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梦宿扬 作品

第26章 26 乡巴佬也配

    可是她不会知道,老天爷或许把一切都算计好了,就好像现在,世界本很大,却总是会在适当的时间,不经意的出现。.

    “你就是小乐介绍来的艾梦吧,进来吧,我先带你去换衣服吧。”莫微笑着说道、

    “嗯,我就是艾梦,你就是莫姐吧,小乐和我说过,说你人很好呢?”艾梦甜甜的笑道,小乐那丫头可不是一次两次的和她说过,这个莫姐人很好。

    “你应该和小乐年纪差不都吧,你们怎么都这么小就出来打工,小乐也是个苦命的孩子,你们啊,哎呀,好了,进来吧,进来换衣服,慈善宴会快要开始了,等一下,你的任务就跟着外面那几个人,因为你是第一次,你就跟着他们吧,然后其他的也没什么,就是给客人端点酒。”

    “恩恩,好的,莫姐,你就放心吧,我绝对会做好的。”艾梦笑笑的说道,看着外面已经有些忙碌的人们,她咬了咬牙齿,这份工作绝对是要做好的,她似乎没有退路了,爸爸的离开,她即便心里痛到要死,但是却也只能咬着牙齿坚持。

    她知道,艾家就剩下她了,而他绝对不能辜负爸爸给予的希望,艾家的别墅背刘美玲父母变卖了,她必须要努力赎回,那个地方是爸爸曾经努力买下来的地方。而她不能失去家。

    “你是小乐带来的人,我自然是放心的,没事的,不要紧张,凡是都是有第一次的,习惯了就好。”莫微是什么人,有些东西一看就知道,其实之前康小乐介绍的时候,她就有些知道了,艾姓在本市里不算多,而且前段时间,艾正松为自己的女儿举办生日宴会,邀请了那么多上流社会的人,她当时也是带了一帮大学生去那里兼职的。

    只是物是人非,很多事情转眼发生了变化,才多久的时间,艾家就变成这般样子,心里有些叹息了一口气。

    艾梦笑着离开,拿起了一旁的酒水盘子,往里面放了几杯红酒,转身没入了人群里,慈善宴会的主场在另一边,而这边是自助的宴会。

    门外引起一片轰动。

    艾梦转头去看,却看到门口进来的人,突然有些慌乱了。是他,手里端着的红酒,突然之间晃动了一下,她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艾梦,想什么呢,宴会那么大,再说了,她今天打扮成这个样子,只要不是很仔细看,应该是不会认出来的。

    事到如今,她根本没有退缩的地步,这份工作她很需要,眼下的情况,她似乎没有办法去选择。

    莫言哲确实是个适合这种场合的人,身上的西服,穿在他的身上,仿佛是王者一般,只是挽着他臂弯的那个女人不正是这段时间红的发紫的模特任甜甜吗,那个女人穿着拖尾抹胸的晚礼服,黑色的礼服,深v的设计,裸空的背部,要臀有臀的,深深的,估计会是所有男人都喜欢的。

    莫言哲也喜欢那样的吧。有些有些莫名的心里难受了一下。

    慈善宴会里出入的基本上都是上流社会的人,她曾经也陪着爸爸来过这些地方,只是如今身份换了一种,想想真是有些可笑。

    她小心的出入在人群中,时刻注意着人群里耀眼的他,她尽量避开那个方向。

    “我说你这个服务生,不长眼睛啊,你这红酒是怎么端的,你弄到我身上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不小心的。”艾梦没有看清楚此刻奚落她的人是谁,只是知道自己刚才一个走神,不小心撞到了人,手中端着的红酒不小心洒到了人家的衣服上。

    低着头,暗自咬了一下嘴唇,这下子糟糕了,一直在祈祷,千万别出什么事情。今天可是她第一天上岗,可别出什么幺蛾子啊,不然还真是出大事了,要是拿不到钱该怎么办。

    这心里嘀咕着,实在有些不情愿的抬起头来,“对不起,这位小姐,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是我不小心的。”艾梦一脸的歉意,只是却。

    “对不起,你说一句对不起就好了,你知道不知道,我这身衣服可贵了,可是限量版的。”

    “那个真的对不起,衣服弄脏了,我帮你拿去干洗吧。”

    任甜甜一脸嫌弃的看着艾梦,似乎是在嫌弃一个垃圾一般,因为身高的差距,此刻在气势上艾梦就觉得自己矮了一截。

    “哟,我说,你知道不知道我这件衣服是谁送的,拿去干洗,你难道不知道晚礼服是不能干洗的吗,乡巴佬就是乡巴佬。真是没见过世面。”任甜甜一脸的气愤。身上这件礼服是莫言柯送的,自然意义不一样,现在被弄脏了,这心里多少有些不开心的。

    “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那你说,我怎么办才好,”

    “怎么办。我看你这种乡巴佬也是赔不起的。你这种乡巴佬也配给我干洗,可真是天大的笑话。”

    “实在是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艾梦再一次道歉。

    只是人家转身就走,艾梦还以为是那人不计较的,只是,原来女人嫉妒起来真是很可怕。

    莫言柯也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种时候,这种场合,遇见,真是可笑吧、

    艾梦端着酒杯,却没想到脚下突然被一绊,拿在手上的托盘突然摔了出去,整个人往前摔去,却一头撞上支架台上的柱子,那些架子上摆放的点心,盘子,全部摔了下来,就在艾梦觉得自己这下子要头破血流的时候,发现等待了片刻,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莫言柯是以这样子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此刻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却没有想到现在的姿势是有多么的暧昧,她的身子几乎整个背他按在地上,她身上的衣服倒是没有多少被弄脏,只是莫言柯倒是有些惨了。

    “莫总,你没事吧。”

    “啊柯,你怎么样了,你怎么那么傻啊,干嘛要上去啊,那个乡巴佬刚才还弄了我一身红酒,你看看,我这个衣服还是你送给我的呢,都被弄脏了。”

    莫言柯只字未提,只是突然的抱起还有些不再状态的艾梦,转身上楼。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