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梦宿扬 作品

第1章 1虚伪

    如果我说,有一天我带着所有的骄傲回到你的身边,你会不会预留出那个位置等我。.

    如果我说,有一天我重新蜕变带着万丈光芒回来,你会不会还依旧记得曾经那个我。

    如果我说,我对你的爱依旧没有改变,你会不会还在原地等待。

    如果不是那些匆忙发生的事情,让她来不及思考,她甚至会以为自己就这么的平淡下去了,但终究不是。

    艾梦有一个梦,那就是希望有一天可以背着包,然后独自的游走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里。

    但。现实总是太残酷。

    “死丫头,又给我偷懒,叫你洗衣服,你这是在干什么。”刘美玲语气有些尖锐,带着一丝的尖酸刻薄,走到沙发旁边,看着还坐在沙发上的艾梦。不由的用脚踢了一下。

    艾梦突然的惊醒过来,却看到刘美玲有些凶狠的站在面前,有些吓一跳的,顿时起身,“干什么。”对于这个后妈,艾梦真是没有多少的好感,每天在这个家里,完全是被虐待的那一个。

    要不是她年纪小,至于这么的受虐吗。

    “干什么,叫你做的事情没做好,还问我干什么,你是脑子不正常了,还是变傻变呆了。”刘美玲句句讽刺。仿佛是讨厌到了极致。

    艾梦一个机灵的站起来,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所谓的后妈,然后甩下手里的抱枕转身离开,这种生活,真受够了,搞什么飞机,明明她才是那个正牌大小姐,弄的现在苦哈哈的还要被逼着做这些苦力。

    她是脑子秀逗了,还是怎么的,怎么就变成这样子了。

    她依稀还能听到离开后,刘美玲生气的在那边叫囔。这种生活简直没有办法下去了。受够她们母女的假惺惺,在爸爸面前装的对她很好,私底下,爸爸不在的时候,当她是奴隶一样的,真是两面派,看着真是恶心。

    她觉得她自己不该生活在这个家里了,如果不是因为爸爸,她早就离开了,她当年是不反对爸爸再娶,只是没有想到爸爸会娶了这么一个女人,还带着个比她还要大两岁的拖油瓶,她真是有些看不过去,但是想着妈妈死的早,爸爸又因为生意上的事情,一直都是一个人,而那么大一个家,确实没有一个女人不行。

    所以在她14岁的时候,家里就来了这么两个人。

    那一年她14岁,那个所谓的姐姐16岁,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是什么乡下来的,而刘美玲也穿着不好,那个时候她怎么都想不明白,爸爸怎么就喜欢上了这样子的女人。

    只是后来她明白了,有些人妖艳起来的时候,就像个狐狸精一般,把你迷得神魂颠倒的。

    转眼也相处了四年,四年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只是却足以让她看透一些人和一些事情,刘美玲表面上对她很好的,特别是爸爸在的时候,对她嘘寒问暖的,但是一旦爸爸不在的时候,就对她暗自讽刺。

    还有那个刘乐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艾梦甩下抱枕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着房间床头一张一家三口的合影,突然有些莫名的伤感。

    妈妈离开转眼那么多年了,时间过的可真是快啊。

    过几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艾家大小姐的生日,从来不会怠慢。

    艾正松回来的时候,艾梦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对于家里另外两个人的存在,她真的是无视到底的。

    “爸爸,你回来了,今天怎么那么早啊。看你这么的开心,肯定是有什么喜事。”艾梦觉得只有在爸爸面前,她才可以放得开。

    “你这个丫头,就你最机灵了,过几天不是你的生日了吗,爸爸这一次想要给你好好的办一个生日宴会,今年刚好是你的成年礼,而且你方叔叔的儿子也回国了,到时候正好可以安排你们两个见面一下,你可还记得你方叔叔的儿子。”艾正松自小就宠爱艾梦。

    当年娶刘美玲这件事情,他就觉得有些对不起艾梦,但是那个时候女儿什么话都没有说。

    “爸爸,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我哪里记得,不过,该不会是小时候那个经常一起玩的吧。”艾梦早就已经没有印象了,但是她依稀还记得,爸爸和方叔叔关系很好,而以前也确实和那个方叔叔的儿子一起玩过,但是时隔那么多年,很多事情早就已经淡忘了。

    刘乐乐此刻正从二楼下来,却被刘美玲一把的拽了过去,“乐乐,你听到没有,你爸爸说,过几天是那个丫头的生日,家里要举办宴会了,你今年已经20岁了,到时候那个宴会肯定有很多上流社会的贵公子,你可得好好睁大眼睛看看啊,你爸爸到现在都还没让你姓艾,就是偏心那个死丫头。”

    “妈,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刘乐乐自然是听到刚才他们的对话,那个方家的公子,她倒是想要看看,如果那是艾梦的东西,那么她抢定了。

    “正松,回来了,可以洗手吃饭了。”刘美玲一脸温柔的样子,看着艾梦眼睛里想要吐。但是她还是笑笑,站起身子来,挽起爸爸的手臂,“爸爸,走吧,吃饭去,阿姨说已经好开饭了。”

    这么多年来,艾梦一直叫刘美玲阿姨,但是那句阿姨也只是在她爸爸在的时候才叫,平时的时候,她甚至连理都不会去理一下,

    尽管她们两母女想要对她百般刁难,但是谁都改变不了他是艾家大小姐这个事实,也改变不了,以后爸爸的公司姓艾不姓刘这个事实。

    她知道她们其实野心很大。但是属于她的东西休想有人拿走。她同意爸爸再娶,那不代表她们可以在她的家肆意妄为。她讨厌这些虚伪的人。

    艾正松拍了拍女儿的手背,也笑着走到餐厅。眼睛里满满的宠爱。对于这个女儿,他向来是疼爱的,梦梦的妈妈离开的早,这个孩子从小就没有了母爱,是他亏欠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