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七十四章 漂亮鬼

    老头说的十分严重,我便害怕起来,问他欧阳漓怎么了?

    老头说欧阳漓现在遇上了大麻烦,要是没人帮他,他必死无疑。

    我便狐疑起来,老头是不是故意炸我。

    于是我便说我累了,想要回去休息,老头说不能回去,阴阳事务所里面没人,回去了我会有危险,要我先在他这里休息。

    我看老头分明是要把我看住,怕我跑了,我便也不再说什么,迈步跟着他去了他说能睡觉的地方。

    老头把我带到了一间黑房子里面,打开灯里面有一张床,房子里面其他的都没有。

    “我还是回去睡,这里太简陋了。”我想回去,老头却说不能回去,说什么要我留在棺材铺了。

    左右衡量,我想了个两全之策。

    “要不我去棺材那边睡,就睡在贞贞的边上。”我说的当然是棺材外面,棺材里面是叶绾贞和半面的地方,我不会去抢。

    老头看我真的不想住在房子里面在,这才给我找了一条被子一个枕头,直接铺在了外面叶绾贞和半面的棺材外面,让我在外面睡一晚。

    老头其实很想要和我说什么,但看看我到底什么没说又回去了。

    看老头回去便心里泛起嘀咕,到底老头知道些什么,为什么会和我说那种话。

    老头走后我也却是有些累了,靠在棺材板就躺下了。

    要是换成了以前,我就是不吓死也吓个好歹,奶奶死的那会我都有些害怕,何况是守着这么一院子的棺材。

    但现在我见过的鬼比人都多,久了我也就不觉得害怕了,棺材又算的了什么。

    但我一躺下就开始担心起欧阳漓来,想起他要我回来的那话,还不让我低头看脚下,他那眼神明明就是在和我道别,我还怎么睡得着。

    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棺材里面竟传来了一身叠着一声的猫叫似得声音,一会痛苦一会享受。

    听到那声音我忙着把耳朵给捂住了,莫不是棺材里面半面把叶绾贞她……

    想到此我忙着起来抱着被子挪到了宗无泽的那边,躺下了虽然还能听见一些动静,但只要把耳朵捂上还是能够避免一些的。

    但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好奇心的驱使其实我也听了一些,我甚至想的到他们在一起缠绵的画面。

    不由得叹了口气,都这时候了,我还有心思想这些,也不知道欧阳漓现在怎么样了。

    想到欧阳漓我便开始担心,但是没多久我还是睡了过去。

    而那时已经到了子夜的十二点钟,也就说七月十五了。

    睡着没有多久我便觉得浑身一阵阵的阴凉,凉飕飕的冷风从身后吹着,忍不住便打了个冷战,跟着便把眼睛睁开了。

    而此时棺材铺的周围竟一阵阵的阴风袭来,我忙着看了一眼周围,发现周围阴寒的有些可怕,而且还有一阵阵的阴风吹着朝着棺材铺里面来。

    此时宗无泽和叶绾贞的棺材都很安静,一点动静都没有,就好像里面真的都是死人一样,连点活人的气息都飘不出来,便觉得有些害怕,总觉得不像是好事。

    转身我去看了一眼棺材铺老头睡觉的房间,发现老头的房门紧闭,好像早已经关严上锁了。

    就在此时,棺材铺的木门啪啪的一阵响,我便给吓得心口一激灵,跟着朝门口看去。

    黑色的门板被人敲的当当作响,我坐在地上哪里还坐得住,我看老头棺材铺的门板,俨然就是两块棺材板,老头也太凑活了,怎么能用棺材板做门板。

    我向后缩了缩,回过脸叫了一声棺材里的宗无泽:“宗无泽,你怎么样了?”

    宗无泽不回答,于是我便紧紧抓着被子,后悔没有听老头的话,睡在里面了。

    门外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东西,我肯定不能去给他开门,要是门开了,放他进来,说不定我们都会有危险。

    我本打算就这么等着,等棺材铺外面的东西走了,我再跑去找老头,谁知道他竟在门外说起话。

    “宁儿。”门外呼呼的冷风吹着,竟是欧阳漓的声音。

    我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几步就跑到了门口,到了门口要开门又把手缩了回来,退了一步没敢开这个门。

    这个时候欧阳漓要是回来了不应该一个劲的敲门,他应该直接喊我们才对,为什么要敲了这么久的门才叫我。

    何况他这时候怎么回来了?

    抬头我看了一眼天上,结果天上乌云密布,好似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一样,滚滚流云正浓烟一样在天上经过。

    老头的棺材铺上面罩了一层黑色的网子,也不知道是为了挡住棺材不让棺材见到光,还是其它的什么原因,此时倒是让那些乌云黯淡了不少。

    只是即便如此,我也觉得事态不好。

    宗无泽说月圆就没人挡得住欧阳漓出来了,那现在是怎么回事,此时过了半夜十二点,已经是十五了,怎么天上乌云密布,难道真的是出事了?

