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四十八章:身份之谜

    但当我悬着心看去墓室口,一见那人,人便愣住了。

    欧阳漓?

    欧阳漓站在门口正朝着我走来,看他那看也不看四周围的样子,分明是已经来了有一会了,那他一定是看见我刚刚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他这时候过来是什么意思?

    我忙着要把棺盖盖上,却怎么都够不到对面,推出去容易推回来却有些难。

    欧阳漓迈步走来,四周围的烛火摇曳的欢脱起来,我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忙着叫他站住别过来。

    “为什么不能过去,棺材里面藏了什么东西?”欧阳漓大概是以为我在棺材里面藏了那具梦里的白骨了,以为我养骨头什么的了。

    走来的气势着实有些吓人,于是我便有些慌忙了。

    我本想把棺材盖盖上,而后拉着他马上出去。

    毕竟他是个替身,还是个颇有性格的,万一要是发现了什么,总归是不好。

    不想我只是弯腰去够了两下棺盖,一个不小心便一头栽进了棺材里面,等我从棺材里面起来,欧阳漓也已经走到了棺材旁,从阶梯上来了。

    目及我正趴在华丽丽欧阳漓的身上,顿时那脸黑透。

    但下一刻,欧阳漓他自己也呆呆的愣住了。

    趁着欧阳漓愣住的时候,我从棺材里面想要爬出来,而我爬出来之前欧阳漓都是没反应的。

    其实我也能够理解,这种事发生在谁的身上都很难接受。

    此时我唯一庆幸的便是欧阳漓还不知道每晚都为了华丽丽的欧阳漓和我在一起缠绵的事情,要是知道了后果恐怕更严重了。

    从棺材里费了好大的劲我才爬了出来,回去看看,欧阳漓的脸色还是那么好,身上的衣服也没有凌乱,我绕过棺材才把棺盖推上。

    空旷的墓室里面吱呀的一声,棺盖完好如初的推了回去。

    我绕过棺椁,站在欧阳漓的面前抬头看了他一眼,想必离开了这里他就忘了,也没有太多的介意。

    欧阳漓此时缓缓转过头看着我,漆黑的双眸黑了又黑。

    “他是谁?”在我看来,欧阳漓总算是问了一句很正常的话,想到离开了这里欧阳漓可能就什么都忘了,我也没有太多的隐瞒,把欧阳漓是个满清王爷的事情告诉了欧阳漓。

    欧阳漓不置可否,从阶梯上一步步的下来。

    停在我面前绷着一张脸看我:“他是鬼?”

    我愕然?

    吱呜了一会:“他现在躺在里面什么都不是,只是保护好点的尸体。”

    听我说欧阳漓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漆黑的眼眸乱动,忽然把身体转了过去,不给我看他的脸了。

    于是我便想,他八成是看到和自己长成一模一样的人受刺激了,过一会就好了。

    为了给欧阳漓缓冲的时间,我在墓室里面找了个地方坐下,此时我才发现,我胸口上面挂着当初欧阳漓给我的那块玉佩。

    低头我看了一会,摸上去冰冰凉凉滑腻腻的,果然是好东西。

    玉佩上面有一条红绳,玉佩就挂在我的胸口,我摸了一会,想到这种玉佩肯定是很值钱,要是卖了……

    我正想着,玉佩一下不见了,好像知道我要卖了他,硬是给吓没了。

    我忙着在胸口摸来摸去,结果怎么摸都摸不到了,我正觉得郁闷,欧阳漓从对面走了过来。

    不想,他也伸手来我胸口摸了一下,我便忽的一下脸红了。

    但给他摸过之后,那块玉佩竟奇迹般的出现在他手里,他像是看的见那块玉佩一样,拿起来看了一会。

    “这分明不是清朝的东西,他的穿着打扮也不是清朝的人,你说他是清朝的王爷。”

    欧阳漓问我,我也是一阵意外,想了想:“但这里只有清朝的时候开凿过,要不是清朝是什么时候?”

    我伸手把玉佩拉了回来,玉佩便不见了。

    欧阳漓低垂着眸子盯着我的胸口看,就好像是看的见那块玉佩一样,我便忙着把手挡在胸口上面,免得被他给拿走了。

    欧阳漓也不理我,转身在墓室里面转了一圈,我便想,到底是个男人,刚刚还很生气震惊的样子,此时看已经没事了。

    转了一圈,欧阳漓回来问我:“你是怎么知道有这个地方的?”

    我想想没说实话:“我也不清楚。”

    欧阳漓眉头皱了皱,转身看了一眼:“他找的你?”

