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五十八章:僵尸鬼重叠木乃伊

    那是一只约莫六七岁的小鬼,有不到一米那么高,长的白白净净,一脸的憨态可掬,站在草丛里面正翘脚似的看着草地里野合的那两个人。

    小鬼和那两个人离得不远,也难怪我会误认为对方那两个人其中的一个是鬼。

    小鬼看着还想要靠进,我便打算收了小鬼。

    但就在此时,那对正野合的男女一声叠着一声的粗喘解释,整个山顶忽然就安静了下来,仿佛连虫鸣都消失掉了。

    男的在地上躺了一会,腰上盖着一件衣服,女的趴在男人身上,半裸着趴了一会,男人拍了拍女人,女人便穿着衣服从地上起来了,跟着男人也穿上了衣服,跟着从地上也站了起来。

    而后两个人一块朝着山下去了,而那只小鬼就这么跟在两个人的身后一路去了山下。

    我和欧阳漓两个人怕给一男一女发现,便从后面跟着。

    到了山下,两人一鬼绕过了学校,到了学校对面的古玩街上,到了街上两个人才一左一右的分开。

    两人一分开,跟在后面的小鬼便有些蹉跎了,是跟着其中的哪一个。

    犹豫了一会,小鬼最终跟着那个女人去了。

    而此时明显天快亮了,古玩街上的鬼魂也都渐渐消失,小鬼也知道天亮他就危险了,所以走的都是些阴暗的地方。

    女人到了一所宅子门前,门上还挂着古玩的牌子,跟着便推开门进去了。

    门关上我看见那只小鬼一下就消失了,应该是进去了,于是我便打算跟着进去看看,结果就这时候,天亮了,天亮鬼魂们也就要躲起来了。

    这么一来想要找他就难了。

    我看了眼欧阳漓,欧阳漓似乎是并不担心那只小鬼,反而是有些倦了,拉着我朝着阴阳事务所的方向走。

    我也确实是累了,回头看看那家古玩店的牌子,记住了便跟着欧阳漓一路走了回去。

    等我和欧阳漓到了阴阳事务所,其他的人也都陆续回来了,见了面欧阳漓把昨晚在后山看见很多僵尸,后来又被一个大僵尸把那些僵尸收了的事情说了出来。

    叶绾贞一脸的吃惊,问我:“小宁,是不是那次的那只木乃伊?”

    木乃伊?

    我看着叶绾贞仔细的斟酌了一下她说的木乃伊,最后与我口中的僵尸鬼重叠。

    于是我便朝着叶绾贞点了点头,承认就是那只僵尸鬼。

    不过叶绾贞叫他木乃伊,这倒是让我颇感意外。

    明明我看僵尸鬼就不像是木乃伊,怎么到了叶绾贞这里成了木乃伊了,更何况中国的古代还没出现过木乃伊规格的墓葬,一两千年前就更不可能了。

    虽然不知道僵尸鬼具体的年代,但就从他自称吾王的称呼上看,他就算不是汉代的某位君主,他的年代也不会离得太远。

    那时候中国的历史上,有木乃伊了?

    我正寻思着,欧阳漓已经朝着自己的房间里面去了,要不是我知道他晚上夜夜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梦,我当真是以为他是去等着我了。

    不过我也没又想吃饭的意思,此时我也有些又累又困,只想去休息。

    于是我便和叶绾贞说,有什么话等我睡醒了再说,我先去休息了。

    回了房间我先喝了一口水,喝完便脱了衣服去床上睡觉,等我睡着果然又去了欧阳漓的房门口。

    而起此时已经走得轻车熟路,门开了我便进去了。

    跟着我便一边脱衣服一边朝着欧阳漓的房间里面走,欧阳漓已经脱了外衣,正坐在床上坐着,看我进去,便从床上站了起来,等我走去一把将我带入了怀中,要不是他白天当真什么都忘了,我真以为他是想我想的发疯了,一上来就迫不及待的把我紧搂在了怀里,不过我都习惯他这样对我了,给他搂着其实也不算什么。

    只不过这两天我真的是累了,整夜的不睡觉在外面巡夜,当真累的慌。

    于是我便问他:“你不累?”

