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六十四章 坐南朝北的宅子

    “俨然我是被吓到了,同一时间宗无泽的脸上也是一阵阵的不好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其实学校发生韩薇薇的那件事情之后,学校对老师的监督已经加大了更多力度,因此学校的老师也都恪守本分,没有人敢随便的接触女学生。

    当然,宗无泽和欧阳漓不在内。

    毕竟他们有特殊的原因在身上,只是没被人发现而已。

    至于韩薇薇和李老师的事情,如今已经成了学校里面的一个典型,动不动就被校长拿出来说事,已经几次被搬到学校的一些教育会议上面了,虽然校长一直都很避讳这个话题,但是必要时候还是当头棒喝似的提醒再坐的各位,一定要恪守本分,不要犯错误之类的话。

    至于为什么宗无泽不认识韩薇薇,便要从宗无泽这个人太不尽职尽责说起了。

    韩薇薇出事那会,宗无泽在外面还没回来,听说韩薇薇也从来不上历史课,不认识也不稀奇。

    何况韩薇薇现在的样子,别说是宗无泽了,就是我都没认出来她。

    看到我韩薇薇转身朝着我走了过来,我也是到此时才发现,韩薇薇身前大部分的皮肤都已经破了,好像是腐烂了似的,一块块的流脓化血,但是很多地方似乎又都在愈合,愈合后留下一条细细的印子。

    看到韩薇薇朝我走来宗无泽大喊:“小宁,把符纸贴在她身上。”

    我也是吓坏了,情急之下也没有把手指咬破滴一滴血在符纸上面,直接便把符纸扔了过去。

    且不说我的符纸没有贴到韩薇薇的身上就飘到了地上,就是贴上去也不见得管用,因为韩薇薇是从泳池里面上来,一脚踩在那张黄色符纸上面的,俨然韩薇薇是一点事情都没有。

    “糟了!”宗无泽那边急忙奔着我来,我忙着转身要跑,一转身韩薇薇却挡在了我的身前,朝着我诡异的勾起嘴角笑了笑。

    “你来的正好,我正缺一具身体,把你的给我正好。”韩薇薇说着便朝着我伸过来了,我吓得抬起手忙着按住自己的胸口,一按上去便摸到了欧阳漓留在我身上的那块玉佩。

    玉佩凉的有些吓人,我忙着把手松开低头看了一眼,此时玉佩上面正发出淡淡白光,散发着一阵阵的冰冷的寒气,这种寒气就像是欧阳漓身上的那种冰寒一样,一时间冷的人浑身打冷战。

    韩薇薇似乎也知道这块玉佩是好东西一样,竟伸出手来跟我抢,我忙着又把玉佩护住了。

    韩薇薇不死心,竟气急败坏起来,忽然朝着我冲了过来,红了眼睛的朝着我抓了过来,我转身便跑,周围一群黑色的影子带起一阵阴风呼啸着便朝着我扑了过来,我忙着躲到了宗无泽的身后。

    转身我紧紧抓住了宗无泽的双肩,十分害怕的看着韩薇薇。

    也就在此时,身上的玉佩不见了,韩薇薇似乎是着急着我身上的玉佩,竟发了疯一样的仰起头大吼起来,紧跟着四周围的那些黑影一下子都进了她的嘴里,在看她身上的那些破烂地方,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而此时她身上的怨气明显大了许多,那些刚刚还只是荧光绿的绿光,此时已经越来越绿。

    宗无泽也不管其他,拉住了我的一只手就咬了一口,手指上面一疼我便嘤咛了一声,宗无泽好像是受了什么波动似的,忽然顿了一下,但下一刻他已经抱住我的手狠狠吸了两口。

    倒也没觉得疼,我只是一时间有些不适应而已。

    等他吸够了,便将我的手放开了,韩薇薇也发了疯的朝着我们扑了过来,但宗无泽突然一口血扑了过去,全都喷在了韩薇薇的脸上。

    “啊!”韩薇薇忽然后退了数步,一双手捧着脸不住地颤抖,疼的全身都要在抽搐,脸上一阵阵的白烟冒了出来,发出滋滋滋的响声。

    宗无泽反应极快,一张黄色鬼符拿了出来,拉着我被他咬过的手用力捏了一把,指尖立刻滴了一滴血在鬼符上面,周围一阵躁动不安,似乎是有什么鬼物在周围抱头鼠窜似的,阴风刮得异常不安。

    宗无泽几步出去,啪的一声把鬼符打再韩薇薇的身上,韩薇薇忽然仰起头哀嚎起来,宗无泽嘴里念念有词,眨眼韩薇薇便成了一缕灰。

    四周围忽然安静下来,就连泳池里面也异常安静。

    但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在周围竟感受到了另外一股阴气,便马上朝着四周围看去,却什么都没看到。

    收了韩薇薇宗无泽转身看着我问:“有没有事?”

