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梦宿扬 作品

第5章 5五百小费

    却不知道这个动作对于动情的男人来说,那是致命的。.

    邪恶的抬起下巴,看到她眼睛里的那抹神色,在看到她嘿嘿的在那里傻笑,房间里的温度有些高,艾梦双手不安的扯着自己的身子。想要脱掉身上的外套,感觉好热。

    甜美的滋味似乎让人难以忘记,他不缺女人,但是却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在他的心里,除了她。

    但那是过去式,他从哪个阴影里出来了,就不想要回去。都说好马不吃回头草。

    眼前的女人仿佛勾起了他内心里最原始的愿望。他不是那种滥情的女人,但是却也不缺女人。就算不顶着莫家二少爷的身份,他依旧高高在上。

    艾梦哪里有这种经验,从小到大,像个公主一样被保护的好好,出入有司机接送,又怎么会接触这样子的事情。

    那是令人诧异的吧、

    这样子的女人仿佛是罂粟,带着无可救药的致命。。

    室内的温度仿佛剧烈高升。

    未经人事的艾梦哪里会知道,这种事情。

    “说谁呢,我好热啊,你走开了。”艾梦哪里知道身体的热度,并不是酒精充斥的热度,那是被人下药了,酒吧里到处都是这种事情,只是她看上去并不像是那种随便的小女生,身上的衣服还是那种小清新的样子。

    莫言柯有些想不明白了。酒吧这种地方来的基本上也都是那些不良少女,可是看着这丫头,怎么都不像是那种不良少女的样子。

    “该死的,你这个死丫头,被人下药了都不知道。”只要一想到,刚才如果不是碰上他的话,那么碰到的就是别人。

    对于艾梦这种刚尝的人来说,算是残忍了一些。

    若不是身上的酸痛,还有身边的这个男人,艾梦甚至觉得,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只是昨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脑袋里像炸开了一样,只要一想就有些头疼,但是看到地上散落的衣服,还有身上没有穿衣服,傻子都能知道昨晚上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好不容易从他的臂弯里出来,看到身上惨不忍睹的吻痕还有抓痕的时候,真是一脸的懊恼,这个男人真是属狗的吗,身上被弄成这么乱七八糟的。

    好不容易从那堆乱七八糟的衣服里面找到自己的衣服,真是暗暗的舒了一口气。

    手机里在小包里,一开,就看到无数个未接电话,无数条短信,都是康小乐的电话和短信,突然吐了吐舌头才知道,这样子完蛋了,该怎么去解释。

    匆匆回了一条短信,说昨晚上先回去了,然后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幸亏衣服的质量比较好,才不至于看上去那么破旧,不然回去,爸爸肯定要问了。

    突然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艾家别墅要为她举办生日宴会,而她是主人公。

    捡起地上乱七八糟的衣服,艾梦换乱的穿上,衣服有些凌乱了。也不管是不是皱巴巴的,穿戴整齐,看着床上的男人还熟睡着。

    真是造孽啊,她是干了什么啊,平白无故的和人上床了,她的第一次啊,爸爸从小教育女孩子要洁身自爱,现在都是什么事情啊。

    可是现在也顾不上这么多了。

    看看包里,身上只有600块现金,她是不缺钱,可是此刻没有过多的现金。想了想。拿出500放在床边的床头柜上,然后看了看钱包里的一百块钱,打个车应该是够了。

    虽然这男人很好看是没错了,但是在酒吧里遇见的也不会是什么好人,说不定还是一直男公关,这种事情可不能被传出去,要是传出去,那该多那个啊。

    带着乱七八糟,慌乱的心情偷偷的出了房门。现在真是没有第二条路了。

    打车回去的时候,大家也自然没有注意到她的回来,因为别墅里今天人来人往好多,大家都在为晚上她的生日宴准备着。

    她从后门进去,人还不算是多,但是却在进去的时候,看到刘乐乐一脸高傲的看着她。那种仿佛要从上看到下的感觉有些不好,艾梦皱了皱眉头,有些讨厌。

    从她的身边走过,却不料手臂被拉住。

    “哟,这不是艾家大小姐吗,原来乖乖女也会彻夜不归啊,啧啧啧啧,这身上的衣服是怎么了,怎么感觉是被人扯过一样的。”刘乐乐比艾梦大了2岁,生活圈子又是混乱的,有些东西稍微仔细一下就能看的出来。

    艾梦有些生气的扯掉她的手,“刘乐乐,你没资格用这种语气说话,别以为你真的就是艾家的人,你别忘记了,你姓刘,不姓艾,别妄想你不该得到的东西。”艾梦或许是只小白兔,但是小白兔也会有反击的人,只要人不犯我,她必定不会去招惹别人。

    “看来,我们的大小姐生气了。也对,你是有生气的资本,今天家里上上下下都在为你的生日做准备,看来你真是荣幸啊。”

    刘乐乐不是不知道,尽管,她也算是这个家的人,但是却从来没有被承认过,在外界看来,艾家只有艾梦一个大小姐,不曾有她的存在,她岂能甘心。

    好不容易抛弃了那个每天只会喝酒赌博的父亲,她想要的是荣华富贵,走进名媛圈的生活,再也不想要过那种每天都有人讨债,想要吃一顿好的都是奢侈。

    那简直不是人过的生活。

    “刘乐乐,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也别妄想你得不到的东西。”艾梦甩开她的手,走进庭院。“艾家别墅很大,哪怕是后门,也要走一段路程才能到。

    艾梦没时间去理会她,直接往里面走去。

    而这边,莫言柯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房间里哪里还有人,如果不是他昨晚上滴酒未沾,如果不是地上他自己散落的衣服,不是床上那抹妖艳的鲜红,他会觉得昨晚上可能是一场春梦。

    但是撇见床头那压着的500块人民币,黑眸里突然闪现过一丝危险的气息。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