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六十九章 消失的通道口

    手一缩我拉了一把欧阳漓,欧阳漓转身看我,便把手放在了我的小腹上,他的手一放,小腹上面便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他是什么?”我问,欧阳漓便说:“以后你就知道了,除了你只有我知道,别让任何人知道。”

    听欧阳漓这么说我便越发的奇怪起来,身体里有个来历不明的东西,总归是有些不好。

    但他不说我也没办法,想必就是他放到我身体里去的,时机成熟就放出来了,也没再多问什么,跟着他便朝着别墅那边走去。

    一路走来一些鬼魂见到我们纷纷避让,似乎是很害怕我们。但我知道,鬼魂怕的不是我们,而是我肚子里的那东西。

    走了一路我低头看了一路,等到了地方我才把注意力收回来。

    别墅的门口一如白天我和欧阳漓来的时候,大门紧闭着,但是此时大门上面贴了两张白色的封条,说明我和欧阳漓走后,不光是宗无泽和叶绾贞两个人来过,警察已经来过了。

    可能是下半夜了,警察才都离开了,不然半晚上的时间里面,不可能处理掉那么多的尸体,更别说是这里阴气这么重,真的跑出一两只厉鬼出来害人也是有肯能的。

    进去我便觉得和先前来的时候有些不一样了,先前总觉得周围阴气凝重,而此时倒觉得那些阴气都在朝着四周围散开,似乎是有意要避开我的和欧阳漓。

    来的一路上我也都习惯了,既然欧阳漓都说我不会有事,我自然也就放心许多,便跟着他朝着别墅里面走去。

    欧阳漓先带着我去了别墅四周围看了看,四周围的墙壁已经凿开,就是四个墙角也已经挖下去了两米,很显然里面曾经有人被埋在里面,墙角下面还有一口能装进去人的大缸,看了便叫人不寒而栗。

    如果说一个好好的活人被埋在这里面,埋进去的时候要经受多大的惊吓,最后被活活憋死在里面,生出怨气也就不足为奇了。

    看了看我和欧阳漓才进去别墅里面,但是很奇怪,别墅里面却空无一人,而此时已经过了下半夜的时候,这个时候别墅里面没有灯,也不知道警察是光在外挖墙了,还没来得及进到别墅里面,还是说什么人把电源又给弄断了。

    总之别墅里面到处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着实有些阴森。

    欧阳漓带着我去了那天两个滚下楼梯尸体哪里,尸体已经没有了,足见这里已经有警察来过了。

    但警察要来过了,怎么灯还是灭的?

    警察晚上办案不用灯么?

    这么想我忙着看了一眼身边的欧阳漓,他没说什么反倒是带着去了别墅的其他地方找宗无泽和叶绾贞两个人。

    而此时我也是特别的担心,好好的两个人怎么会不见了,总不会是回去了。

    可要是回去了,我和欧阳漓来的时候就应该遇上,但我们又没遇上。

    正当我和欧阳漓在别墅里面找人的时候,别墅里传来了风声,我和欧阳漓便从楼下停下了,当然我是一把抱住的欧阳漓的手臂,而他是马上将我的手握着了,跟着两个人便朝着传来风声的方向看去。

    风声是来自别墅楼下的一间房间里面,我抬头看了欧阳漓一眼,跟着欧阳漓便带着我走去了门口。

    门开着,所以我们才能听见里面有风吹的声音,其实风也不是很大,只是有风从哪里经过,但我和欧阳漓都是在黑夜里面听惯了细微声音的人,就算是一点点的声音,也都会被我们听见。

    而且门是开着的,此时又是夜深人静,听见也就不奇怪了。

    门口欧阳漓停顿了一下,把随身带着的手电打开,跟着便带着我进了门,门里没什么特别的东西,是一间普通的杂货间,但是里面却有风吹进来。

    顺着这股风朝着里面看去,朝着里面走了没有几步,地上便出现了一个方形的向着底下去的通道口,通道口的下面是一节节的台阶,向下看有些黑,手电筒的光照下去也看不见底。

    “会在下面么?”想到叶绾贞和宗无泽的安危,其实也不那么害怕了,倒是更担心他们。

    欧阳漓看了我一眼,先一步从台阶上面下去了几步,而后伸手给了我,示意我跟着他下去。

    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我即便有心不下去也是不可能了,便也不说什么,迈步把手给了欧阳漓,跟着他下去。

    台阶下了很深,大概十几米深,到了下面四周围马上传来一阵阴风,不过这股阴风明显被人压制住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动弹的力气。

    欧阳漓在周围找了找,用手电照了一下,竟发现周围的墙壁上面用铁链拷着十几个干尸似的人,那些人身上的皮肉都紧缩到一起,脸上是恐怖狰狞的表情,似乎临死之前经受了十分痛苦的事情。