    我马上摇了摇头,说没事。

    宗无泽看了看我,低头忽然朝着我的手指看去,伸手将我的手拉了起来,从身上拿了一条白色手帕出来,给我一圈圈的把手指包扎上,但奇怪他却没把我的手放开。

    许是他觉得周围还不安全吧,我也就没有把手收回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朝着四周围看了看,不像是韩薇薇的家里,要是她家,应该还有家人才对,但这里明显没什么人居住。

    别墅里面的灯都是关着的,就是外面也都黑着,要是没有月光照着,这里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韩薇薇不久前才跟着家里人搬到这里,我们一直不知道而已,韩薇薇以前和鬼有过接触,而鬼和人是不能直接又性行为的,韩薇薇一定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之后,有过和鬼的苟且之事,而后贞贞在处理之间事情的时候,忽略了什么,导致了韩薇薇现在这样。

    一旦没有人帮助韩薇薇把身体里的脏东西驱除干净,很快她就会被不干净的东西占据身体,从而走上沦为鬼魂泄欲的工具。

    但韩薇薇本身还有魂魄,长期的被压制在体内,遭受不为人知的凌虐,久而久之沾染了阴气,她的怨气又强化了这些阴气,也就导致了今天的局面。

    韩薇薇一定是死前被鬼溺死在了水里,而后尸体腐烂,所以才会全身溃烂,这也就是说,周围一定还有什么更可怕的东西在,要不是韩薇薇的鬼魂已经把他反噬了,就是他在什么地方躲了起来,至今都不愿意现形。”

    听宗无泽说我便有些害怕,想说早点回去,宗无泽却拉着我的手说:“有我在不会出事,我们进去看看,这房子有些古怪,一般人家的房子都是坐北向南,但这里的别墅不知道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竟是坐南向北,这样的地方晒不到阳光,会源源不断的把阴气聚集过来,是住宅的大忌讳。

    住在这里的人要不是阳气太重不怕鬼找他,就是搬进来就都死了!”

    听宗无泽说的更玄乎了,于是我便更想走了,只是他拉着我的手,到底还是把我拉到了房子门口。

    房子是三层的别墅楼,黑压压的树立在我面前,抬头看看便觉得阴风阵阵,我便更不想进去。

    我想说要不你一个人进去,我在外面等着,但一想我万一在外面遇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倒时候我打不过,宗无泽又不在,我岂不是成了砧板上的鱼肉,只有任鬼宰割的份。

    这么想我也就跟着宗无泽进去了,别墅的门是开着的,宗无泽没费什么力气便推开了别墅的门。

    门一开吱呀的一声,吓得我马上抱着了宗无泽的手臂,靠在他身边不看离开。

    宗无泽顿了顿,低头看了我一眼:“有我在不会有事。”

    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很害怕,而且我一进别墅便觉得身后有个东西跟着我,似乎在打量我的身体。

    想回头看看我又怕看见什么东西,不回头我也只能跟着宗无泽在房间里面看。

    别墅里面漆黑的一片,进门后宗无泽便去找电源的开关,但是找到后电源开关却什么用都没有,于是宗无泽便和我说可能是电源断了,便带着我去找电源装置。

    宗无泽身上带了手电,他走在身边我只能抱着他的手臂,在楼下客厅里找了找没看到什么,便朝着一边的走廊走去,在哪里总算是找到了电源开关,但是里面的电源线被人用钳子剪短了,宗无泽没有工具,没办法把电源接回去,只能先简单的检查一下别墅里面了。

    “不然我们先回去,等白天在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总觉得有个东西就在我身边跟着我,但我又不敢回头看他,要是能早点离开说不定就没事了。

    宗无泽看我是在是害怕,便点头答应了,而后和我一起下楼去了别墅外面。

    出了门宗无泽回头看了一眼,而我始终不敢回头看。

    我知道我身后一定是有什么东西是我不想见到的,所以我始终不回头。

    叶绾贞不是说了么,人身上有三盏灯,代表着人的三个魂魄,人的两边肩膀各一个,人的头顶还有一盏。

    我要是一回头,肯定要灭了,所以我就不能回头。

    等到了阴阳事务所,瓷娃娃一定会提醒我,要是他不跟着来明天我也不来了,他爱怎么样与我无关,他要是跟着来,阴阳事务所里这么多的人,一定收拾的了他。

    我只是担心我和宗无泽两人之力,根本不能将他怎么样,宗无泽都没发现他,说不定他的道行在宗无泽之上。

    而且宗无泽不是也说了么?这里还有比韩薇薇更厉害的鬼,说不定就是他!

    一路上回去我便心惊胆战,明显那东西就跟在我身后,宗无泽一路上问我什么,我也始终都不说话,偶尔答应一声,只等着回去阴阳事务所再说。

    结果我回去,那东西果然就跟着来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