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梦宿扬 作品

第66章 流言蜚语

    男人带着艾梦去了超市,买了很多的东西,甚至还有好多零食,她以为是他自己要吃的,可是买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其实他不吃那些东西,买来的是给她吃的,心里莫名的一阵欢喜。艾梦算是个比较容易满足的人,这么点小小的东西就能满足她。

    晚饭后,艾梦收拾了厨房,就抱着书在客厅里看书,落下的功课,她必须要补回来,她可不想到最后没办法毕业。好不容易进去了,总也想好好的毕业的,而莫言柯则去了书房,他似乎很忙,每天都看到他在书房里忙碌,她并没有去过那个书房,也不想去,因为总觉得她不该进去的。

    她以为日子会归于平静,至少会变成现在这般,但是就是平静才会酝酿更大的暴风雨。

    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莫言柯照样是从艾梦去,只是却在学校门口的几百米处放她下去了,其实艾梦大可以不必这样子的。但是她坚持。

    “艾梦,我听说你们家破产了,你爸出车祸了,这件事情是真的吧。”

    都说阴魂不散,不想见到的人,总是会到处见到,一走进校门,就碰见了孙悄悄,还有几个人,艾梦只是觉得熟悉,估计也是同一个班级的。“孙悄悄,我想这是我的私事,没有必要告诉你。”

    只是艾梦想要走,却被人挡住了路,三四个女的突然挡在她的面前,阻止了她的前进,“喂,你怎么说话的,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这么拽干什么,你以为你还是高中时候的艾梦啊,你现在啊,可是一文不值,哦,不对,或许你的身体还是比较值钱的。” 说话的这个人艾梦不认识,但是看上去就比较凶悍,

    艾梦不想理会,想绕到准备走那边过,可是那些人是铁了心的不给她过。

    孙悄悄突然用一只手指着她的胸膛说,“艾梦,装什么清高,你以为你现在是什么贞洁烈女啊,我就奇怪了,家里破产了,爸爸死了,你还能那么有钱,还能穿的起名牌,你身上这身衣服可不是你现在这种身份能够买的起的。还是说你爸爸留下了一大笔的遗产给你,你们说好笑不好笑。”

    身体被孙悄悄推的有些向后退了几步,这种事情或许放在以前,她会毫不留情的还给孙悄悄一巴掌,但是如今,她还是忍了忍,”我要去上课了”

    “上课,真是可笑,我们有说你可以走了吗。”孙悄悄就是看不惯艾梦这个样子,“怎么,现在怎么不还手啊,你以前不是很厉害吗,我记得那个时候你是帮着康小乐吧,怎么,现在你变成一个人了,不过昨天那辆车不错,怎么,跟了一个有钱的老板,不会是个大肚子,秃头的吧。”孙悄悄一脸的嘲笑。

    “这些和你有关系吗?”艾梦忍不住的说道,有些人真是不能忍的,一忍就会爬到头上来的。

    “当然和我没有关系了,不过。”好戏在后头,这句话孙悄悄没有说出来。

    艾梦以为这不过是孙悄悄的把戏,不过是她觉得愤恨不平才这样的,但是其实不是的。

    刚走到自己系楼下的时候,那么多人围在一起,她没有注意,只是当所有人一看到她就议论纷纷的时候,她觉得事情不对。

    “咦,你们看,那个人不就是照片上的人吗?”

    “是啊,不过看上去挺清纯的,想不到也这样,据说她以前也是个千金小姐,后来家里破产了,所以我估计是受不了没钱的生活,才会去当人家的情妇吧。”

    话犹如尖锐的刀一刀刀的刺进她的胸膛,让她有些难堪和无法呼吸,究竟是谁造谣了这些事情。而她一如所知,昨天她才来这里上课第一天,她不会觉得自己惹上了什么人,也不会觉得在第一天来就做了什么事情。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孙悄悄,唯有她知道她以前的事情,当人群散进,看着布告栏里的照片,每一张角度都抓的那么好,看不清楚男人的脸,却能清晰的看见她的脸,这个照片正是她昨天走出校门口,坐上莫言柯的照片,事情怎么就那么的巧合。

    偏偏所有的一切都凑到了一起。仿佛是特意蓄谋的。

    她以为她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即便生活里有莫言柯,可是她以为不会受到影响,但是原来不是这样子的。

    她生气的撕掉了所有被放在上面的照片。

    “艾梦,别傻了,这些照片,就算你撕掉了全部,也没有用的,你做过什么,难道还害怕别人知道吗,不过,我真是想不到,你会堕落成这般样子,堕落成当别人情妇,真是可耻啊,你不是一直都被当成掌上明珠的吗,要是你爸爸还在,我估计他知道了,会气的吐血吧。”

    “孙悄悄,别太过分,我现在没有对你做什么事情吧,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们不是以前的高中生了,现在我们都长大了,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难道不行吗?”

    “为什么不提,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啊,这不是游戏刚刚开始吗,不过你说还真是巧合啊,为什么,我们又是同一个班级呢?”孙悄悄笑着离开。那种挑衅的样子,让她看着不爽。

    今天的课,她努力集中精神,可是却什么都听不进去。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她收拾了东西就准备离开,可是她发现不管是走到哪里,都有人在看到她之后忍不住的议论,流言的力量真的很大,大到她根本没有办法去控制。

    孙悄悄是故意的,却是故意到让人看不出来,仿佛只是一场不经意的意外。

    她特意去找了小乐,可是却找不到,打电话过去,小乐因为下午没课倒是去打工了,她一直都很拼命,可是她仿佛觉得自己堕落了,堕落到白吃白喝,然后也变得心安理得。

    深深的叹息了一口气,然后走出校园,还是回去一个人安静的好,总比在这里看这些人的眼色来的好。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