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梦宿扬 作品

第20章 20 没有别的选择

    莫言柯再一次回来的时候,是北京时间的7点,去美国的一个星期,他忙碌的奔波,[email protected]!中文 ..com

    机场大厅外面,沈洛和方宇承双双来接机。“莫少爷,你可真是面子大,看看我们两个人放弃温暖的温柔乡来这里接机,是不是应该要感动一下。”

    “少来,又准备欠揍了是不是,我交代的事情办好了没。”

    “放心,你交代的事情,我们两都好好的做,只是。”他们不知道艾梦手里的5的股份算不算是一个意外,艾梦这个女人,他们不是不知道,只是却没有想到,她居然会选择站在莫言哲那边,那姑娘不知道如果啊柯知道这件事情会怎么办。

    “只是什么,出了什么差错。”

    “没什么了,只是你离开的一个星期,莫氏两兄妹还是比较不安分的,反正上次的股东大会延迟到后天下午,我想也好的,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准备。”沈洛转了话题,有些东西他们是旁观者,他只知道艾梦那个姑娘和啊柯有点交流,但是不知道阿柯究竟是怎么想的。而他们毕竟是旁观者,有些话没有必要说的那么直白。

    爸爸葬礼的第三天,外面下起了雨,倾盆大雨,8月份的天气变化无常,早上是烈日当空,却在下午的时候下起了大雨,爸爸似乎是做了所有的安排,那张她一直使用的银行卡里里面存着将近一千万的存款。

    看着卡里无数个0,红了眼眶。她从小就是个不缺钱的孩子,爸爸从小给予的东西都很多。是不是爸爸一开始就预料到了今天。

    艾氏企业虽然不大,但是对于她来说,她是吃不消的,支付了那些员工的工资之后,她整理了一些资料,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关掉这一切,即便这一切曾经是爸爸辛苦了大半辈子的。

    只是她没有想到,会有人迫不及待的想要吞下艾氏,莫言哲带着合同出现的时候,艾梦笑了,“莫先生,看来真是迫不及待啊。”

    短短数日,她仿佛看尽了一切,脸上依旧带着笑容,只是平淡的看着上面的合同。

    “莫先生,你确定你是要出这样子的价格买了公司。”

    “是的,这笔钱,我想对于艾小姐来说是救济吧,所以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对你绝对是没有害处的。”

    “放心,合同我会签的,你也知道,我现在缺钱。只是莫先生似乎有些着急了,我父亲刚过世,我想我现在不适合卖掉他一生的心血。我还有事情,先走一步。”

    她不喜欢虎视眈眈的人,更不喜欢有人不给她留后路。

    艾梦站起身子来准备离开,手臂却被狠狠的拉住,“艾小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别以为我不知道艾正松那老家伙把那个东西转到了你的名下,当然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希望你在后天下午2点准时出现在莫氏,当然到时候我会派人来接艾小姐的,到时候带上你那东西就好,其他的我已经说完了,这份合同也先放在这里,什么时候觉得想签了,就打电话给我,如果你不想艾正松生前的一切被毁掉的话,我想你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手臂被那个男人捏出一圈红,可是却感觉不到痛意。

    此刻她应该怎么做才好,有没有人来告诉她此刻她应该怎么办才好。

    莫言柯回来之后,一直在准备着后天股东大会,却是忘记了艾梦,想要联系,却发现打去的电话是关机,之后也因为太忙,倒是忽略了这件事情,只是他从来不曾想到,那个看上去单纯可爱的小丫头,有一天会在那样子的场景遇见。

    “啊洛,我要的资料都准备好了吧。美国那边,你也联系好了吧。”

    “恩,联系好了,宇承也已经派人来了,,莫言哲那个家伙阴沉的很,指不准会耍点手段。”

    “恩,我知道了,这两天辛苦你们了,晚上一起吃个饭。”莫言柯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就好像当年被丢到没过,一个人在华尔街的大街上被那些洋鬼子欺负的时候,他都没有放弃。

    早上的时候,却收到了来自a大的录取通知书,或许真是一个笑话,之前填写志愿的时候,她是想着近一点,这样子就可以让爸爸经常看到自己,周末的时候也能经常回来,所以放弃了省外的大学,而是就近选择了a大,只是眼前的这张录取通知书,却晃了她的眼睛,如果爸爸还在,爸爸应该会很开心。

    高中的时候,她的成绩不差,或许是遗传了爸爸聪明的智商,就算她不是很努力,但是成绩一直不算是差的,考个本科是没有一点问题的,但是当时想到能稍微离家里近一点,但是a大的大学当时的录取线是高的,所以考前的那段时间,她还是很努力的。

    只是手里的这张录取通知书,此刻变得那么的沉重,

    关了好几天的手机,一开机,全部都是康小乐的未接来电和短信,小乐为了赚钱,前几天去外地接了一个活动,这件事情她是知道的。

    “死丫头,怎么关机了,怎么回事。”

    “我还有一天就回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不 回电话,不回短信。”

    她没有一一点开,却是数十条几乎这样子的话,是不是此刻只剩下了康小乐,她输了全世界。

    她点开信息,回复了一句,我没事,等你回来再说。然后删除了短信,把录取通知书藏进了包里,然后就准备出门了。那个男人说过,就算她不去,他也会有办法。与其被要挟,宁愿自己去。

    爸爸没离开之前,家里有司机,爸爸走了,艾梦把家里所有的佣人和司机都解散了,爸爸离开了,似乎没有理由这般样子了。她也不是什么大小姐了,只是空有这一切。却今非昔比了。

    眼角有些湿润,她吸了吸鼻子,握紧了手里的文件袋,装进了背包,爸爸,我不知道做的对不对,但请你不要担心。梦梦一定会好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