁咖啡。

    她和林子安接过吻,那种感觉是淡淡的,很柔和,也有年少的青涩,至于其它感觉倒没有多少,但此时却能感觉到很激狂,由于这个吻,浑身上下似乎都被点燃了,就连脚底和手掌心都热的冒出汗珠,感觉特别的陌生,奇怪,还有阵阵道不清说不明的热流,快感在流动……

    思想上再早熟,可她年纪摆在那里,始终还是年轻,脸上神色的确一派平静,毫无起伏,睫毛轻颤的频率却着实不一般,身体又硬又沉,比石头还重。

    适时,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靳言深大手轻拍景昔后背,随意扯动薄唇,语气温柔醇厚;“宝宝,外人走了我们再继续,现在稍微注意下礼仪……”

    闻言,景乔整个人一晃,差点没有给跌坐在地上,一是因为靳言深突如其来的称呼,二是因为林子安。

    她紧紧地掐住大腿,平息着气息和脸色,然后抬头看向一直沉默没出声的林子安。

    他脸色也不好,没有一丝血色,手背上青筋暴起,眼睛更是一片猩红,狰狞且狂躁,哪里还有往常的少年温润模样?

    就那表情与神色,林子安站着,死死盯紧两人看,给人的感觉像是随时会扑上来打个你死我活。

    闭眼,再次睁开,景乔看着他,还嫌不够,又刺他;“还死赖着不走?是想继续看我们做下去?还是想要分手费?支票这里是有,不过也得你开口说个数目,是不是?”

    为了让林子安死心,什么话最难听,什么话最伤人,她就故意捡着说。

    让一个人喜欢自己很难,可如果让一个人讨厌自己,不是件难事。

    低头,靳言深深邃的眼眸微微扫过她脸庞,也开口道;“宝宝说的很对,想要支票,开口说个数目,我可以满足你……”

    林子安正处于血气方刚又脾气清傲的年纪,最听不得的便是别人的侮辱,尤其是这种侮辱来自自己最喜欢的女孩和顾怀深口中,他更无法忍受!

    那团火气在胸口不断乱窜,他终究没忍耐住,几步走过去端起桌上的几杯水,直接对准两人泼过去,随即头也不回的离开。

    景乔在前,靳言深在后,几杯水这么毫不留情的泼过来,她首当其冲,脸上,颈间,衣服上全部都是水,更甚至水从头上像河流一样流下。

    伸手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她迅速起身,走到一旁,远离男人,顺势还拧了拧衣服,自嘲一笑,喃喃道;“平常都是女人泼男人,今天倒是尝试了一次被男人泼的滋味,还真挺不好受!”

    声音是不大,靳言深却听的清楚,眼眸微动,长指将西装上沾染的水珠弹落;“你现在应该哭的一塌糊涂,而不是这种反应……”

    “我欺负了别人,为什么要哭?”景乔是在笑,可笑的比哭还难看,末了,她低头,轻声道;“水有些凉,刚才泼的时候应该给他换成开水。”

    将他伤的那么重,她只希望他能好受一些。

    “心疼愧疚了?”靳言深在微笑,但笑意没有到达眼底,声音倍感清冷。

    “没,我感觉身体有些冷,如果换成热水的话,会正好符合我的身体需要,我这会儿感觉很冷。”景乔抿着唇,身体上疼一些,心才会少疼一些,最好身体能够疼到麻木,什么都不去想。

    顿了顿,她又开口;“还有,以后能别用宝宝这个称呼吗?”

    “理由呢?”逼近几分,靳言深居高临下的深深睨着她,漫不经心道;“那称呼专属于你前小男友?”

    “他从来没有这样叫过我……”景乔避开男人的目光,他看起来挺深沉优雅,情绪也不怎么外露,但身上的气息却霸道强势的很,她紧绷,还是将实话说了出来;“这个称呼,我觉得有些恶心,反胃……”

    闻言,靳言深眉头扬起,抽出根烟,吸了口,吞云吐雾间回了她一句;“呵,你觉得这个称呼是让你感觉到自在舒服才叫的?”

    景乔无言以对;“……”

    “记住,你只有承受的资本,没有反驳的能耐。”他冷冷道。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