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七十七章 老鬼

    “放肆!”我只觉得眼前一晃,欧阳漓便到了身边,手跟着搂住了我的腰,我在看他,他已然一身华丽丽的衣裳站在我面前,妖媚横生的脸艳若桃花,深渊一般的眸子美色无边。

    被他这么又搂又看,我也是醉了。

    欧阳漓低头看我,虽然没说什么,但那眼底的柔情蜜意却也着实叫人心里软了软,但也不知是为了什么,肚子里的小家伙是嫉妒了,还是觉得那个欧阳漓才是他的爸爸,这个根本与他没什么关系,他竟狠狠的踢了我一脚。

    但我也甚是觉得奇怪,似乎肚子里的小家伙害怕眼前的欧阳漓,竟踢了一脚迅速躲了起来。

    就是我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了,何况是眼前的欧阳漓。

    但他毕竟踢了我一脚,我怎么会没事人一样,到底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轻轻嗯了一声。

    “宁儿。”见我面露不适,欧阳漓忙着对我嘘寒问暖,虽然也没说些什么,但他的动作却是关心的。

    他拉着我的手,轻轻的握住,而后眼波流转看我。

    “我没事。”不等他问我便回了他一句,他这才朝着我笑笑,而后朝着对面那些恶鬼看去。

    他也不多言,肥大的袍袖一挥,顺眼眼前的鬼魂便都散了,身后也成了破瓦残恒的一个古刹。

    看看我也没多大的反应,到是询问起他怎么找到的我。

    但他说的那话十分奇怪,他竟然说他想找到就找到了,其实这话本身也不是多奇怪,只是我以为他会说我戴着他的玉佩,想找我不难。

    许是他把玉佩忘了,所以便也不提了。

    在我看来他若不提,这块玉佩就是我的了,故此我也没有再提。

    找到我他也没有说要留下的话,这与白天里的欧阳漓有些不同,若是白天里的欧阳漓,起码会带着我回去古刹里面看看,收拾几只残存小鬼也是必要的。

    但欧阳漓既然过来接我,想必他也是有要是在身的人,于是我便跟着他一路回去。

    来的时候坐车坐了两个小时,但回去却眨眼便到了后山上面。

    于是我便发现后山上面此时就剩下了两个山洞口,自然没有多想,跟着欧阳漓便朝着山洞里面走去。

    四周围隐约感到一股股的躁动,不过有欧阳漓在,那些已经构不成威胁了,他都敢大白天的出来,还有什么是他怕的?

    进入洞中我问欧阳漓:“你回来了,那他呢?”

    其实这话我并不想问,但毕竟我与那个欧阳漓相处时间久了,产生了一点感情也属正常,况且我与他珠胎暗结,肚子里还有这么一个小家伙。

    当然当他不存在,我怕是也做不来。

    在我看来,毕竟他们是同一个人,纵然是知道我与欧阳漓发生了什么,他也不会如同草原雄狮那样,见到同类的后代,便赶尽杀绝一只不留。

    况且到此时我也还是不太明白,人和鬼怎么生小孩,生出来的孩子到底是人是鬼?

    又或者是个不人不鬼的!

    听我问欧阳漓似乎是没明白我的意思,低头看了我一会,许久才说:“回了他该回的地方。”

    在我看来,欧阳漓所说该回的地方,便是已经消失了,只是不好当着我的面直说而已。

    我便垂眸有些难受,心口隐隐不舒服起来。

    别人若死了丈夫老公,还有机会去路口烧两张纸钱,轮到我却连个哭丧都不能,明明真身还在,我哭的是哪个?

    欧阳漓似乎是并没发现我不舒服,反而更关心快一点进去山洞里面的墓室。

    带着我也走快了几步,我也是这时候才发现,欧阳漓着急着要回去墓室里面,许是他有什么事情,自然我便没问,跟着他去了墓室。

    只是这次回来仍旧没见到地上的那副棺材,而他已进入墓室便松开了我的腰身,继而走快了几步朝着墓室中间放过那口大红棺材的地方走去,焦急的在地上快速转了两圈,脸上露出焦急之色。

    我看他越发的奇怪起来,便要上前去问他怎么了,刚刚迈步便耳边响起欧阳漓的声音:“宁儿。”

    欧阳漓的声音低沉温婉,淡淡的沁人心扉,听他一叫我都全身酥麻,这只鬼,真是叫人拿他一点办法没有。

    定了定心神我朝着对方正焦急的欧阳漓看去,不由的奇怪起来,难道不是他叫我?

    迈步我还是想要靠近,结果又听欧阳漓的声音在耳边盘旋:“宁儿,好好看看他的样子,是不是本王!”

