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梦宿扬 作品

第57章 57 暗黑的绝望

    或许老天爷就是爱开这种见鬼的玩笑,[email protected]!中文 ..com不知怎么的,天空里居然下起了雨,刚才还较好的天气一下子就变了脸色。

    被冷风吹的有些麻木的艾梦,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是下了雨,雨水掉落在脸上,下意识的环顾四周,才发现根本就没有一处可以让她避避雨,无奈只好走到一颗稍微大一点的树下面,然后蹲着身子,靠在那里。

    希望可以遮挡一些。

    本以为只是一场毛毛细雨,但是却没有想到雨越下越大,仿佛有雷阵雨的趋势,幸亏现在不是夏天,要是换成是夏天,被困在这种地方,再来上一场雷阵雨的话,她觉得她想死的心都要有了,她从小就怕打雷,所以小时候只要一打雷,爸爸就会抱着她。不然她根本就无法安然度过。

    听爸爸说,小时候是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只要一听到雷声,她就会呼吸加快。

    雨越下越大,即便是这浓郁的树木,但是依然不能完全为她遮挡风雨,身上的衣服和头发早就已经湿掉差不多了。估计唯一还干的地方就是她环抱在胸口的手机。尽管早已经没电了。

    她已经觉得够倒霉了,为什么连老天爷也要来凑热闹,被莫言柯那个神经病丢在这种鸟不拉屎的高速上已经觉得受不了,又冷又饿不说,还要下雨,浑身湿哒哒的。

    她只能脊背贴紧后面的树干,希望被雨少淋一点,但是风没有停下,小小的大树已经不能遮挡这些风雨,她有些绝望的看着这黑的令人害怕的夜。

    半湿透的衣裳贴在她的身上,让她轻轻地哆嗦了起来。她越发地将自己缩紧,双手怀抱着自己的胳膊,半低垂着眼看着一边的路面,看着水花不断溅开,然后又流走,反反复复,周而复始,头顶的树叶被雨水打湿的时候,发出一点点声音,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她不知道是冷的麻木,还是胃绞痛到让她没有时间去想别的,反正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过天明,她甚至想到了最坏的打算,会不会第二天早上,就有一出新闻,上面写着,某时段高速上,一女的被冻死。如果真的是这样子的话,她觉得她自己会嘲笑自己。

    她已经放弃了努力往回走,想要走回市区的,她觉得那是不太可能的。按照白天莫言柯开车的速度,在高速上开了大半个小时,这么久的路程,哪怕她不眠不休走到天明都不可能走出高速的。

    所以她放弃了。

    而这边,康小乐在下午的时候看到梦梦的电话只响了一声,回拨过去,却是关机了,她那个时候也没有多在意,想着兴许是梦梦一个人在别墅里呆得无聊了,打电话和她说说话,那个时候因为新学期刚开始,课业还是比较多的,倒是也没有多想。

    而晚上的时候又因为要赶去酒吧打工,倒是已经把这件事情忘记了,下班的时候,沈洛找她一起吃夜宵,她才突然想起来,匆匆又给艾梦打电话,可是却依旧是关机状态。

    “怎么了,电话打给谁。”

    “打给梦梦,下午的时候,梦梦给我打电话,但是只响了一声就没有了,我再回拨过去,就关机了,我接着又打了几个,还是关机,后来我不是在上课吗,就忘记这件事情了,现在才想起来,可是为什么还是关机啊。”

    “关机,艾梦不是在别墅里吗,你等下,我打个电话给阿柯,问下他知道不知道,省的你担心,”

    只是电话也许久没人接听,“今天都怎么回事,怎么个个都不接电话。”

    “会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我有点担心,梦梦已经没有亲人了,如果现在连我都不管她,她会伤心的。”

    “应该没事吧。”

    艾梦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她害怕自己一睡就真的再也醒不来了,

    “嘎吱——”

    突然一辆大货车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距离她不过一米的距离。她有些害怕的抬起了头,大货车的车窗摇了下来,却在看到一耳光秃头的大叔的时候,不自觉的紧握了双手。

    那张看上去大概有四十左右的男性的脸,秃头的头顶上油光发亮,不知道是打了发蜡,还是抹了猪油,反正就是看着恶心。

    那货车司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艾梦,粗声问:“小姐,多少钱一次。!”

    艾梦吓得不自觉的站起了身子,披散的头发贴在两侧,苍白的小脸,看上去更加的可怕。

    那货车司机在看清楚艾梦的脸的时候,心中一阵春心荡漾,可是好久没有看见过这般美艳的姿色了。

    想着准备下车去。

    “别过来——”

    艾梦凄厉的嘶喊,急急忙忙地倒退着,没留意身后的脚下,突然整个人往后倒去,如果不是高速边上的护栏,她恐怕已经整个人摔下去了。

    “我看我们还是走吧,这大晚上的,穿成这样在这里,谁知道是人还是鬼,被给自己惹事。”同行的一个人,劝说道。

    “多好的姿色啊,这么白嫩嫩的。”

    “别过来。”

    艾梦害怕他们会突然的下车,然后在这种地方,即便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连呼救都没有人回应。

    货车司机重新发动了车子,然后准备离开,只是却还能听离开的时候,一些交流的话语,“不就是个小姐,脱掉裤子衣服,不都这样子。装什么矜持。”

    小姐,这个词语,真的触痛了她,她傻傻的冷笑,原来不过是被当成小姐。想要自嘲,却发现,她有什么资格,所有的自尊都在今天被彻底的打败了。或许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个多余的,爸爸离开了,那个时候她也应该撇下所有的,不顾一切的追寻上去,或许只有那样子才是解脱的,现在这样,她真的觉得好痛苦。估计死了,也不会有人伤心的吧。

    “呵呵。”暗自嘲笑了一声。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