    想到这些我便忍不住给欧阳漓开了们,结果门口的人竟真的是欧阳漓,一看是他我便一把将他搂抱住了。

    欧阳漓也抬起手将我搂住了,他身上微微的寒气还有点冷,抱着他我险些哭出来。

    “别哭,跟我走。”推开了我,他便将我带了出去,我甚至也没想想,大半夜的他回来找我干什么,便跟着他一路去了学校的后山那边。

    经过教学楼的后面我忍不住朝着教学楼那边看了一眼,欧阳漓便问我:“看什么?”

    忽然的那么一瞬,我顿觉不好,一阵阵的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仔细看欧阳漓,他还是原来的样子,丝毫变化都没有。

    也没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说也没什么,跟着便跟他一路朝着后山的方向走。

    一边走我一边回头去看楼上正看着我们的那只满清女鬼,今天晚上的满清女鬼似乎是心事重重,特别是看到我的时候,双眼一直在我身上打量。

    许是她一定看出我身边的人不是欧阳漓,觉得我是上当什么的了,所以才会露出一脸心事的表情。

    不过我肯定她不是因为担心我才这样,我倒是觉得她担心的像是欧阳漓。

    跟着欧阳漓一路朝着后山走去,这一路上也算是平静。

    到了山上我便开始四处的打量,山上此时风平浪静,比起我和欧阳漓刚刚来的时候要平静许多。

    只是当我们走到了半山腰的时候,我便发现四周围出来了一群黑色的鬼魂,这些鬼魂都分散在我和欧阳漓的左右,没有靠近,但离的也都不远。

    到了山顶快到山洞的时候,欧阳漓才停了下来,而后朝着我说:“宁儿,我给你的那块玉佩呢?”

    听欧阳漓说我茫然起来:“你没给我什么玉佩。”

    欧阳漓一听我说脸色骤然起了变化,周围的那些黑色影子也都躁动不安起来。

    我便朝着四周围看去,又看着脸上一片寒冷愤怒的欧阳漓,我还从来没看过欧阳漓对着我发脾气,眼前的这个一定就是假的。

    于是我想要后退,但就在此时,眼前的假欧阳漓一把扑了上来,竟张开了血盆大口,要吃了我。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着急的疯了,竟伸手拿了一个东西朝着假欧阳漓砸了过去,奇怪竟真的有东西从我手里砰的一声打在了那东西的头上,我还听见啪的一声,肯定不是我听错了。

    与此同时我睁开眼朝着对面看,地上竟扔着一块黑色的棺木。

    天色虽然是黑,但我却能清清楚楚的看见那块棺木。

    僵尸鬼?

    一下我就把僵尸鬼想了起来,也便在这时候,一道漆黑的魅影从我身后出现,等我转身便看见了一脸邪魅如斯的僵尸鬼。

    一头泼墨似的头发,比女人都要长,一袭黑色的袍子,华丽丽的穿在他身上,原本他就是个华丽丽的人,此时配上一身衣服,更显得他的与众不同了。

    只不过他每次出现我都想到他那张脸粘稠的黑色液体,便一下子给他的外貌打了个折扣。

    但这时候他来了,我总归是还能有个依靠,便朝着他身边躲了躲。

    他既然能不费力气消灭那么多的鬼魂,自然眼前也能抵挡一阵,就是打不过,拖到欧阳漓出来也好。

    见我朝着他靠过去,他的心情立刻大好,竟抬起好看的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脸,对我一笑满脸的桃花,温柔的能挤出水:“吾会保护宁儿,宁儿莫怕!”

    我忽然觉得有些恶心,他的脸都是粘稠的液体,想必手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我还看见过他的手指骨。

    但此时我十分需要他的保护,自然朝着他笑了笑,见我笑了僵尸鬼微微愣了一下,不想他笑起来更是妩媚,丹凤眼勾人的好看。

    好像是有什么魔力一样,让我忍不住朝着他看。

    被他看,肚子里的小家伙忽然动了一下,我忙着回过神,肚子里的小家伙忽然又不动了。

    我忙着看看僵尸鬼和周围的鬼,竟没有一个人发现我的异样,我便松了一口气。

    僵尸鬼这才说:“宁儿,不管一会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离开吾左右,切记!”

    “嗯。”我忙着答应,伸手便把僵尸鬼的手拉住了,未免一会他扔下我不管,我必须要先拉住他才行。

    僵尸鬼许是也没想到我会拉着他的手,不经意的目光看看我,把手里的一块玉给了我。

    “宁儿,你拿着,只要这块玉在,我就不会离宁儿太远,五步之内一定找的见吾。”

    听僵尸鬼说我忙着把那块以前他怎么给我我也不要的玉收了过来,未免他后悔。

    此时僵尸鬼看我,不免多了一丝丝复杂的眼神,我说不清,但总觉得他下了很大的决心。

    转身僵尸鬼朝着对面那只假欧阳漓的鬼看去,目光骤然冰冷许多,阴冷的声音更是有些吓人。

    “怎么?你还不肯显出真身?莫不是你也喜欢这幅皮囊?”听僵尸鬼说对面的假欧阳漓才变回他本来模样,见他变化而来,我便愣住,想不到他也是只漂亮鬼!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