    听欧阳漓说我眉头皱了皱,心想知道不好,忙着不敢靠近了。

    仔细看,眼前的欧阳漓果然有些不同,非但脸上的表情显得焦躁不安,就是那身上也不如真的欧阳漓看起来平整好看,特别是走起路的姿态,真的欧阳漓走起路虽然不是摇摇摆摆,步履生花,但是他那副浑然天成的媚态,却也是十分醉人了。

    但眼前的这个,简直就是个假冒的失败品,暴躁的样子,更是把欧阳漓与生俱来的高贵给抹杀的干干净净。

    认识欧阳漓已来,我什么时候见过他这么暴躁过,想想欧阳漓那张随时随地波澜不惊的脸,我便也明白过来,眼前的这只根本不是欧阳漓,而是另外一只假冒的。

    想到这些,我也是被自己的大意无话可说,我竟能两次被骗,是再也是说不出什么了!

    忽然的,对方有些气了,朝着我看来。

    但他看到我有些害怕的后退,还是收敛了身上的暴躁之气,而后朝着我几步走了过来,却不想,他还不等靠近,我也还来不及逃跑,眼前竟出现一道透明屏障,将他挡在了我面前。

    他过不来,便朝着我看来:“宁儿!”

    我微微的愣了一下,看他摇了摇头,又抬头朝着墓室里看。

    “宁儿,许久不见,可有想着本王?”一阵凉透骨头的阴风袭来,瞬间一袭华丽丽的红色衣裳扫过我的身体,我抬头,欧阳漓一张艳若桃花的脸一铺面而来,还不等将他看清,他的一只手已经搂住我的肩膀,肥大的袍袖也因为他的亲密,而将我抱住。

    但即便是如此,他身上那过强盛的阴气也还是叫我颤了颤。

    看我打了个哆嗦,他忽地朝着我笑了笑,红若樱桃的两片嘴唇,噙着那一抹蛊惑人心的笑,我变有些把持不住,一下靠近了他的怀里,连身子都有些软了。

    见我靠近他的怀里,他的笑便更浓更媚,只是这笑也只有对着我的时候才是这样,对着其他的人便转瞬冷成一片。

    “老鬼,你还不肯现身么?莫不是喜欢上了本王的这身皮囊?”听欧阳漓那阴阳怪气的声音我才朝着对方看去,对方竟身上层层剥落似的,活生生脱了两层人皮,一层欧阳漓的,一层僵尸鬼的,到最后才是另外一个英俊不凡的男鬼。

    其实他也很年轻,仔细看还有些像漂亮鬼,只不过与漂亮鬼比起来,他可是要器宇轩昂多了。

    他长得一张瓜子脸,尖下巴好像是个锥子,桃花眼顾盼生辉,黑黑的绾若深渊。

    许是鬼的眼睛都这样的深不见底,我也就不做奇怪了。

    但他的头发着实也是不短,看看已经及腰,而此时他身上穿了一身黑褐色的袍子,袍子上面金丝滚绣全是一些骷髅脑袋。

    此刻看这些脑袋着实有些骇人,一个个好似是活了一般,眼眶里面有双眼睛似是,不时朝着我看。

    “宁儿,莫朝着那些看,宁儿的心性不定,小心他害你!”我正看,听欧阳漓在头上说,便朝着他看了一眼,看他看我,桃花眼媚出春水,我也是身子有些发软。

    他总说我心性不定,说别人害了我,难道他就没害我?

    他若不是害我,为何每次我看他那双眼睛,都忍不住朝着他怀里瘫软?

    想想我也是被他勾了魂,他就是那勾魂的鬼了,要不我怎么会这么老实的靠在他怀里。

    见我心性定了,他又朝着那只他口中的老鬼看去,桃花面上如若冰霜,虽然没看见他有什么变化,但他那脸着实是有些冷。

    自然我也朝着那只老鬼看去,老鬼看我看他,轻蔑的眼眸朝着我打量一番。

    “原来你有小鬼师相助,难怪本尊找你不到,想不到你已经找到了修炼法宝,看来是我低估了你!”老鬼一边说一边露出轻蔑表情,我只觉得冷风阵阵,被他说得好似是被人卖了的感觉。

    其实他也不老,虽然欧阳漓叫他老鬼,但我看他也就三十上下,有没有三十都不一定。

    不过能成鬼的大概都在死的时候就定型了,死后也就这样子了,欧阳漓他们这种的鬼想必都是些早早夭亡的男子,要不也不会化成这样美艳年轻的鬼了。

    至于他们到底多少岁了,想必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若是鬼魂,好似是阴阳事务所里的那些鬼们,山羊胡的老鬼说一百多年了,就是那只说我爷爷爷爷辈的也几百年了,这些还都是不起眼的小鬼。

    那他们是鬼王,鬼王千百年也就不足为奇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