    我粗略数了数,一共是七个人,每个人都脱光了衣服,晒干了似的被铁链锁住了,而面前有一个大锅,锅的边上还有一个大箱子,箱子上面放着一些铜钱,像是道家用的东西。

    而此时这些人也只能被称之为干尸了,他们的头上还贴着黄色的纸符,一看纸符上的鬼画符,我便知道,这些符都是宗无泽的。

    照这样看,我和欧阳漓也没找错地方,宗无泽和叶绾贞果然是下来了。

    就在此时欧阳漓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只白色的手套,松开我的手把手套戴上,似乎是他嫌脏,所以要把手保护起来。

    转身欧阳漓把那些干尸的嘴捏开,稍稍看了一眼,在干尸的嘴里抹下来一点东西,而后便把手套脱掉扔到了地上。

    我便问欧阳漓他们是怎么死的,欧阳漓便告诉我,都是灌了加热的沥青死的。

    我这时候才知道地上那口锅是干什么用的,想必是为了熬制沥青才弄到这里来的。

    想到这些也不免寒战起来,什么人这么的残忍,要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把人弄死。

    欧阳漓也不说话,一贯像是没有感情的木头,别人的死活与他都没什么关心,他能来好像就为了把宗无泽和叶绾贞找到,而后便转身走人。

    进到了里面,是一条通往不知道什么地方的暗道,暗道很宽敞,高两米多,宽也两米多,横排走上三四个人不成问题。

    而且暗道里面有照明用的一些灯座,灯座里面虽然没有蜡烛之类的照明物,但显然这里是有人用过。

    走了半个多小时,我和欧阳漓还在暗道里面走,我便拉着欧阳漓的手紧了紧,要是我们就这么暗无天日的走下去可怎么办?

    欧阳漓看了我一眼:“这里应该是通往什么地方的一条暗道,之所以会选择在这里,是因为别墅的下面曾是一个阴气极重的地方,要不是死过很多人,就是曾是坟地之类的地方。

    这样的地方,通往的地方也一定是个墓葬之类的地方。”

    听欧阳漓说我忽然想起欧阳漓的墓室在学校的后山上,便有些担心起来,难道是有人在这里打通道要去后山?

    这么想我便安静下来,为了确定自己的猜测,跟着欧阳漓竟走了两个多小时才走出去。

    眼前隐约有一条光打了进来,我马上拉了一下欧阳漓,但他天生是根木头,根本就没有理会我什么,也只是看了我一眼而已,跟着便推我去了上面。

    我回头看看他,也想到他是担心我一个人在下面觉得害怕,上面毕竟有光,他才先让我上去,这才没犹豫的走了上去。

    到了上面我忽然便愣住了,这里是?

    学校的教学大楼?

    我忙着左右看了两眼,这里分明就是学校的教学大楼里面,因为影子墙的事情,再加上那只满清的女鬼,我对这里在熟悉不过了。

    欧阳漓此时也从地下上来,看到眼前的事物也是一阵意外。

    不过这里是教学大楼的杂物间,暗道通到这里是什么意思?

    转身我看了看欧阳漓,欧阳漓也看了看周围,此时杂物间里到处摆满了东西,大大小小的到处都是,大的比沙发都大,小的也有一两盒不要的粉笔。

    东西都被白色的布盖着,堆放的到处都是,想要走到门口,连个迈步的地方都没有。

    四周围我和欧阳漓都看了看,但始终没发现什么东西,而此时杂物间的门也开了,门口宗无泽和叶绾贞两个人走了出来,看到我们也是一阵意外,但很快两个人就知道我们是来接应他们来了。

    原来叶绾贞他们也是刚刚过来,所以他们也在奇怪,暗道怎么会通到学校的教学大楼里面。

    “有什么发现么?”宗无泽问欧阳漓,欧阳漓摇了摇头,叶绾贞便拉着要回去。

    宗无泽说我和叶绾贞从学校里出去,他和欧阳漓从暗道里回去。

    但我低头看了看:“下面这么黑,万一你们进去被人从两面堵死不是出不来了?”

    听我这么说宗无泽便笑了,还说不会,而且说就是堵上,他们也出的来。

    “我们下去了,回去小心一点,不要节外生枝。”

    许是宗无泽也很担心我和叶绾贞的安危,所以这么和我们说,我和叶绾贞也不想惹什么事情,看他们下去两个人便离开了。

    但是教学楼这里毕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出了门走了不远我又拉了拉叶绾贞,说不想从教学大楼回去,想要跟欧阳漓他们回去。

    叶绾贞看看我便也答应了,于是两个人便又回去了杂货间,结果地上那个上来的通道口,竟真的没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