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梦宿扬 作品

第45章 45 没有选择的余地

    以前没有胃病的她,现在都染上了胃病,可是她没有办法。<冰火#中文 ..com

    “就点这么点,要不在点一点。”莫言柯看到她点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一些小吃,估计也不算是主食,他拿过菜单又点了两份牛排,还有一些能吃饱的东西。

    “好了,暂时就这些吧,不够的等一下我们在点。”

    “好的,那你们先等一下,菜马上就上来。”

    吃饭前,艾梦去了次洗手间,回来的时候,菜都已经上来了,看着桌子上秀色可餐的美食,才发现真的是饿了,她是有多久没有好好吃饭了,似乎是从爸爸离开之后,她就没有让自己好好的吃饭过,之前小乐会叮嘱她,可是她后来找了工作,他们之间的工作时间是错开的,有时候她回来了,小乐还没有回来,有时候小乐回来了,她却还在上班。

    就算是碰见,也是早上的那一会儿,可是基本上她在家呆的时间短,一下子就上班去了。有时候早上就吃个包子。

    晚上的时候回来,就吃碗方便面,将就一下,然后睡个几个小时,又要出去工作。

    艾梦夹过一个水晶饺子就往嘴巴里塞,直到吃到最后一个,才发现,坐在对面的男人呢一口没吃,“你不吃吗。”

    “我还没有那么饿,你多吃点,不够再点。”

    “够了够了,不用点了。”喝了一口果汁,艾梦才觉得舒服很多,恰巧这个时候牛排上来,艾梦正拿着刀叉,刚准备开吃,就听到什么令人煞风景倒胃口的话。

    “莫总,你怎么也在这里啊,真是挺巧的啊。这位是。”

    “一个朋友,顺便一起吃个饭,骆少今天带的是哪位美女啊。”

    骆可招了招手,“甜甜,过来这边和莫总打声招呼。”

    任甜甜一转头,看到的是莫言柯的时候,倒是没有一点的尴尬,艾梦倒是真的有些佩服的,那个女人她看见过两次,也算是和莫言柯有过关系的女人,只是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现在看到莫言柯的时候还能那么的坦然,甚至还能亲密的挽着别的男人的手笑的那么开心,可真是了不起的女人啊。

    艾梦觉得如果换成是她的话,她一定做不到这个样子,她觉得她的心很小,觉得她的心能容纳的空间只能是几个人的位置。

    任甜甜笑着走过来,挽着骆可的手,“莫总,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也来这边吃饭啊。”

    “是啊,真是挺巧合的,这位。哦,我想起来了。”

    “骆少,既然来吃饭,就赶紧过去吧,就不打扰了。”莫言柯的意思很明确,就是不想要有人打扰。傻子估计都能听出来。

    “那好的,那我们也就不打扰莫总吃饭了。”

    只是骆可走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艾梦,然后才离开,艾梦倒是没有太注意,她是真的饿坏了,看到食物就像是看到人民币一样,从刚才开始嘴巴里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吃饱了吗,没有吃饱,再点一些。”莫言柯不知道艾梦究竟是几天没有吃饭了,狼吞虎咽的样子,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饿了十几天一样。

    “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不用点了。”肚子已经吃的很撑了,要是再吃下去,胃该受不了了。

    “真的不用了,真的吃饱了。”

    “吃饱了那就赶紧回去,我还要去公司处理一些事情,我先送你回别墅。”

    一听到送回别墅,艾梦就紧张了,“我该回去了,昨天已经骗小乐说加班了,今天无论如何都得回去了,再不回去,小乐会担心的,而且我的工作已经没了,你该知道,我现在必须要出去找一份工作。”即便她知道便利店和西餐厅的工作可能都是被莫言柯给搅黄的,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说,她不说,不代表不知道,只不过有些事情她不想要说的太明白了而已。

    “你放心吧,我会和你的朋友说的,你说你要去工作,你是觉得我莫言柯养不起你吗。”莫言柯一听到这里就有股莫名的怒气。

    “你送我回去吧。”

    “这件事情没得商量,吃完我们就走吧,我还有事情要忙,没有时间在这里陪你。”

    艾梦有些不情愿的起身,可是却也没有办法,她知道莫言柯说的话是不会改变的,她也知道一旦是那个男人决定的事情,那么她没有回旋的余地。

    可是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为什么很多事情到了身不由己的地步了。

    莫言柯送艾梦回到别墅就走了,只是简单的交代了一下,早点睡。然后匆匆的离开,艾梦只是苦涩的笑了一下。她现在是以什么身份呢,摇了摇头,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打了个电话给小乐,可是小乐那边有些吵闹,估计是在酒吧。

    也没说几句就给挂断了。

    艾梦深深的叹息了一口气,现在这种生活简直是水深火热,这种豪华的别墅,似乎就是个牢笼。仿佛囚禁了她一般,她想要出去,可是她却无法出去。

    她还能有选择的余地吗,她还能像个小鸟一样的自由飞翔吗,看着这些一排拍华丽的衣服,鞋子,包,或许以前,她看到这些会开心,但是现在,她甚至觉得这些都是在裸的挑战她的底线。

    拿了衣服,去到浴室,好好的洗个澡,或许一切就会忘记了,什么莫言柯啊,什么杂七杂八的,都会烟消云散。

    她不想要睡那张床,于是弄了条被子,去了沙发,她不敢睡在那张床上,她害怕只要睡在那张床上,就会想起昨天的一切不愉快,想起他掐着她的脖子,然后对待她就像是对待那些公关小姐一般,她觉得是耻辱的。

    幸好这个男人家里的沙发够大,可以让她好好的睡上一觉,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正常的在正常的时间点睡觉了。

    其实前段时间,她的精神一直都高度紧张的,只是睡几个小时,她甚至都没能好好的睡着。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