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梦宿扬 作品

第11章 11放荡不羁

    昨天晚上康小乐因为太晚,也就留在了艾家。<冰火#中文 ..com

    早上大家都起的晚,加上是暑假的缘故,所以基本上不会有人这么早起来的,尽管外面已经太阳当头照了,但是家里除了艾正松去公司上班了,其他人都还在。

    艾家并没有佣人,平时家里只有钟点工会在每个星期固定的时间出现,但是其他的时间是不会来的。

    艾梦一直有早起的习惯,就算是赖床,也只会是个把小时的时间,所以早上八点起来的时候,家里还是静悄悄的。

    去厨房里看看有什么吃的,却看到刘美玲还穿着睡袍,刚准备下来,看到艾梦,倒是并没有什么好脸色。

    艾梦在冰箱里拿了一瓶酸奶,倒是没把刘美玲看在眼睛里。家里已经在昨天晚上宴会结束之后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艾梦拿了两瓶,准备一瓶给康小乐,那丫头还在睡觉,也知道她很累,那么多的工作,难得可以休息,就不打算叫她了。

    “怎么,看到我也不知道打声招呼。”刘美玲就是看艾梦不爽,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后,她这心里就是不爽,昨天晚上那么多宾客,艾正松却都没有正面的介绍他们的身份,仿佛就是见不得人一样,她知道,艾正松顾虑艾梦的感觉。

    在家里甚至连艾正松都听艾梦的话,基本上只要她高兴的事情,他们就一定会去做的。

    “打招呼,你是对我说话吗,你是我的谁,我要主动和你打招呼呢,刘美玲,我可告诉你,前段日子,我不和你顶嘴,只是我不想让我爸难为,也不想让我爸觉得难过,但是,你也应该知道,我们之间不会相处愉快的,那些都是表面的。”

    “你,艾梦,你不就怕我告诉你爸。”

    “有什么好怕的,就算你去了,我还是艾梦,你以为我爸会因为你们母女放弃群我吗,别痴心妄想了,再说了,你压根没有那个胆子,每天好吃好喝的过着少奶奶的生活,出入那些宴会,身穿名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爱上我爸的钱了,不过没关系,这些钱啊,迟早还真的不是你的。”艾梦就是看到刘美玲不爽,真怀疑当初这个女人是不是给爸爸吃了什么迷药,才让她进了家门。

    “你,这叫什么话,好歹我也是你的后妈,不叫声妈,也总得叫声阿姨吧。”

    “是吗,阿姨,后妈,你可真是搞笑啊,我这辈子只有一个妈,现在在天上,怎么着想要做我妈,你也打算上天是吗。”艾梦说话一点都不留情面。拿着牛奶,仿佛只是个云淡风轻的说话。

    “你这个死丫头,别以为你这样子就想赶我们走,不会让你如愿的。”

    “是吗,那我倒是想要看看,谁能坚持到最后。”说罢,拿着牛奶,上楼。留下一脸愤怒的刘美玲。

    如果说4年前,她忍气吞声只是因为不想让爸爸觉得为难,但是现在4年后,她只是看不下去了,不想让一个外人来掏空艾家的钱。

    艾梦接到康小乐的电话的时候,倒是有些吓到了,因为这个时候是小乐上班的时间,这丫头忙着赚钱,是绝对不是在上班时间做别的事情的。

    “梦梦,出大事了,你猜我在酒吧里看到谁了,我拍了几张照片和一段视频,等下传给你看看。”康小乐那边有些吵,她已经尽量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去了。连她也吓坏了。

    “谁啊,你除了看到人民币会那么紧张,还能看到什么啊。”艾梦窝在床上做面膜。

    “我看到刘乐乐了,你绝对想不到,她放荡起来真是吓死人了,几乎半裸着贴在男人身上大跳艳舞啊。绝对是刺激啊。我看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康小了在那边兴奋的说道。

    “真的吗,那我赶紧看看。”只要是关于那两个母女的事情,艾梦觉得读能浑身充满力量。

    “恩恩,那你看看,要不你过来,她现在证玩的开心,暂时不会离开的,你家离这里反正也不远,打个车过来也快。我先上班,挂了。”康小乐刚挂完电话,一转身就看到一男人阴沉着脸看着她。

    沈洛本来无意偷听,只是这女人从刚才开始到现在已经说了5分钟多了,而且说说笑笑的,似乎很开心,看到她身上的衣服,是酒吧的工作人员,可是看她稚嫩的脸蛋,仿佛还没18岁。

    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个人。

    康小乐吐了吐舌头,“那个,麻烦让一让好吗?”她可不管这个人是是谁,重点是这个人挡住她的去路了。

    “你在这里上班,你有没有成年。”

    “我成年不成年关你什么事情。”康小乐侧了侧身子,就走出去了,心里却想着这人真是莫名其妙。

    只是她不知道很多事情就是这么的一次偶尔,发展到后面的事情。

    艾梦点开了小乐发的东西,虽然拍摄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却足以看清楚,那个脱得几乎半裸的女人绝对是刘乐乐。脑袋里突然闪现过一丝想法。然后迅速的扯掉脸上的面膜。

    下楼的时候,却看到刘美玲正准备出门,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艾梦先一步走出家门,现在没时间和这个老的斗,先把那个小的搞定才好。其实本不太愿意去那个酒吧,上次的事情之后,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但是这次的机会那么好。

    莫言柯到这里的时候,酒吧里正处于状态,走到另外一条专属通道,却无意识的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在四处蹿动,拿着手机的人不是那个艾梦,还能有谁。那丫头在这里干什么,上次的教训难道忘记了,上次要不是遇见的是他,估计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来。

    心里一阵的不舒服,虽然是会员制酒吧,但是现在有钱的人不在少数,能在这里办个会员卡来消费的人也多,就算是那些公子哥也每一个好。这丫头又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