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公主 作品

第一章:她遇见的可不是一般人

    契章:

    军人要有铁一般的意志,这点冯乐很清楚。

    他也很清楚自己在开着车。

    但他还是忍不住多瞄了后座几眼。

    若说他这辈子认为最不可思议的事情,那肯定是今天这一幕!

    他的首长,在b军区出了名冷酷,素有铁血军长之称,被誉为最不懂得‘怜香惜玉’易云睿少将,怀里竟然抱了个女人!

    而这个女人,竟然让首长开会时中途离场,而且从酒吧某包厢里硬抱出来的!

    无疑的,能让首长抱着的女人,那可是全天下最幸运的人!

    但让他傻眼的,这个女人竟然在首长怀里叫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

    更让他目瞪口呆的是,首长非但不生气,看着女人的眼神中,很明显的多了些什么……

    感觉到骑士十五世的不稳定,易云睿脸色一凝,抬眸看向正在开小差的冯乐,冷声道:“专心开车!”

    冯乐登时冷汗直冒,端正了自己的坐姿,大大的应了一声:“是,首长!”

    第一章:她‘睡’的可不是一般人!

    b市某五星级酒店

    易云睿坐在她身旁,一双眼眸泛着淡淡的宠,大手抚上她柔软的长发。紧抿的薄唇微微上扬。

    这一次,他再也不会放开手。

    这一次,他再也不会离开她。

    “以轩……不要离开我……”醉得晕头转向的她,迷糊当中下意识的叫着心中的那个名字。

    身旁男人猛的一震!

    “小凝……”他很清楚,她叫的是别人的名字,心紧揪着,但更多的是心痛。心痛她一直以来所受的委屈。

    “以轩……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

    怀中的人儿低声饮泣,像是发着什么让她伤心欲绝的恶梦。

    易云睿脸色一沉,深遂的双眸更是深不见底。

    过了良久,只听得黑暗中一声叹息,拥紧夏凝的大手五指微微伸展,一下一下的轻拍她的背……

    “宝贝,从今天以后,陪在你身边的男人,就只能是我。”

    ……

    头好痛,全身像散了架似的……

    意识渐渐回复,夏凝睁开双眸,映入眼帘的是标准的酒店房间配置。

    她心下猛的一紧!

    天,她昨晚不是自己一个到酒吧喝酒吗?现下怎么在酒店了?!

    “你醒了。”

    极富磁性的低沉男声打断了她的思维,夏凝抬头一看,正对上一双锐利的双眸。

    一双能洞察人灵魂的双眸!

    双眸的主人是个男人,穿着一身军装,肩上的印着一穗一星,少将军衔!

    男人冰冷阳刚,却好看得能要人命!

    夏凝一顿:“啊—!”

    杀猪般的女高音响起,夏凝自床上‘弹’起,却是一阵头晕目眩,重又倒回床上。

    “你是谁?”夏凝全身神经崩紧,如临大敌的看着面前男人。

    “我叫易云睿。”男人回答得干净利落,一边说话,大手朝她脸上伸去—

    “停!!”

    夏凝大喝一声,快摸到她脸上的大手陡地一停。

    “你想干什么?!”夏凝退后几步,双眸往四周一扫,旁边放着个水杯,必要时她会动手。

    慢着!

    他叫易云睿?!

    鼎鼎大名的军区司令,传奇人物易云睿少将?!

    想到这,夏凝重又看向易云睿军装上的肩章,不错,一穗一星,少将军衔!

    夏凝微微的一顿,易云睿的大手早已覆到她面上,轻轻一抹。

    “你哭了。”抹完眼泪,易云睿起身,倒了一杯热牛奶递给她:“你昨晚了不少酒,喝点牛奶解酒。”

    夏凝愣愣的接过牛奶,正在疑惑间,低头看向自己的衣服,随之脸色大变!

    身上穿的是酒店配套的睡衣!不是她原来穿的!

    “你昨晚吐的时候把衣服弄脏了,”易云睿顿了顿:“我让酒店服务员给你换了套新的。”

    夏凝微微松了一口气,喝了一口牛奶,随即又想起什么似的急问道:“我们昨晚有没有那个?!”

    男人微微皱眉,薄唇微微一张,话到嘴边却想到什么似的改口道:“嗯,昨晚你把我睡了。”

    “咳咳!”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堂堂一个少将说这话……

    什么叫把他睡了?

    睡了的意思……是什么?!

    莫非他跟她昨晚……真的那啥了?!

    “你看一下。”深怕夏凝不信似的,易云睿稍稍拉开衣领,脖子上红红的吻痕一目了然。(其实是昨晚抱夏凝出来的时候抓的)

    夏凝风中石化!

    昨晚她喝了不少,依稀记得迷糊间有人抱过她,还有人在她旁边进进出出的照顾她……好像是个男人没错,然后她把他看成了欧以轩!

    糟了,男人脖子上的吻痕莫非真的是她留下的?!

    “铃—!”

    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尴尬的气氛,易云睿道了句:“抱歉。”拿了手机到一旁接听。

    接电话的时间挺长,易云睿由始至终一声不吭,到了最后点了点头,道了声:“我知道了,马上到。”便挂了电话。

    “我俩怎么会在这里的?”知道某人即将要走,夏凝急忙问道。

    易云睿双眸微微一掠:“我俩很早之前就认识了。”

    “呃?”很早之前?!早到什么时候?

    “我们在英国见过的。”易云睿回答得很简洁,看了一眼手上的表:“现在是xx年月日下午三点十五分,公司那边我帮你请了假,你好好在这休息。”

    xx年月日下午三点十五分?!夏凝急忙看了挂钟一眼,傻眼!

