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落 作品

第五章 我就是侮辱你了,如何?

    “这年头不交几十个女朋友都不好意思说自己了解女人!像我这种情圣自然是久战沙场,只要瞟一眼她的走路姿势就分析的八九不离十……”叶律语气笃定,长叹一声,特认真道;“哥们,相信我,骑在我身下的女人千千万万,区区一个黄毛丫头还能逃得出我的法眼?”

    脸色高深莫测,也不知靳言深到底有没有听进去,他搁在薄唇上的烟移开,抖了抖略长的烟灰然后掐灭,再端起红酒,一杯饮尽,目光蔼蔼如黑沉未消散的雾,还透着几分若有所思。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耸了耸肩膀,叶律干脆也跟着喝起来,谁的心思他基本都能揣摩得透,但唯独靳言深例外。

    他太深,就像是漩涡,盯着看太久反而自己会陷进去。

    ……

    景乔躺在病床上,苍白脸色依然没有恢复,整个人的精神不怎么好。

    突然,一阵温热涌现而出,她手摸上腹部,能感觉到内*裤里面有些湿,显然是来了大姨妈,比起往常,这个月提前了三天。

    林子安不在,所以她不得不去超市。

    她先去了洗手间,幸好内*裤上沾染的并不是很多,长裤还是干净的,只好先将就的垫了卫生纸。

    在超市并没有多做停留,买了自己所需的卫生巾的内*裤后景乔提着就出了超市,向着医院走去。

    正在这时,一辆快速行驶的黑色宾利停在她面前,车门打开,几个身穿西装的男人走下来,景乔被围在正中间,她怔了怔,下意识捏紧手上的包,但没有丝毫害怕,目光清秀。

    “景小姐,靳先生让我们过来请你去叙叙旧。”为首的高大男人开口道。

    闻言,景乔平静的心这才生出几分涟漪,轻轻颤了颤,心中知道躲不过,也不做无谓的挣扎,随着他们上了车。

    将她带到雅致的包间前,几个男人离开,景乔闭了闭眼,深深呼吸几口气,推开门。

    男人临窗而立,双手插在烟灰色西装裤口袋,背影颀长,头顶深蓝色灯光落下,将站在阴影处的他映衬的又黑又暗,听到声音,他转过身。

    两人四目相对。

    和第一次相比,此时的他愈发沉稳也更加不动声色,但景乔能感觉到他的气场越发凌厉,不怒自威,她绷紧身体,再次道歉;“对不起!”

    靳言深随意坐下,眸光沉沉看着她;“我最不喜欢听这三个字,因为它毫无意义,但景小姐却喜欢一而再再三的重复。”

    “我知道我现在无论说什么都没有用,因为换不回来安娅。”景乔强迫着自己去与他对视;“所以,无论靳先生怎么样对我,我都会接受!”

    在过来的路上,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一命抵一命,不管他要她生还是死,她都无话可说。

    倒是很少有女人面对他时还能保持如此镇定与胆量,靳言深难得打量起她来,脸颊苍白且肿胀,嘴角破裂,但丝毫不影响她的清秀和妍丽。

    抽出一根烟,他点燃,就那样捻在薄唇上,混合着白色烟雾开口道;“放心,我目前对杀人还没什么兴趣……”

    “就算有我也不怕,我乐意把这条命赔给安娅。”景乔哑着声音,挺直后背;“我说的都是实话!”

    “怎么证明?”

    景乔眉头皱起,视线环视四周,除了坚硬的墙壁,就是桌椅。

    她欠安娅一条命,偿还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愿意把命赔给安娅,既不是假话,也不是虚伪。

    盯着墙壁看了几秒,她没有再犹豫,闭上眼睛直接就冲过去,等待着疼痛来临的那一刻,然后彻底结束!

    依然无动于衷的坐在沙发上,靳言深冷漠且淡然的看着。

    就在她距离墙壁仅只剩下一步之远时,靳言深长腿一动,身旁的椅子直接被他踹过去,准确无误且狠重的撞上景乔的腿,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快,狠,准。

    没有丝毫防备,袭来的剧烈疼痛让景乔忍不住闷哼一声,然后双腿发软直直跌坐在地,膝盖处疼的难以难受,睁开眼看着他,这分明是玩弄与侮辱!

    靳言深的黑眸沉了沉,盯着她看。

    他是没言语,可景乔却能从他成熟清冽的眉眼中却似传出这样的信息——我就是侮辱你了,那又如何?

    自然只能忍受,还能如何?她没说话,低垂了眼睛。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