    现在我算是知道,欧阳漓已经认定了华丽丽的欧阳漓是只鬼了,我也只能半推半就的回答,“算是吧。”

    听完我的回答欧阳漓转身看了一眼红色的棺材,跟着走了过去,在棺材的四周围检查了一下,检查完了便听他说:“棺材的年代确实是清代的没错,而且上面花纹看,应该是帝王木。

    清代石棺和汉白玉居多,只有少数的人才用帝王木,而且……”

    欧阳漓没把话说完,听他说我才留意到这些,便起来跟着他去看,来都来了就听他说说。

    “除非他生前就知道自己会在死后成鬼,那他的身份…”

    欧阳漓总是说话说一半,我有些着急就问他:“是什么?”

    “祭祀。”欧阳漓说着又蹲下了,在棺材的下面发现了八只银铃铛。

    “那不是萨满?”我正想想着欧阳漓穿着一身华丽丽的衣服驱鬼的场面,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不像啊!

    欧阳漓伸手碰了一下银铃铛,铃铃的一阵铃声清脆的响起,我忙着蹲下去看,竟还有铃铛呢?先前我怎么没发现。

    “相传契丹人死后会在棺木上面坠上镇魂铃,以此震住尸体上的邪气,但是契丹离清朝年代久远,怎么会用铃铛,清代铃铛可是招魂之物。”

    越是听欧阳漓说我便越是糊涂,到最后我也不问他了,起身站起来看了看棺盖的上面,上面什么没有,我也就想转身走了。

    时间太久,别给叶绾贞他们也找来。

    等我起身,欧阳漓也站了起来,四处看看低头又看向了我。

    见他看我我便有些不自在,总担心被他看出什么,正想着要走,欧阳漓拉住了我。

    我抬头看着欧阳漓,以为他要说什么,他竟然也只是看着我。

    但那眼神却不似以往那样的漠然无波,但仔细看我又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实在也是叫人匪夷所思的一件事情。

    “我们还是走吧。”总看着也不是办法,我便对他说,欧阳漓也答应了我一声:“嗯。”

    轻轻浅浅的,听他答应我总觉得不太对劲,忙着要把手拉回来,不想他竟没放开。

    “省的走散了,拉着吧。”欧阳漓说完拉着我便走,我便有些发呆的跟着他去了,一边走一边低头看着给他拉住的手。

    每次都是我拉着他,这次换成他拉着我了,我反倒有些不习惯了。

    走出墓室我又回头看了一眼,想到欧阳漓没事,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而此时欧阳漓问我:“你们认识多久了?”

    我呐呐半响,抬起手算了算:“两三个月。”

    “嗯。”听我说欧阳漓答应了一声,我此时也发现,他出来的轻车熟路,像是记住了这里的路。

    “欧阳漓你不会把这些说出去吧?”我小心翼翼的问,怕欧阳漓把这里看到的说出去,不免担心。

    欧阳漓回头看了我一眼,山洞里虽然有些黑,但我却能看见他的脸他的眼睛。

    “我要不说,你能给我什么好处?”给欧阳漓一问我便木纳了,他还要好处?

    但我有什么好处可以给他的,我分明就什么没有。

    难道?

    我忙着低头看了一眼胸口,跟着抬起手把胸口给捂上了,玉可不能给他,我自己还留着呢。

    看我把胸口捂住,欧阳漓把脸转了过去,一边走一边拉着我的手,等我们走出去了,我再问他什么他也就不说话了,于是我便想,他可能是把进墓室的事情全忘了。

    这么想我便起了试探他的心,问他:“我们怎么在这里?”

    欧阳漓转身看了我一眼,漆黑的眸子略带深邃,定定的落在我的脸上,看了我一会:“你说呢?”

    我顿时无语,这种回答模棱两可,我怎么说?

    于是我便不说了,只当我和欧阳漓一块发梦了。

    走出去几十米,天空轰隆隆的一阵雷鸣,好好的天又要下雨了,回头我看看山洞那边,催促着欧阳漓回去,欧阳漓也抓紧了我的手向山下走,正走着听见叶绾贞的声音:“小宁,是小宁么?”

    回头我忙着去看,果然看见叶绾贞从对面朝着我们这边招手,我这才把手从欧阳漓的手中拉了出来,一边朝着叶绾贞走去,一边朝着山洞那边看去,结果一看山洞都多出来了好多。

    但刚才我明明没看见有这么多的山洞,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欧阳漓。

    欧阳漓像是没看见一样,眼眸一扫而过,隔着我走向叶绾贞和宗无泽两人。

    “贞贞,你们没事吧。”到了近前我马上问叶绾贞,叶绾贞摇了摇头,朝着山洞里面看去,指了指里面告诉我和欧阳漓,宗无泽已经进去有一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

    欧阳漓听说便朝着洞口走去看了一眼,之后便回头看着我们说:“我进去接应宗无泽,你们在外面等,不要到处乱走,要下雨,实在没地方躲,就进来。”

    临走之前欧阳漓看了我一眼,漆黑的眸子在我身上上下的打量了一下,那种好似在看我有没有破损的眼神,着实叫人有些奇奇怪怪。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