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梦宿扬 作品

第52章 52 没有嘴巴说话吗

    “莫总,今天报纸上的新闻,需要不需要我去处理一下。<冰火#中文 ..com”

    “没事,不用处理,今天你先下班好了。”

    “好,我知道了。”

    莫言柯从昨天离开别墅到现在都没有回去过,报纸上的新闻他其实看到了,但是却不想解释什么,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再说了,很多事情本来就不想要看的那么清楚。

    接到方承宇的电话,其实莫言柯并没有什么意外的,“阿柯,美国那边有了消息,这次的货,可能需要我们提前接收一下。”

    “好的,我知道了。我已经联系了那边的人,明天晚上8点,我们需要去和对方交接一下,不过这件事情得保密。”

    “恩,知道了,到时候我的人,也会出现的,以防不备之需。”

    挂上电话,男人深邃的眼眸里似乎是在酝酿什么事情。

    艾梦一个人捧着鲜花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眼睛湿湿的,有一种想哭的感觉,要是换成以前,她要是这个点还在外面,爸爸早就来接了。但是如今,真的是今非昔比了。

    莫言柯回去的时候,别墅里空荡荡的,找了一圈并未看到人,眉头不由的皱起,脚步欲往外面走去,然后手机里拨打着号码,只是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而这边艾梦因为饿的有些难受,买了个面包,买了瓶水,然后继续的坐在那里。其实她没有地方去了。尽管好多路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甚至有好多出租车停下来问她去哪里。她只能无奈的笑笑,此刻的她,像个流浪狗一般。

    莫言柯几乎是绕着整个城市开了一圈,他把所有能想到的地方都去过了,可是没有想到,其实艾梦根本就没有走远,绕来绕去,她不过就是坐在距离别墅不远的那个公园边马路上的长椅上。他坐在车里,远远的看着,椅子旁边放着已经吃完的面包的包装袋,还有一瓶喝了一半的矿泉水。

    只是她手里的那束鲜花有些刺目。这个女人总是喜欢招蜂引蝶。

    抱着鲜花,低着头,却看到一双男人的鞋子出现在视线里,艾梦抬头,看到了冷着脸的摸言柯。

    “起来,上车。”

    “我不想回去。”那个地方像个牢笼。

    “我再说一遍,起来,跟我回去。我不想我说第二遍。”

    艾梦突然的站起身子来,然后有些赌气的上前一步,“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的。”生气的打开车门,然后上车。

    只是前脚还没踏上去,后脚就被拉住了,“把花丢掉,不要什么东西都拿上去,以免脏了我的车。”

    “你真是不可理喻。”艾梦有些生气。

    但是男人坚持,最后艾梦真的是没有办法才妥协,可是坐在车上她一句话都不说,有些生气,那个花是她自己花了100块钱买来的,这个男人凭什么一句话就不说一定要让她丢弃。看着娇艳欲滴的鲜花被丢在垃圾桶里,这心里真是心疼。

    一进到别墅,艾梦蹭蹭的上楼去,这种不可理喻的男人,艾梦真的是说话都不想要说,不就是几朵花,有必要弄成这个样子。

    “站住,话还没说完,我有允许你上去吗?”

    “难道我还没有行走自由了。”艾梦回头,脸上是气呼呼的,今天真是气死了。

    “刚才的花是哪里来的,你今天去了哪里,是去见什么男人了。”莫言柯语气里句句带刺,他就是讨厌看到有别的男人这样。说到底他就是占有欲强烈。

    “我今天去哪里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我不是你关在牢房里的犯人,我有我自己的自由,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艾梦本来是害怕没有错,但是她今天就是很烦躁,每次越是害怕,这个男人却越来越得寸进尺。

    看着脸上还带着怒气的爱梦,莫言柯的脸色越发的深沉了,一个上前,把她逼到楼梯口,居高临下的问道,“你这是在和我抗议,胆子越来越大了,说,这花究竟是哪个男人送的。”

    艾梦忍不住的推了一把男人的胸膛,指着他的脸问道,“你烦不烦啊,我告诉你,这花我自己买的总成了吧,我没有那么漂亮,没有那么优秀,不是走到哪里都有男人巴结上来的,我是看卖花的小女孩可怜,才花了100块钱买的,我知道你有钱,你看不起,但是也别糟蹋别人的心血。”

    有些生气的往楼上跑去,真是气死了,

    莫言柯这一次没有阻止,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这个女人总是让他生气,既然是自己买的,为什么不说。

    艾梦上去之后,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生着闷气,在别墅的日子,如果莫言柯不在,她一定不会睡在那张床上,不知道为什么如果是在她有意识的时候躺在上面,她就一定睡不着,然后就会浮现那一天在这张床上发生的事情,她甚至害怕她会不会得病了。

    莫言柯上去的时候,艾梦坐在沙发上,背对着她,他干咳了两声,他知道刚才他似乎做的有些过了,但是毕竟他是莫言柯,从来不轻易向别人说对不起。

    艾梦听到背后有人来,突然就站起身子来,看到莫言柯就站在那里,两个人也不说话,就这么一直站着。

    “你。”

    然后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莫言柯突然的抱在怀里,按在那里不能动弹,“你是笨蛋啊,嘴巴生起来是干嘛的,没有嘴巴说话吗?”

    艾梦被按在那里不能动弹,至今还没能明白,这男人闹得又是哪一出啊。

    “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的说出来,知道不知道。”

    艾梦恩了一声,她还能说什么,只能说恩。不过这个男人是在向自己服软吗,还是说这是一种变相的道歉方式。要真是这样,这男人也真是醉了,做事情真是怪异啊。

    可是她能说,她被压得有些透不过气来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