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落 作品

第九章 可以放我们出去了吗?

    “对啊,还关在这里,这两天我还给他送饭呢。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中年妇女一心两用,回答着问题,还认真在想被自己遗忘的地名,再一拍大腿;“对对对,慕尼黑,就这名,真绕口。”

    景乔以为那天两人被带过来问了问题后就能让离开,最后知道是顾怀深设的局,她也觉得会让林子安离开,毕竟他是无辜的。

    她着实没有想到,这几天,林子安会以同样的方式被关在这里!

    按照那天在学校两人谈话的时间算下来,今天就是去慕尼黑的日子,可他还关在这里,怎么去?

    气的不行,景乔两手大力拍打着门板,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儿,把门弄的啪啪直作响,想要吸引过来几名警察。

    一切都是徒劳,根本没有人理会她,就那样任由着她敲打,直至双手红肿,依然寂静无声。

    浑身上下的力气被抽干,双腿无力渐渐滑落,景昔后背靠在门板上,脸颊埋在两腿之间。

    靳言深是打定主意要她妥协,林子安他肯定不会放,现在,她要在安娅和子安中间做出选择,而她已经没有选择。

    选择子安,也就是选择了和靳言深结婚,势必会对不起安娅,安娅是她害死的,亏欠的太多,再继续下去让自己的罪恶更深吗?

    选择安娅,就要舍弃子安,或许,两人会一直被这样关着,前途会毁为一旦。

    她不怕,可林子安呢?他还那么年轻,又是那么的优秀,以后绝对会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片事业天空,如果毁在这里,他的一生就都毁了。

    艰难的选择让景乔有些头痛欲裂,似是快要爆炸,忍受不住,她额头碰着墙壁,只有越痛,才会越来越清醒。

    许久后,她心中有了决定,打算向靳言深妥协。

    既然已经对不起安娅,便也不在乎再多一桩,安娅死了活不过来了,可林子安的一生才刚刚开始,不是吗?

    静静地望着窗外,景乔眼睛无神且没有焦距,喃喃道;“安娅,我已经把你害死,不能再毁了他一生,我不能同时害两个人,你不会怪我的,是不是?”

    末了,她又扯了扯嘴角,苦涩笑笑;“想恨,那就深深地恨吧,最好让我万劫不复……”

    平静下来后,起身,景乔站在门前,没有再大吵大闹,也没有去拍房门,而是对着外面,一脸平静冷淡开口道;“我要给靳言深打电话!”

    不出所料,这次有人理她了,还给了部手机,景乔脾气有些躁,气的没忍住,朝他呸了一声。

    上面有存着的电话号码,她拨通过去,传来的提示音却是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没死心,过了两分钟后,景乔再次拨过去,这次,男人低沉的嗓音传过来;“恩?”

    “我——”心跳的速度在加快,顿了下,景乔不由自主握紧手机,第一次觉得说话这么艰难费劲;“妥协!”

    “想好了?”靳言深慢条斯理道;“当然,在没挂断这通电话前,你都可以反悔……”“

    不用了!”这次,景乔倒回答的很是坚决;“什么时候放我们出去?”

    手机中的声音突然变的杂乱起来,隔着电磁波,她能清楚听到有不少人叫着靳先生,带着些讨好意味,他则淡漠应着。

    景乔嘴一动,准备开口时,手机却挂断了,待她再打过去时,他关机了。

    他这是在故意玩弄她吗?

    她愤怒,生气,将手机扣的死紧,但仅也只能这样。

    没有睡意,景乔靠在墙上发呆,至于在想些什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过了很久,正在她昏昏欲睡时,模模糊糊好像听到有男人说就是这里,景乔费力睁开眼睛,出其不意看到眼前站着的男人,她吓了一大跳,怔愣愣的。

    靳言深没有穿外衣,一件深紫色衬衣,领口处的扣子解开几粒,略显松垮,成熟冰冷之中带着几分禁*欲的味道。

    他喝了不少酒,两人之间隔着这么远距离,景乔还是能闻到散发出来的浓烈酒味。

    “我已经妥协,是不是可以放我们出去了?”她见过他两次,这是第三次,依然会犯紧张的毛病,手心有薄汗沁出,温热湿黏。

    这男人,磁场太强烈!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