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梦宿扬 作品

第12章 12 不是你能惹的

    本来准备上楼的脚步突然的就停顿了下来,眼睛里越来越深邃。

    艾梦因为上次进来过一次,所以这次算是顺利的进来了,因为康小乐在这里上班,所以倒是方便了。

    酒吧不算小,要找一个人不是很容易,但是舞池就在那里,刘乐乐那个样子实在太惹眼了,因为小乐有说过,她一直在那边跳舞。所以轻而易举的找到了。

    只是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的是吓一大跳。

    刘乐乐虽然平时也有些露,但是这真的是太露了,虽然酒吧里是热没错,但是这身上的衣服穿的未免也有些少了。

    身上的上衣已经被脱掉了,只剩下一个内衣,发育成熟的她,半个胸部都露在外面,身下那条短的不能在短的小短裤,好像一蹲下就会看到屁股。

    穿的那么火辣,在那里大跳艳舞,那些靠近在她身边的男人,甚至摸上她的胸部,她仰着还妩媚的笑笑。

    艾梦按了几个快门,直接弄成十连拍,这种画面可不是天天能看到的。艾梦这心里内心澎湃啊。

    如果说以前放任他们母女对她嚣张是因为艾正松的关系,那么现在他就无所顾忌了。

    就算爸爸要找也不该找这么个人。

    舞池里人太多,艾梦想要挤得进一点,却因为一不小心,撞上了人,连连说对不起。

    莫言柯皱了皱眉头,心里想着怎么那么笨,这样子都能摔倒。

    艾梦觉得如果不是自己摔倒,估计不会让刘乐乐看见的。但是最后的最后,结果还是让她看见了。

    刘乐乐看见艾梦的时候,眼底里闪现过一丝惊慌,但是随即恢复了正常。走到艾梦面前,看着她,“你来这里干什么。”

    艾梦扬起脸蛋笑了笑,“怎么,你能来,我就不能来,我只是心疼我们家的钱,想要来看看,你到底是花了我爸爸多少的钱。“艾梦脸上带着笑,声音里却冷酷到极致。

    莫言柯本来想上前,在听到那个话的时候,脚步顿了顿,这丫头有点意思。

    刘乐乐双手抱胸,看着艾梦,却突然的笑了起来,“艾梦,你觉得你这么做,我就会害怕吗,我告诉你,我怎么花,那是你爸爸给我的,我妈妈嫁给她,怎么,给点钱就舍不得了,让你这个女儿来讨吗?”艾梦就算算准了她母亲和艾正松之间的关系,所以才会这么的说。但是她不会知道,有一天,她的赌注也输了。

    “好啊,你是该不用害怕的,都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脱得那么光,我看啊,这钱是不缺的,多睡几个男人就有了,这身材啊,确实有料,你看看,你身边的男人都垂涎欲滴了,看来你晚上不会寂寞了。”

    艾梦句句讽刺。

    “你,艾梦,别在这里给我嚣张,你以为你晚上能出的去这里吗?”刘乐乐一招手,伸手好几个男的突然就涌了上来,把艾梦团团围住。“艾梦,你还真是大胆啊,一个人跑来这里,看来我是该给你点时间哭泣一下吧,免得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

    “你想干什么,我可告诉你,你要是对我怎么样,我爸爸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那你大可以放心,我当然不会让他知道是我干的。”

    艾梦不说话,努力的让自己保持镇定,那么几个男的围着她,说不害怕是假的,现在她就期盼着,小乐能看到,然后解救她。

    紧握着拳头,她都能感觉到自己手心里在冒汗。刘乐乐那种人,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谁说她是一个人来的,梦梦,我不就去上了个厕所,你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要跳舞,也和我说一声。”莫言柯亲昵的搂着艾梦的腰身,还宠溺的模了几下她柔顺的头发。

    “又是你,你又想英雄救美啊,上次生日会,这个仇可还没有报啊。怎么这次又来逞强。”刘乐乐自然是不认识莫言柯的,毕竟他刚回国,这里并不是他的地盘。所以刘乐乐并没有放在心上。

    “是我又怎么了,她不是你能惹的。”

    说这话的时候,莫言柯语气冰冷,刘乐乐一愣,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毕竟刚才狠话都说了。“艾梦,你行啊,找了个男人,就以为了不起了,还真的以为就能脱身了。”

    几个男人突然的靠近。莫言柯突然一拳,一脚踢开一男人。

    现场突然的就乱了,舞池里女人的尖叫声突然的响起,艾梦觉得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这个男人在为她出头。

    刘乐乐一个着急,突然拽着艾梦就给了一巴掌,因为有些没站稳,脚一崴就摔倒在舞池里。

    沈洛其实早就知道楼下的情况,暗夜蔷薇不单单只是个酒吧,酒吧只是个幌子。楼上一个房间监视着底下每一个角落,自然不会错过这场好戏的。

    本来没打算出面,但是酒吧毕竟还要营业,不允许有太多的人闹事。

    不知道从哪里迅速冒出来的保全,一下子包围了刘乐乐他们几人,训练有素的像个特种兵一般。

    “阿柯带着你的女人上楼去,别影响我酒吧的生意,这里我处理就好了。”

    “恩。”莫言柯轻轻的拉起还在地上的艾梦,看到她可能是腿有些扭伤了,直接抱起,却在离开的时候,附在刘乐乐耳边说了一句,“别碰你不该碰的人,你会付出代价的。”

    声音不大,却说得恶狠狠。艾梦也听见了,只是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她知道她不该和这样子的男人有什么关系的,但是命运就是爱开玩笑,所有的一切一切都仿佛在那一刻搅和在了一起。

    她或许刻意的想要避开,可是却还是这样子的弄在了一起。直到以后她才知道,或许一切都是注定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