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八十三章 玉光养人

    欧阳漓这次可真是伤的不轻,三天了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倒是我胸口上的玉,这三天来一到了晚上就发出淡淡的薄光,依仗着三天的月光足,我便晚上去院子里面晒月光。

    怕人看见也怕鬼看见,谁看见了都不是好事。

    我胸口的这块玉,总有鬼惦记,我记得韩薇薇看见都发疯的要抢,保不齐阴阳事务所里的鬼,还没有清心寡欲到不动心思,我自然是不敢把玉佩拿出来晒月光。

    第一晚我去晒,我便发现身边总有什么东西躁动不安,我便晒了一会就不晒了。

    第二晚我就开了窗户坐在欧阳漓的房间里晒。

    倒也奇怪,到了晚上院子里一片安静,好似是被什么人施了魔法一般,连只鬼影没有。

    我看没人,自然是要出去晒,于是便坐在院子里晒。

    但我仍旧感觉得到有什么东西在我周围,好似是正跟着我一起晒月光。

    也是到后来我才知道,晒月光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鬼魂,而是我黄花梨木珠子里面的阴灵出来陪着我了。

    只是我法力尚且浅薄,珠子里的阴灵看的见我,我却看不见他们。

    连续晒了三个晚上,玉佩终于吸足了月光,吸足了玉佩便也不再发出淡淡的光了。

    于是我便回去休息,欧阳漓一个人在房间里面我总不放心,回去我也是过来,我便留在欧阳漓的房里。

    叶绾贞这几天也没时间嘲笑我,没事就往香烛店里跑,说什么半面的伤没好利索,其实就是去找半面厮混了。

    有几次我都看见他们在门口拉拉扯扯,想必一定是生米煮成熟饭之后尝到了甜头,谁都不愿意离开谁了。

    与叶绾贞想比,宗无泽便显得孤单,这几晚我总能看见他一个人坐在院子的石凳上面发呆,也不知道他都在想些什么,有时候一两只鬼坐在他身边戏弄,他也是半点不言语。

    坐到深夜,他才回去睡觉。

    一般等他睡了我也就该出门晒月光了,三天月光下来,我才觉得玉佩饱了。

    但我没想到,玉佩晒饱了,欧阳漓也醒了。

    关了门我刚转身,欧阳漓便从床上醒了过来,睁开眼看了看,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目光清澈,神情闲逸,看他醒了我也是一阵醉了,没见过重伤在床的人,醒过来能这么一身闲逸的,更别说是欧阳漓此时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白色褂子。

    褂子松松垮垮,正好把他的锁骨露了出来。

    平常我也不觉得谁比他的好看,更没觉得他的有多好看,但此时倒是觉得他活似妖精转世,就是他不动,也是一身的妩媚。

    看我看他,他便低头看了一眼。

    清澈的眸子落在胸口,睹见胸口露出大片的肌肤,非但没有把衣服合合,反倒是向下扯了扯,于是我便有些色眯眯的扫了他一眼,吞吞口水。

    他现在的样子,重伤未愈,他这不是自寻死路是什么?

    想到我要是过去,他的伤情万一加重,我便也站在门口不动,忍住了。

    但他还觉得不满,反倒是朝着里面挪腾了一下,而后用眼神示意我过去。

    很明显,欧阳漓第一眼是要我过去,第二眼是要我上床。

    想想我也有几天没有与他亲近了,其实他要不动静太大,我也是能够把持的住的。

    于是我便迈步走了过去,原本我是想问问他好了点没有,毕竟喝了宗无泽那么多的苦药,要是再不好,宗无泽也是没办法了。

    谁知道我还不等问,他便一把将我扯了过去,翻身便将我压在了床上。

    鬼压床也听说过不少,但像是他这么压的我还是第一次遇上。

    他的身体暖的不行,似乎还有些热,见我呼呼喘着气看他,他便低头把额头抵在了我的额头上面,低唤我的名字。

    我本想答应,而后问问他身上的伤好了没有,好了的话好到什么程度,下床能不能。

    谁知道他也不说什么,干脆将我的裤子给扯了下去,活似没见过女人似的便来了。

    我说叫他轻点,他反倒是动静弄得越大,我说给人听见,他又说听不见。

    我也是被他搞得没有办法了,便也随他去了。

    等他一番斯磨下来,我摸摸他胸口的一点汗水,他便将我的手拉了过去,这才知道,他的力气都回来了,身体也都好了。

    不过这一夜注定是个不平凡的一夜,他起来了三次没让人消停,就是早上了,他还贪恋着我的身体,像是吃了毒药一样上瘾,缠绵着不愿放我下床。

    但不管他怎么不愿意,天都亮了,我要再不下床,叶绾贞来了,肯定是要出大事了。

    我也不敢再耽搁,商量着要我下来,于是他便起了玩心,要我躺在床上给他看看,我便问他:“看了你就放我?”

