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梦宿扬 作品

第24章 24 贪得无厌

    艾梦跌跌撞撞的离开,却发现,根本就没有车子离开。 一个人走出好远,等到回到市区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都已经是7点多了,好几天未进食,让她的胃有些痛,她从小到大身体一直以来都不错,因为爸爸把他照顾的很好。

    没有胃病,因为她的一日三餐都很丰盛,只是爸爸离开了,再也没有人会对她说,记得按时吃饭。真是可笑啊。

    她不想回去那个地方,那个地方充满爸爸和她的一切回忆,她害怕一个人独处,只要天一黑,她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她就会恐惧。

    康小乐从酒吧里上班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艾梦像个可怜的小孩一样坐在她的房门前,看上去是那么的弱小可怜。

    如果不是沈洛那个混蛋,她晚上肯定不会去上班,说什么请假那么多天,晚上要是不去,明天就给她开除。他这是裸的威胁,气得她在那里骂他,但是这个男人却笑笑的离开。然后她一下班回来,就看到艾梦眼角挂着泪水,左手的手背上一大片的淤青和鲜血凝结后的深褐色,头发乱糟糟的,样子有些狼狈,身上的衣服也有些脏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梦梦,你这是怎么了,赶紧起来,快到屋子里去。”康小乐认识艾梦三年,第一次见到她如此狼狈。

    “乐乐,你回来了。”

    “赶紧先起来,我们先进去。”

    看到康小乐的那一会儿,本来已经不流的眼泪,瞬间又流了下来,仿佛是所有的委屈都在此刻宣泄出来。

    身体因为长久的蹲坐,双脚已经有些麻木了,刚站起来,整个人就站不稳,有点晕倒的趋势,如果不是身边的康小乐扶着,估计整个人要倒下了。

    “梦梦,你这是怎么了,你先坐着,我给你去拿杯牛奶,你看看你的脸色那么苍白,是不是晚上没有吃饭,我马上去给你做饭,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我去拿我的衣服先给你穿着。”康小乐一直是个敏感的人,纵然不是很清楚,此刻,梦梦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短短数日。但是她觉得现在不是问的最好机会。

    艾梦点了点头,“那我先去洗个澡。”

    “恩,好,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吧。”

    “恩,可以。”艾梦有些虚弱的说道,身体里似乎被抽空了一样,脚踩在地上的感觉都是虚软的。

    康小乐忙碌的在厨房弄着,在梦梦洗澡之前,强逼着让她喝下一杯牛奶。看和她嘴唇发白,似乎是滴水未进。

    艾梦进去之后,扶着浴室的墙壁站了好久,以缓解头晕的症状。看着镜子里惨白的自己,她苦涩的笑了笑。

    匆匆的冲了个澡,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才感觉好了许多,至少不像刚才那般虚软了。

    出来的时候,艾梦就看到小乐在厨房忙碌,异径能够闻到一股香味,小乐的厨艺她是遮掉的,之前两个人刚认识的时候就尝到过,如果和小乐相比,或许她该是算幸运的。

    “洗好了啊,赶紧来这边,我给你煮了一碗面条,这几天我不在家里,冰箱里没有多少的食物,就先将就着吃一些。”康小乐端着一碗面条放到餐桌上。

    或许是真的许久未进食,然后因为刚才喝了一杯牛奶,又洗了个热水澡,现在舒服许多,本来没有什么胃口,现在却看到这一碗面,觉得肚子好饿。

    “慢点吃,要是不够的话,我在给你煮一些。”

    “恩,够了,不要了。”艾梦摇摇头,肚子已经很饱了,在吃下去可是要撑着了。

    吃过之后,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开着电视,却没有人真的仔细看着电视里究竟在放着什么。

    最终还是艾梦先开了口,“小乐,我。”

    “没事,要是不愿意说,那就别说了,我看你脸色也不好,今天就住在我这里吧,这么晚了,就算是想要回去也没有车了。”

    不知道为何一听到这话,眼泪就控制不住,”我爸爸死了,就在前两天,艾氏破产了,现在的公司只是个外壳,剩下的是等着被人收购,我一个人不敢睡觉,一到晚上,只要天一黑,呆在房间里,就会害怕,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生病了。”

    康小乐即便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却也不知道原来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刘美玲和刘乐乐那两母女卷走了公司几乎全部的资金,你说可笑吧,这么多年,她们在我们家吃好的住好的,如今却换来这般如此,小乐我真的好怕。”

    那一个晚上是艾梦睡得最好的一个晚上,梦里没有噩梦,也没有半夜惊恐的醒来,起来的时候,小乐已经做好了早餐。

    “起来了,过来这边吃点东西,你看你这两天瘦成这样子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康小乐只字未提,不是不想说,而是怕说了,让梦梦伤心。

    “恩,好,那我先去洗把脸。”

    艾梦只是没有想到,贪得无厌往往是人的本性,刚吃完早餐,就接到电话,是法院打来的,说艾家别墅要被拍卖。

    匆匆赶回去,却看到一大群的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房子为什么要被拍卖。”

    “艾小姐,你父亲曾经以公司的名义在银行欠了一笔钱,现在你父亲的公司倒闭,你父亲死亡了,没有担保了,我们自然需要用这间房子来抵押,不过我看啊,这房子还不够抵押那笔巨额的钱吧。”

    “什么钱,我怎么都不知道。”爸爸从来没有说过这间事情。

    “这是你父亲公司的印章,还有和银行的签署合同,这经手人是刘美玲,这刘美玲是你父亲的小老婆,但是这现在人也找不到,银行那边又那么做,我们也只是分工办事。”

    呵,刘美玲,又是那个女人。

    “这个房间抵押之后,还需要支付多少的钱。”

    “200万。”

    “好,那我现在可以去拿点东西出来吧。”

    “这个当然可以的,但是你拿出来的东西,我们也必须要检查。”

    艾梦只是机械性的点了点头,可曾想到,有那么一天,她会从天堂掉入地狱。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