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梦宿扬 作品

第19章 19 人去楼空

    只是傍晚回到家的时候,却接到了来自医院的电话,说爸爸出车祸了,现在人正在医院抢救,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人可以那么慌乱。 只是等她赶到医院的时候,却是来不及见爸爸的最后一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夜之间偌大的公司资金全部被掏空。

    “对不起,艾小姐,我们已经尽力了,你父亲送来的时候已经伤势严重了,脑出血比较厉害,所以我们已经尽力了,请节哀。”

    “不会的,你们骗我是不是,医生我求求你,救救我爸爸好不好,我只有爸爸了。”

    眼前一黑却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一次醒来却是在医院的病床上,窗前站着一个男人。

    “你是谁。”

    “艾小姐,还记得我吧,怎么样,昨天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淡然你可以不答应,但是你父亲这件事情,我想你也难以处理吧,你父亲一死,艾氏企业也就面临破产了。”莫言哲也是个不折手段的人,昨天回去的时候他终于想起来了。

    眼前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人,和自己家那个弟弟还是有着很深的接触的,看来。

    唇角勾起一抹笑容。这一仗他要赢,莫言哲,你没资格和我斗。

    “你出去,出去啊。”艾梦拔掉手上的输液,情绪有些激动地拿起一旁的东西砸向这个男人。“你给我滚出去,滚啊。”

    “艾小姐,我希望你能考虑清楚,今天我就先走了,这张名片你拿着,想好了,你就打电话给我。我相信就算艾正松死了,但是他绝对不会亏待了你这个宝贝女儿的。当然我相信你很快就知道了。”

    那个男人走了,艾梦却有些难过的跪坐在地上,究竟是怎么了,为何要这般如此,前几天她还是个快乐的,温室里的花朵,是爸爸把她呵护的太好了吗。

    或许是屈从了现实,撞爸爸的司机找到了,只是当时的情况,从监控来看,双方都有过错,或许不能怪谁。

    爸爸的葬礼就被安排在之后的一天,艾家出事,似乎所有的人都生怕她纠缠,或者开口借钱,所有的人都选择了回避。

    艾梦站在艾正松的墓前,第一次觉得人生真的可悲,那些前几天还在他们家进进出出的人,那些平日里总是巴结着他们的人,转眼之间,艾氏出事了,爸爸死了,一个个的就好像是怕惹到什么事情一般,仿佛消失不见。

    真是悲哀啊。

    最可笑的是,连那些亲戚,爸爸的亲生哥哥,却也在那般时候冷嘲热讽。

    那一天下雨了,或许是连老天爷都在哭泣。

    回到家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和离开之前一般,只是却再也回不去了,楼上刘美玲和刘乐乐的所有一切东西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搬走。

    爸爸的房间和以前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房间有些凌乱,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小偷,但不是的,能有这样子行为的,除了她们母女没有别人。

    她不是不知道,这次公司会出这么大的事情和刘美玲这个女人脱不了干系,她发誓,她一定会替爸爸报仇。

    她只是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床前唯一一张爸爸的照片,似乎像是唯一的寄托了。她拿着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只是房门上锁了,虽然觉得奇怪,却也从包里掏出了备用钥匙。

    这是多年的习惯了。

    几年前,刘乐乐的到来,艾梦觉得不是多了个姐姐这么简单,那个时候凡是她有的东西,她都要抢着要,她记得她生日的时候爸爸送给她一个小熊,结果放着第二天回来的时候小熊莫名其妙的被剪破了。

    那个时候起,她就习惯了锁门。

    这两天她不知道是哭的多了,还是怎么的,发现似乎流不出眼泪来了。

    如果不是床头柜上的那封信,她甚至怀疑,爸爸是不是早就做好了打算。

    “梦梦,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爸爸或许已经离开了,傻孩子别伤心,爸爸不希望你哭,爸爸只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生活下去,爸爸其实很早就知道了刘美玲试图想要掏空公司的资金,只是我以为她会改正,却没有想到会那么的变本加厉,只是当我真正去阻止的时候,却来不及了。

    艾氏可能要毁在爸爸的手里了,但是爸爸已经在你的卡里打了一笔钱,那笔钱足够你支付给那些员工的工资,公司若是撑不下去,那么就算了,你年纪还太小,爸爸不希望你遭受这样子的事情。另外,爸爸给你开了一个账户,里面的一些钱是给你出国使用的,或许这是爸爸最后能为你做的了,爸爸的小公主,爸爸对不起你,从小让你没了妈妈,本想一辈子都让你做个快乐的小公主,只是爸爸做不到了。

    这几天或许有人来找你,但是你千万不要妥协,你手里有一份股份,是莫氏公司的股份,一直以来,这件事情是个秘密,这份股份是当年的一个偶然,是你妈妈临死之前交给我的,你一定要坚守住。

    最后,爸爸唯一的遗憾是没有看到你美丽的出嫁,希望我的宝贝女儿快快乐乐的。

    最后的署名是爱你的爸爸。

    艾梦不知道此刻她该是什么样子的心情,她也不知道原来不是哭不出来,只是哭的多了。那份档案袋里装着的是莫氏企业5的股份转让书,不知何时上面的受益人已经变成了她的名字,爸爸是不是一直在等着她18岁成年。

    突然之间她觉得慌乱了,是不是那个男人想要的就是这个,从口袋里摸出那张被她弄的有些发皱的名片,是昨天从医院里顺手带出来的。莫言哲,也姓莫,而手里的这份股份也是莫氏的,会不会。

    那个人这么的迫不及待,会不会是。

    突然脑子里一阵空白。捂住脑袋,抱着身子,她觉得浑身冰冷,她慌了,从来没有这么慌乱过,事情为何变成这个样子,她究竟应该要怎么办才好。从来没有这么茫然过。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