    记得欧以轩宣布结婚的时间是号。当天晚上她到了盛世酒吧,开了一个包厢,一边喝酒一边唱歌疯狂发泄。

    也就是说,她睡了十多个小时!

    “夏凝,我要回去开会,”易云睿递给她一张纸条:“这是我私人手机号码,收好。”

    纸条上的字迹蓄劲飞扬,夏凝脑海一片浆糊。

    易云睿理了理军装,打开房门,在走出去的那一刻微微一顿,像想到什么似的道:“夏凝,有些责任你必须承担,我会再来找你的。”

    “……”

    在夏凝一片怔傻的情况下,易云睿关上了房门。

    夏凝坐在床上,傻了好一会……慢着,易云睿怎么知道她叫夏凝?!

    还有,易云睿根本没有回答她任何一个问题!

    他俩有没有那啥?!她怎么会在酒店里的!?

    “男朋友结婚了,新娘不是我……”

    手机铃声响起,夏凝拿起一看,一阵头痛,按了接听键后,未等她说话,那边传出一阵河东狮吼。

    “你这小妮子终于肯开机接电话啦!!”

    ime时代周刊杂志社。

    “我就知道你去卖醉了!”李宝儿手指对着夏凝的头一戳:“为了这样的男人,你值得么!”

    “嘘!你小声点!”夏凝看了四周一眼:“以轩是我们的主编!”

    “哼。”李宝儿不屑的冷哼一声。

    夏凝和欧以轩的情侣关系,在ime时代周刊里人所共知,公司众人都私下讨论着他俩什么时候结婚,昨天欧以轩突然宣布要和b市市长千金尹静思结婚,让众人各种惊讶。

    关于欧以轩和尹静思之间的事情,众说纷坛。李宝儿是夏凝最要好的姐妹,欧以轩的做法是典型的攀龙附凤,在李宝儿心中,欧以轩就是‘陈世美’的代名词,她看不起!

    其实最让李宝儿不屑的,就是欧以轩宣布与尹静思之间婚事的那一刻,夏凝一脸错愕的表情。看样子夏凝是一直被蒙在鼓里。

    她就知道夏凝心里不好受,本想着下了班好好开导夏凝,谁知道这小妮子一下子就不见人影。手机也关了机。直到今天早上有个男人打电话给她,让她替夏凝请个假。

    想到这,李宝儿眼睛一亮,有些不怀好意的笑道:“夏凝,作为好姐妹,是不是要对彼此坦诚?”

    前一秒李宝儿还满腔激愤的,后一秒就眉开眼笑不怀好意。不知道李宝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夏凝眉角直扯:“你想问什么?”

    李宝儿脸上笑意更浓:“今天早上打电话来的那个男人是谁?声音好ma哦!喂,实话说,昨晚你有是不是和人家那个啊?”

    夏凝脸上一红,连忙别开脸:“别乱想,我俩只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李宝儿玩味道:“如果真是普通朋友,你的脸干嘛红成这样?”

    夏凝脸色一窘,抿了抿嘴,正要开口,这时李宝儿压低声音说道:“看,他们出来了。”

    欧以轩办公室的房门打开,走出来两个人,欧以轩和尹静思。

    b市市长膝下有两位千金,尹静思和尹静遥,尹静思是大女儿,国际著名化妆品牌欧莱雅b市地区代理人,样貌文静娴美,举止端庄得体。曾是各大知名杂志社竟相访问的名门千金,也是无数成功男士梦寐以求的女神级贤内助。

    欧以轩是中国著名的老牌杂志ime时代周刊是主编,英国爱丁堡大学的高材生,外表俊朗斯文儒雅,性格潇洒不羁,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文采不凡,是无数少女心中的‘徐志摩’。

    欧以轩和尹静思在一起,依外界传媒宣传的,金童玉女,才子佳人的绝配!

    两人一脸亲昵,细语交谈了几句后,尹静思在欧以轩脸上落下一吻。

    夏凝心里猛的一痛!

    “小凝,给我五年时间,等到我事业有成,我们就结婚,我一定会让你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

    温暖的昵喃犹在耳边回响,曾经山盟誓,曾经的相濡以沫,种种逝如昨日死……

    她不再是他的唯一,残酷的现实将美好的憧憬与幻想击了个粉碎!

    感觉到背后炽热的目光,欧以轩回头一看,与夏凝四目相对。

    灵魂在这一刻相撞,仿如一声巨响在两人间爆炸!

    欧以轩双眸一黯,避开她的目光,柔声对尹静思说:“静思,我送你回去。”

    尹静思微微一笑,使得妆容精致的她更是明艳照人:“不用了,你好好工作吧,晚上休息好一些,记得明天的事情。”

    “嗯。”欧以轩点了点头,转身走回办公室。

    门关上的那一刻,尹静思看向夏凝。

    电光火石的一瞬,一抹鄙夷从尹静思眸里一闪而过!

    下一秒,尹静思红唇微微上扬,对夏凝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假惺惺!”李宝儿白了尹静思背影一眼:“公主和附马明天订婚,我们的小香莲出席订婚宴吗?”

    心被刀割一样痛,夏凝深吸了一口气。

    没错,她输了。这场仗甚至没有开打,她就输得一败涂地!

    但她要输得漂亮,她夏凝绝对不做爱情的逃兵!

    “去!我当然会去!”夏凝看向李宝儿,一字一顿道:“更正一下,我不是秦香莲,我是夏凝!”

    ;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