    欧阳漓看我,双手搂着我的腰,将我用力朝着他推了推,不等回答我,已经将我弄到了床上,翻身便将被子盖在了我和他的身上,我本以为他想让我好好睡上一觉,却不想竟是脱光了我和他的衣服。

    向来我都被他摸遍也看遍了,他即使脱光了我的衣服,我也没什么太多的感触,倒是觉得与他肌肤相亲,越发的缠绵舒服。

    毕竟他有一副好皮囊,皮肤也那么滑,我不摸他两把都是好的,怎么会讨厌跟他亲近。

    但他一脱光光,我顿时朝着他不该给我看见的地方看去,而他也当真没给我看的意思,翻身将我压在了身上。

    而我全然不知他到底是想做些什么,竟将我的双腿抬了起来,正待我狐疑的看他,他的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我顿觉全身被水湮没,被电击冲过了一般,呼吸都重了,人也飘了起来,跟着便忘乎所以的叫了他的名字。

    听我叫他,他便愈发的亢奋起来,低头堵住了我的嘴,任由我在他的嘴里呼吸。

    一番缠绵,他的头上豆大的汗水滴了下来,在看来,他终究还是个人,不然棺材板里的欧阳漓把持的住。

    忍受不住这种折磨,他便把我的一直手拉了过去,一开始只是按在床上揉啊揉,但到后来他便将我的手拉到了他的身下,握着我的手教我怎么做。

    我一时间脸红的不行,呼吸也是一阵阵的发烫,这种事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做。

    但他忽然在我耳边轻轻唤着我的名字,一声叠着一声的,看他也确实痛苦难忍,而我的小手也确实给他握的很牢,就算我想要拿开他也不见得会同意。

    “宁儿,宁儿……”听他那声音,低沉的仿佛是已经干了,但又缠绵着一股无形的暧昧,一声声朝着我耳边呼出,叫的人都快要醉了过去。

    我便一声声的答应他,虽然我也不知道我答应了什么,但总归是答应了。

    听见我答应,他便咬住了我的耳朵,用牙齿一次次的磨来磨去,磨得人心痒难耐,骨子里都在荡漾。

    此刻的我已经被他彻底征服了,特别是当他满头的汗珠掉在我脸上的时候,我眯了眯眼睛朝着他看,他马上把洗脸似的额头贴在了我的嘴唇上面,跟着粗重的喘息一声接着一声。

    “宁儿,想,别停!”八成我也是被欧阳漓吓到了,听他说就像是被蛊惑了似的,手就被他牢牢的握着,直到他在我身上的手也加快了速度,我才醉生梦死似的喊了一声,一下就没了力气,仿佛身体被抽干了似的,而他也都弄在了我身上。

    原本,我以为他还是有些力气的,不想竟突然趴在了我身上。

    而他也好像是早有准备,抬起手在我头上扯了几条纸巾出来,一边趴着一边在我的腰上给我擦了擦,擦干净便趴在我身边不动弹了。

    我想了想,拉开了他在我腰上的手,但他又放了回去,于是我便安静了下来,在他房间里面看了看,闭上眼睛睡觉去了。

    这一觉我们睡的都很长,晚上七八点钟了我们还都没醒,到底是给叶绾贞叫了起来。

    当当的敲门声惊扰了我们,于是我便睁开了眼睛,等我睁开眼睛,人又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了。

    想想刚刚睡着时候的那个梦,倒是一场旖旎春光。

    只不过说起要起来,我实在是累的荒,大底是后悔跟着叶绾贞来阴阳事务所报道了。

    我要知道这么辛苦,我兴许就不来了。

    慢慢腾腾的从床上起来,不经意的手竟摸到了一片水渍,于是我便朝着身边的地方看了一眼,但等我在摸了摸,被子上面干干爽爽。

    看来我又产生幻觉了,欧阳漓躺在棺材里面,怎么会这时候出来。

    算算今天刚初四,欧阳漓最快也要初十之后出来吧。

    穿好了衣服我朝着自己身上闻了闻,我都几天没洗澡没有换衣服了,都有味道了。

    出门我去找叶绾贞,叶绾贞正在敲欧阳漓的房门,但她敲了半天欧阳漓的房里也没动静。

    叶绾贞看看外边,有些着急了,看来他们也是有事情着急着去办。

    “你先走,我叫他。”于是我便说。

    叶绾贞看看我:“饭菜给你们放在桌上了,你们吃了出去,我和师兄先走了。”

    叶绾贞说完人便一溜烟的朝着前面跑去,自然叫欧阳漓起来的事情落到了我身上。

    于是我便敲了敲欧阳漓的房门,敲完他的门便开了。

    站在门口我朝着里面看了一眼,欧阳漓也刚起来,人就站在我面前。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是错觉还是怎么回事,我竟闻到欧阳漓的房间里面有股暧昧的气味,那种类似乳胶漆的味道。

    忍不住我就多闻了两下,但欧阳漓偏巧这时候从里面出来,自然我也就什么都没看到,只好泄气的转身回来。

    “贞贞给我们留了饭,你先去吃,我去洗澡,洗了澡就出去。”我身上的味道实在是太浓了,要不洗澡我不舒服。

    转身朝着后面的一间浴室里走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