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梦宿扬 作品

第40章 40诱饵

    莫言柯在楼下等了很久才离开。 有些烦躁的拉扯了一下身上的领带。抽了一根烟,他很少抽烟,但是今天却十分的烦躁。

    那一天之后,艾梦觉得生活平静许多,至少没有看到让人心烦的人了,这算不算是一件好事情。

    “梦梦,你什么时候休息啊,后天就是大学报名的日子了。”

    “那个,小乐,其实我没有考上a大,只是一所不入流的学校,我不准备去了,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不是很乐观,我没有多余的时间。”

    康小乐一时之间突然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最近几天她看到那丫头的时间都很少,基本上晚上等她下班的时候,她在工作,早上她们见面的时间也很少。

    “梦梦,你的成绩应该能考上a大啊,我记得当初考完的时候,我问你,你说应该没有问题的啊。”

    “是啊,当是我也觉得我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可是我没有考上去了,没事了,不用担心,就算不读,也挺好的,现在这种情况,哪里来的钱读书啊。”

    “梦梦,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你是不是因为钱,钱没关系,我这边可以拿去,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的话,大不了你写个欠条,以后还给我不就好了。”

    “小乐,不是这样的了,没考上a大,只是一个不好的学校,我不太想去,等过段时间我稍微有点钱了,我不在便利店那边工作了,然后去报个夜校,也一样的了。”

    这一天早上,因为这件事情,大家的心情都不是很好,艾梦出门的时候,康小乐还坐在那边发呆,早餐也没有吃,只是傻傻的坐着。其实艾梦心里挺内疚的,但是有些话她始终不能说出口。没有错,确实是因为钱,小乐帮助她的已经够多了,她不能在那么自私了。

    每个人都有选择未来的权利,或许她就是给自己选择了一条不是很顺利的路,但是她不会后悔,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后悔的权利。

    那个男人找上她的时候,她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她的手上还有莫氏的股份,对于这种人,自然是不可能放弃扳倒莫言柯的机会。

    “艾小姐,好久不见,我想你应该还记得我吧,怎么样,我们聊一聊吧。”

    “对不起,我还有事情,赶时间,没有时间和你聊一聊。”艾梦不喜欢这个男人,直觉告诉她,绝对不是什么善类,就好像莫言暖一样,那个女人也是个尖酸刻薄的主。

    可是莫言哲却挡住了她的路。艾梦有些不耐烦,”莫先生,我想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好说的,你也知道,我对你来说没有多少的利用价值,如果你是想要打我手里那个股份的意思,那么我也劝你,别白费心机,我只有5,你要是想要得到更多,我这个5没有什么好稀罕的。”

    莫言哲却突然的笑了,“艾小姐说话,可真是一点都不留情面啊,你是觉得今天我找你来是来和你说股份的事情吗,那你可真是错了,那股份,我一点也不稀罕,再说了,我要是想要和我那个弟弟斗,我自然有别的办法。”

    “那你今天找我来想要和我说什么,不会是告诉我,你闲的很无聊,然后找我聊一聊,这话我可不是很相信的,”

    “艾小姐果然是聪明,我就是喜欢和聪明人说话,你想不想知道关于你爸爸的事情。”

    这句话绝对是诱饵。

    莫言哲是什么人,尽管在股东大会上输掉了自己的权利,但是莫远翰没有死,他想要的东西可不止是莫氏这么点东西,这肥肉总是越吃越香甜的。他之所以最近什么都没有做,不就想要看看,莫言柯到底有什么能耐。俗话说的好,放长线才能钓大鱼,这诱饵必须得强大。

    艾梦楞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她在思考这句话的真假,其实她以前是怀疑过,爸爸的死可能没有那么简单,如果只是单纯的出车祸,她觉得不太可能,当是警察那边给出的结论是爸爸开车的时候车道开错了,然后后面的车辆撞上来,才出的事情。

    可是这么多年来,爸爸开车向来很小心,虽然他们家以前有司机,可是基本上那个司机是负责接送她上下课的,爸爸都是自己开车出去的,10几年的老司机了,不可能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你是不是知道我爸爸为什么会出车祸。”

    “艾小姐,先不要激动,这下子我们是不是可以坐下来好好聊一聊了,你也知道,有些东西,我现在想要说可能以后就不想要说了。”莫言哲笑笑,然后打开车门就上车了。

    艾梦知道她其实不应该就那么冲动的坐上那个人的车子,可是只要是关于爸爸的事情,她就乱了,她的脑子就很乱。

    郊区的一家咖啡厅里,因为是早上,甚至看不到一个人,艾梦不明白为什么要选择在这种地方,那么多的咖啡厅,可是这里却是离市区差不多半小时多的路程。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

    “艾小姐,坐吧,想要喝什么不要客气,我请客。”

    “不用了,我不喝,麻烦你把事情赶紧的告诉我,我还有事情,等一下还要去上班。”

    “这人都来了,就好好的,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的,你也知道,这心里藏着秘密啊,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艾梦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但是她告诉自己,必须要冷静下来,现在她根本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是想要干什么,她必须要冷静,“莫先生,我想你也是个守信用的人,既然我人都已经在这里了,那么是不是有什么话,你也一次性说完呢,我想大家都很忙,就不用耽误时间了。”

    可是莫言哲却笑了,然后摆了摆手,说了一句,“不,不,我不忙,我一点都不忙,你难道不知道,我现在是个闲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