    “看了自然放。”听他说我便也是信了,毕竟他不说谎骗我。

    于是我便把衣服从头脱到脚,脱了个精光。

    开始我还躲在被子里面,坐在里面一角。

    宗无泽也不知道祖上是不是就是都住在这里,但他家的房屋家具确实都是古香古色,古时候留下来的。

    在我看来,就算宗无泽有一天不能抓鬼了,他把家具房产都变卖了,也是够吃上几辈子也吃不完的。

    就是欧阳漓和我身下的这张床,都是雕龙刻凤,镂空出来的古床,至于是什么材料我便不得而知了。

    对古物,我知道的,也只是一星半点,都比不上叶绾贞的一角。

    但这床确实有点像是古时候的龙床,外面带着帷幔,里面很大的空间,说是单人床,却能睡上两个人也不显得拥挤。

    看我缩在一角,欧阳漓便把床上的帷幔拆了下来,我便不解问他:“要起来了,你放下它干什么。”

    于是欧阳漓便很正色的回答:“自然是把宁儿遮住,免得被什么不长眼的东西看见。”

    听欧阳漓这么说我也信了,也觉得这样保险一些。

    但等他过来我便有些窘迫,虽然与他夜夜笙歌,但像是这样脱得一丝不剩给他看,我也是第一次,便有些害羞,抓着被子有些不愿出来,心底也是一阵阵的后悔,我就不应该信他。

    此时看他那双要吃人的眼睛,我便后悔的不行。

    但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看他不把我怎样不肯罢休的样子,我也是拿他毫无办法。

    挪过来他把被子从我身上扯了下去,看我便伸手将我的下巴抬了起来,我本打算问他看了是不是就放我,便听见门口叶绾贞叫我。

    “小宁,该出来吃早饭了,小宁!”叶绾贞从门口一叫,我便吓得魂不守舍起来,整个人心口直突突,害怕的不行,慌忙要起来,欧阳漓反倒一下靠了上来,低头便亲我。

    我害怕推他两下,他不起来,反到把手放到了我身上,顺着我身上的凹凸朝着下面摸着。

    我忍不住咬了咬嘴唇,也是见不得他一边亲吻一边看我的眼神,脸上一片片的红了起来。

    叶绾贞平常也不是个不礼貌不敲门就能进来的人,但这几天确实动不动自己就进来了,我便害怕她真的进来,推据起欧阳漓也是很用力。

    但我的力气,怎么比得过欧阳漓,没等多久他就将我抱到了怀里,我一动他也动,于是我便不敢动了。

    贴在他怀里也是一声声的喘,双臂被他架着,着实也不舒服。

    正待此时叶绾贞又叫了我两声:“小宁,你在不在?”

    我实在是忍不住,也是怕叶绾贞真的进来,于是便喘着气说:“一会就来了,你先吃。”

    “是不是欧阳漓醒了?”叶绾贞问我便说:“没有,我在给他擦身体,你别进来。”

    “这样,那我先走了,你快点。”叶绾贞说完转身要走,欧阳漓用力撞了我一下,我便忍不住嘤咛了一声,谁知道便被叶绾贞听见了。

    于是她又回来问我:“是不是翻不动他,要不我进去帮你。”

    其实欧阳漓这两天换了三次衣服,换的时候叶绾贞都在场,我偶尔也会给欧阳漓擦擦手脚,我便说是擦身体叶绾贞也不会怀疑,有时候我也确实把欧阳漓的衣服拉下来一下,给他擦擦身体。

    叶绾贞八成是以为我一个人擦不过来了,所以才这么问。

    我哪里敢要她进来,但身后的欧阳漓又不肯将我放开,放开了手臂他又用手臂横过胸脯搂住,从侧面过来亲我。

    除了嘴还能说话,我全身上下哪一样还能听我的。

    “不不用了!你先走吧,我马上就出去了。”我说的有些着急,叶绾贞也不知道是明白我的意思了,还是误会了什么,答应了一声便走了。

    结果她刚一走,欧阳漓便突然扳住我的下巴吻了起来,我哪里有力气跟他抗衡,到底还是着了他的道,等他一番缠绵下来,便也累的趴在床上不肯动弹了。

    但他的手还是不肯老实,竟在我胸口揉捏起那块玉佩。

    也不知道是怎的,别人都摸不到,就是我,也不是每次都能摸到,但他却是想摸就摸,想看见就能看见,我也是实在累了,看他把玩的兴致,也不在理会,反倒是靠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他也已经去了外面,房子里倒是我一人撇下了。

    不够算他有良心,给我穿了衣服才出去,就是不知道他和叶绾贞怎么解释我还没起来的事情,倒是要人好奇几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