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梦宿扬 作品

第49章 49 你个混账东西

    但是毕竟是男人,还是需要面子的,事情都发生成这般样子了,他放开了艾梦,然后有些不服气的说了一句,“你算什么东西,[email protected]!中文 ..com”

    “打你怎么了。骆百富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儿子。”

    艾梦突然吓得靠近莫言柯的身边,幸好这个男人及时出现了,她捂着自己心脏的位置,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如果这个男人再来晚一步,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子的事情,害怕的有些腿软。

    莫言柯伸出一手,把艾梦搂在了自己的怀里。眼神依然凌厉地盯着嘴角已经被他打出血渍来的骆可,周身衍生出了一股若有似无的杀意。他压根就没把这人放在眼里,他的东西最讨厌别人触碰,更何况还是这种人。

    就在两个男人僵持的时候,骆董事长闻讯匆匆赶来,看看眼前的情况,他就算是个傻子也看出来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再看看自己的儿子,嘴角惨不忍睹,但是此刻他知道,不是他心疼的时候,儿子被打,如果今天是换成别人,他绝对不会轻饶,可是今天这个对象是莫言柯,那个像魔鬼一样的男人。

    他纵然有这个想报复的心里,也没有那个胆子,这个男人是谁,商场上谁都没有胆量去和他抗衡,前段时间莫氏和梁氏的合作,表面上是看着是莫氏求着梁氏,但是实际上却是梁氏想要笼络莫氏这个大树。

    骆可看到自己老爹来了,一阵欣喜,他不敢的东西,老爹一定会敢的,他被打成这个样子,老爹一定不会放过他的。心里想着,这下子报仇的机会来了。

    ”老爸,你终于来了,你要是再晚来几分钟,你的宝贝儿子就要被人打死了。”

    “你个混账东西,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老爸,你在说什么,你的儿子现在被人打了,你怎么还说我混账东西。”

    骆百富没有理会,然后转过身子去,看着莫言柯,赔笑脸的说道,“莫总,真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小儿会做出这么混账的东西,平时我是太惯着他了,所以才会做出这样子的事情,真是对不起。希望莫总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去计较。”

    “老爸,你在说什么,你和他说什么对不起,现在是他打人,受伤的是我。我要报警,说有人打伤我,。”骆可有些不服气,本来从小到大,谁敢打他,可是现在老爹非但没有帮着教训这个人,还在那里道歉、

    “闭嘴,我没叫你说话,都别给我说话。”

    “骆董事长,看来骆少爷执意要去警察局一趟,那我当然没事。要不就听骆少爷的话吧。”莫言柯把话说的看似云淡风轻,可是实际上却是凌烈的很。

    “别别,莫总,小儿是胡说的,你就看在他年纪小的份上,不要计较了,要不这样吧,我愿意在我们之后要合作的项目里减少3的收入,这样子莫总你看如何。”减少3的抽成异径是他最大的忍让了。

    “我看,合作的事情我们也没有必要了,你也知道的,我不是非要和你合作的。”

    “哎,莫总……”骆百富着急的要说些什么,可莫言柯却一点面子也不给他,半拥半抱地带着艾梦转身就走。不就是一小块地皮,别以为他真的稀罕的不得了。

    骆百富看着莫言柯远走的背影,真是气的要死,回头看着自己这个没出息的儿子,真的是快要气死了,本来今天有些东西可能会谈的好好的,可是如今什么都没有了,要知道最近公司里有些资金周转不灵,好不容易想着能从莫言柯那边得到点帮助,这不是今天也在这里,但是却没有想到被这个没用的儿子给搅黄了,气得不打一处来,指着骆可的鼻子就说,“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家伙,你知道不知道,得罪莫言柯,会让我们家断了财路的,你知道不知道老爹今天为什么会来到这个高尔夫球场,为的就是能和莫言柯谈生意,你以为我是吃饱撑着没事干来才这里打打球的,要不是知道,今天莫言柯会来这里,我才不会来这里,你看看,现在什么都被你弄没了。”

    骆可不以为然,想着生意又不是只有一个莫言柯在做,“老爹,你怎么老是自己吓自己,这么大的地方,怎么可能只有莫言柯这么一个人,其他人难道就不能做生意了。”

    “混账,你知道不知道,莫言柯这家伙,现在正在悄悄的垄断这个产业链,你是不知道,莫言柯的身份何止这么一种,你以为一个刚从美国读书回来的人能那么果断的就从莫言哲的手里拿到莫氏的掌控权吗,你以为莫远翰是傻子吗,他不是傻子,只是他无能为力。”

    骆可似乎是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不自觉的有些慌张的说道,“那现在怎么办才好啊。”

    “怎么办,能怎么办,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还能怎么办,所以我们只能想想其他办法。”

    莫百富也沉浮在商场那么多年了,很多事情也是知道的,如果不是公司里发生了一些事情,他是不可能去求着莫言柯的,但是现在这事情有些复杂了。

    本来事情进行的挺好的,要不是儿子弄出的这么一出,事情就已经挺顺利了的,现在什么办法都没有了,只能想想其他的办法。

    看着老爹的脸色,骆可也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一开始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他怎么会知道,艾梦能让莫言柯那么生气,不就是一个女人。

    艾梦被莫言柯带着走,她的腿有些发软,整个身体都几乎是靠在莫言柯的身上,她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里回神过来,她不敢想象,如果刚才莫言柯晚来几分钟,会不会,会不会她已经被人欺负了。

    脑子里还是乱哄哄的,甚至她觉得刚才因为大力挣扎之后,整个人还是没有恢复过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