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梦宿扬 作品

第60章 60 暗杀

    康小乐想要留在医院里,但是被沈洛架着身子离开了。<冰火#中文 ..com

    ”你留下来又帮不上忙,等明天你有时间再过来,再说了,艾梦现在昏迷不醒,你陪着也不是办法,放心吧,阿柯会照顾的。“现在这事情可是越来越好玩了,刚才看到阿柯的表情就知道有好戏好了。认识这么多年,可是很少见到这般表情的。

    艾梦醒来的时候,只是觉得口干舌燥,身子粘腻腻的,很不舒服。慢慢的睁开眼睛,鼻子李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有些难闻,在看看到处是白色的装饰,她这是在医院,脑子里迅速转动,才想起来,昨天发生的事情,最后他还是来找她了。

    在看到趴在她床边的男人,心里的感觉是复杂的。

    直到护士进来换药,莫言柯突然的就醒过来了,看到艾梦已经醒了,然后自然的用手探探她的额头,“终于退烧了。”

    “莫先生,艾小姐已经没事了,只是身体有些虚弱而已,等今天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就可以出院了。”

    “好,我知道了,你先出去。”打发走了护士,莫言柯站起身子,揉着有些发疼和酸涩的肩膀,突然一本正经的说道,“昨天……”声音顿了顿,眉头微微一皱,“昨天,真是对不起!”

    艾梦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昨天,是我的不对,我不该一时生气把你丢在高速上,把你弄得那么狼狈,对不起。”

    莫言柯很少对人说对不起,记忆中,似乎艾梦开了先例。

    “没事了,都过去了。”艾梦扯开一抹虚弱的笑容。此刻她除了说这句话,似乎不能说别的了,他都在道歉了,难道她还在那边生气的说不原谅,那也不是她的风格,再说了,昨晚上他也回来找她了。

    吃过早餐之后,莫言柯接到个电话就离开了,只是叮嘱她,晚上他下班回来陪她。

    他看起来好忙的样子,她也知道,他接手了莫氏企业,肯定是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但是她也不禁的开始担心。

    躺在床上那么久了,她感觉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想着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就准备下去走动走动。

    本来想着去楼下的小花园的,看着外面的天气也不错,可是那边的电梯却一直显示在3楼这个状态,她等了好久,还是没有跳动,想着兴许是电梯换了,于是准备改走楼梯。

    突然听到一声:“砰”的声音,随后走廊上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跑动的声音,微微竖起了耳朵,听得脚步声越来越近,想回头看看。可是没等她回头呢,突然一只大掌伸了过来,捂住了她的嘴。

    “唔——”还没来得及挣扎,整个人就被带进了安全通道里。她甚至还没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艾梦瞪大了双眼!下一秒,一个有力的胳膊就圈住了她的腰,将她往角落里带。她大力的挣扎着,可是男人的身躯和女人是有区别的,再说了,这个男人手里拿着枪,她不知道那个黑色的手枪是真的还是假的,她咬着牙齿,觉得手心里都在冒汗。

    她可是刚死里逃生,可不想在出人命,还想好好的活命。

    “不想死,就给我好好的配合。”

    男人阴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甚至都没能反应过来,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她只是想下去散散步,然后莫名其妙的就这样了。

    “你是谁,快点放开我。不然我就喊人了。”

    “你喊人,也要看你有没有本事喊人。”

    枪口在她的胸口压了压,仿佛在提醒着她别说多余的话,“好好配合我就行,不然我这子弹可是不长眼的。”艾梦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吓得跳出来了。

    “我去下面看看,你继续搜索这个楼层!”

    艾梦听到声音就是从外面传来的,她害怕的甚至没有呼吸,究竟是什么事情。

    “砰——”地一声,安全通道的大门被打开,冒出来两个彪形大汉,艾梦因为是靠在墙壁上,所以她能看到那两个人,体型庞大,手上甚至也拿着枪,她不自觉的害怕的闭起了眼睛,突然一转身,目光看向他们这边,却看到了一男一女相拥亲吻的姿势,似乎还吻得很忘情。

    两个大汉都愣了一愣,脸庞微微一红,似乎也没有想到会见到这般香艳刺激的画面,热水方刚的身体不免有些受到刺激一般。

    然后摸着鼻子,有些尴尬的退出了这里,两个人还在自言自语的交流着,“现在这社会真是开放。这社会真是不一样了。”

    “是啊,大白天的都能玩成这样子。换成我们那个年代,可真做不出这样子的事情。我们老了,老了。不一样了。”

    “行了,行了,还是别说了,找到凶手要紧,上头可是吩咐过了,今天就算是搜遍整个医院也要搜到那个人的。不然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知道了,知道了,我没有忘记。”那个人不免的有些抱怨起来。

    直到声音越走越远的时候,艾梦才挣扎了起来,“放开。”

    男人迷恋的压着她的唇,含糊却低魅的一笑:“乖女孩,真像个妖精一般甜。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男人迅速的松开,连带着胸膛上冰冷的枪支,没有支撑,她一下子瘫倒在地,怎么都没有想到,在这个社会居然还真的有枪。那种金属的微凉感觉是真实的,告诉她,那是真的枪支,而不是所谓小孩子的玩具枪。

    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气,她刚才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只是她却不知道,今天就在刚才,住院部的楼上,高级病房有一位政府官员被杀了;被人一枪毙命在病房内,那一枪致命,甚至一点都没有抢救生完的可能性,她更不知道,她刚才面对的是一个杀人无数的杀手。

    很快,警笛声呼啸而至,将整个住院部给包围了起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