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梦宿扬 作品

第27章 27 他没给你想要的

    “喂,啊柯,啊柯,[email protected]!中文 ..com”任甜甜生气的直跺脚,谁不知道她任甜甜今天晚上是被莫言柯带来的,如今,他抱着别的女人离开,这叫她情何以堪。这个仇她一定会报的。

    “任小姐,要不你也你换身衣服吧。”

    “要你管,走开。”如今在这种场合之下,他莫言柯这么的对待她,她心里的气岂能轻易放下。

    艾梦有些慌神了,这是什么情况,“哎,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的。”

    “闭嘴,要是不想从这里摔下去,你大可以动来动去。”即便此刻身上脏乱的一塌糊涂,到处是什么奶油啊,果汁,但是莫言柯依旧隐忍着。

    宴会是在酒店举行,自然有很多房间,而此刻早就有人安排好了一切。莫言柯抱着艾梦进到房间,直接抱到浴室里,然后自己开始脱衣服。

    艾梦吓得就捂住眼睛,“喂,你干什么。”

    “又不是没看过,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莫言柯就是故意的,他本来不打算和她再有多少的交集,只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又遇见。

    她不是跟着莫言哲吗,居然还流落到这里当服务员,真是笑话。

    “我,我先出去,你洗吧。”艾梦脸红的连说话也有些结巴了,她不可否认,这个男人的身材却是是吸引人,倒三角的比例,简直是完美的,虽然他们之间曾经是有过肌肤之亲,但是那个时候却今非昔比,不一样的时间,不一样的地点。却是同样的人。

    “出去,我有说你可以出去了吗。过来,身上的衣服脱掉,给我洗澡。”

    “你,你凭什么。”

    莫言柯冷笑一声,“凭什么,你觉得是凭什么,怎么,我那个亲爱的哥哥,舍得让你出来这般受委屈,还是你没有满足他,不过,他居然也不嫌弃你是个二手货。”莫言柯就是故意的,就是故意说这些话,看着艾梦惨白的脸,他觉得心里才舒服。

    艾梦咬着嘴唇,从地上爬起来,忍着眼泪,跌跌撞撞的想要跑出去,却被莫言柯一把的拉回来,身体重重的撞击在乳白的瓷砖上,艾梦觉得脊背一阵冷,直冒冷汗。

    莫言柯却紧紧的掐着她的喉咙,让她大气都不敢喘息,如果不是后背传来的阵阵疼痛,她甚至以为自己快要窒息了。

    花洒下来的热水,氤氲的热气充满了整个浴室,艾梦甚至可以看到眼前这个男人有些发怒的脸庞,她害怕的闭起了眼睛,她是不是想自己死,如果是这样,她也认了。

    “给我睁开眼睛,看着我的眼睛。艾梦,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现在跟了莫言哲,就真的把自己当回事了,怎么,莫言哲舍得让你出来当服务员,要是你觉得他不好,我倒是不介意在接受你这种被人玩过的人。我就委屈一下自己。”莫言柯冷笑了一声。

    “莫言柯,你混蛋。”委屈的泪水,瞬间止不住,她一直以为她很坚强从爸爸离开后,她哭过,难受过,可是她觉得她熬过去了,可是如今当这个男人说出这般话的时候,她所有的坚强都刹那间崩溃。

    “混蛋,这样子就混蛋了。”莫言柯冷哼一声。狠狠的吻了上去,身体压着艾梦的身体,紧紧的贴着,男性的象征却在那一刻昂扬起来,他承认她还放不下这个小女人,只是如今,全部剩下的恨意。

    脖子因为重力,让她根本就无法呼吸,更别说是说话了,脸色有些涨红,忍不住的干咳了几声。

    莫言柯突然松手,艾梦整个人摔倒在地上,如果不是背后的瓷砖墙壁,她觉得整个人会被抽空,然后摔死。捂着脖子,努力的让自己恢复恢复平静。

    莫言柯有些粗暴的脱下艾梦身上的衣服,一把的甩到一边,然后不顾艾梦的挣扎的一把的把她丢在床上,白色的大床因为身体的嵌入,白色被单有些乱七八糟的。

    “你。”艾梦觉得自己此刻什么都没有缓过来。身体就背重重的压下。“你走开。”

    “走开,我走开了,你是要回到莫言哲的身边去啊,怎么,忘记不了他,不过我看他这对你也不怎么样吧。都能让你出来放服务员。真是笑话啊。”

    男性的身体突然的压下来,却让艾梦想起了上一次的时候,其实那一次,她没有多少的印象,几乎是回想不出什么事情来,只是唯一能想起的是那天起来看到的他,可是如今,他们以这样子的方式,她甚至都没想好怎么面对这个男人。

    老天爷这是在和她开玩笑吧。

    “怎么,还在想着那个男人,还是她不能让你满足。”裸着的身体,此刻彼此都是紧密的,艾梦即便觉得自己是个孩子,但是有些事情她似乎是过早的经历了。

    她不知道她这个人生是该庆幸,还是该哭泣。

    她觉得她是有些抗拒他的吻的,可是她却无法抗拒莫言柯的,她觉得自己犯贱了,觉得自己沉沦了,可是却无法自拔,她不知道她是被强迫的,还是自愿的,眼睛有些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嫩黄的墙纸,她觉得在眼前浮动,甚至看到了爸爸的身影。

    “怎么,还舍不得起来,是想再来一次。”

    艾梦强忍着想要流下来的泪水,咬了咬嘴唇,起身,想要找衣服,可是那身衣服早就湿透了,那身衣服上还乱七八糟,身上捂着被单,她这样子是绝对不能出去的。

    莫言柯看了一眼,随意套了一个睡袍,倒了杯红酒,就坐在沙发上了。

    艾梦咬着牙齿,她实在不愿意开口,可是却没有办法,这里不是她的地方,她今天的身份也不对,一个服务员的身份,不能要求什么,“那个,你能不能,我的衣服不干净了,我想你能不能帮我找一套衣服。”

    莫言柯没有说话,只是品着红酒,身上的睡袍还敞开着,露出里面还是小麦色的肌肤,艾梦知道自己这眼睛是不能往那里看的,可是没忍住。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