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四十五章:鬼磕头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困惑起来,我也因为担心去了欧阳漓的身前。

    我之所以会站在欧阳漓的身前,是因为我已经在水晶球里面清楚的看见,另外的两个东西就站在欧阳漓和我的身后,而且这两个明显不是人。

    水晶球的里面,我和欧阳漓叶绾贞宗无泽四个人的影子是人的形态,能看出我们都是人,但另外的两个,明显是黑色的影子,这说明她们根本不是人。

    欧阳漓低头看了我一眼,我便马上把手拉住了他的。

    欧阳漓还不等转身,那两个影子已经慢慢显现了出来,而这时的我忽然的愣了一下,很熟悉的一种感觉。

    她们是?

    楼上的那只女鬼?

    此时,叶绾贞从地上把水晶球收了起来,我们也转身看向对面树下站着的人。

    果然,其中的一个黑影就是我在楼里见到的那只女鬼。

    而此时女鬼的身边隐约的还站着一个身材矮小的孩子,不经意,我们的目光都落在那个孩子的身上。

    孩子六七岁大,粉雕玉琢的一张笑脸,乌黑乌黑的眼睛,要放在平时这孩子的眼睛算是好看的,但现在看却空洞的深不见底,看了便叫人不寒而栗。

    此时,女鬼和孩子都露出来本来的面貌,见到我们淡淡的朝着我们鞠了一躬,很礼貌的样子。

    “很感谢你们来这里。”女鬼朝着我们先是说,而后欧阳漓便把我拉到了身旁,似乎是防着对方。

    宗无泽也脸色不是多好看,似乎是对女鬼的出现十分的不高兴。

    “把我们引来,说吧,你有什么事。”

    叶绾贞这时候走到我的身边告诉我,她说女鬼是只怨气很重的女鬼,稍不留神就会被她伤害,女鬼现在身上已经变成了黑色,说明女鬼已经害过很多人了。

    听叶绾贞说我想起身上还有一缕女鬼给我的头发,马上拿了出来,正要看叶绾贞拿去给扔了。

    “你不该收她这种东西。”叶绾贞说,我朝着地上看了一眼,其实我只是觉得她有些可怜,可怜她而已。

    算了,既然大家都觉得我不对,我不要便是。

    女鬼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看着地上的头发许久才说:“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请你们帮帮忙,帮我们离开这里。”

    “你要的不只是这些吧。”宗无泽绷着脸,双眼目光犀利,结果女鬼马上就说:“我是想要报仇,但是是他害死我的,我要不报仇我心有不甘。”

    “你想要报仇,何必要找我。”这时候我突然问女鬼,女鬼看看我,一脸的无奈:“我没办法,他是杀了我的人,他的气数未尽,又是个当过兵的,他杀过人,身上有煞气,又穿着军装,军帽的国徽上有正气,我们根本靠近不了他,所以才会出此下策,想起当初我不过是拒绝了他追求,他就那么对我,我心里怎么能不恨,我的女儿也被他活埋在楼下。

    我丈夫,也被他害得去做了大牢,后来也死在了牢狱里面,我们一家实在是死的太惨了。

    难道我还不能找他报仇雪恨么?”

    女鬼忽然哭了起来,我这时候才知道,鬼也是有泪的,只不过女鬼的泪是血红血红的,看了着实要人有些心惊胆战。

    退后了一步,我看看身边正护着我的欧阳漓,最近他总是站在我身后,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恢复过来,等他恢复过来,有了强大的法力,我也就不用怕了,想必他还是会保护我的。

    看看欧阳漓,我又看了一眼哭哭啼啼的女鬼。

    见女鬼哭了,地上的小女鬼抬起一双小手要着抱抱,女鬼便将小的抱了起来。

    “人不管鬼事,何况我是一个驱鬼师,怎么可能帮你,你太异想天开了,以为缠住了我身边的人,我就会帮你,你就没有想想,我真要是不知道你的存在,白天的时候会只做做样子给你看。”

    听宗无泽说我才明白,原来又给他骗了,宗无泽分明就是早知道女鬼的存在,只是没说而已。

    一时间还有些失望,还以为我厉害了,结果又是给人骗了。

    不过此时女鬼突然抱着小鬼跪在了地上,连连给宗无泽磕起头。

    “你干什么?”宗无泽大惊失色,女鬼却抱着小鬼不停的给他磕头,磕到最后我看着都有些于心不忍了。

    一旁的叶绾贞突然的说:“鬼磕头?”

    我不懂,还朝着叶绾贞看了一眼,鬼磕头怎么了?

    叶绾贞这才和我说:“鬼磕头是鬼有求于人的一种恳求方式,要是遇见了这样的鬼,十有八九是冤死的鬼,身上背负着血海深仇,他是有求于你了,你要是能帮他,就一定要帮,不然以后是要遭报应的,因为他给你磕的正好是九十九个头,这个可是有讲究的。

    鬼都是不磕头的,他要是给你磕头了,就说明他把阴德都磕了,这九十九个头磕完,是要灰飞烟灭的,你要是不帮他,他就会化成厉鬼,到时候麻烦就大了。”

    鬼磕头还有这么多的说头,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站在一旁脸色铁青的宗无泽。

    其实这两只女鬼也很可怜,一家都让人给害死了,他要不救,也确实说不过去。

    眼看着女鬼就要磕够九十九个了,宗无泽总算是开了口:“我帮你,你先起来。”

    女鬼这才起来,抱着孩子脸色已经渐渐变了一种颜色,很明显是与刚刚不同了。

    “你说吧,要我怎么帮你!”宗无泽说完看着女鬼,女鬼这才说:“这大树的下面有我和我女儿的尸骨,当年那个畜生把我和我女儿埋在了这棵大树的下面,用桃木把我们母女的身体给震住了,他想让我们永生永世不得超生,我不求别的,我只希望他能来,让警察把他抓住。

    他只要脱了官服,我就有办法去找他算账。

    我保证不会伤害无辜的人,至于我们以前伤害的那些人,其实都是他雇来害我的那些人。”

    女鬼说的十分可怜凄楚,至于是真是假,也只有女鬼自己知道了。

    宗无泽听完便转身朝着大门口走去,我们自然是要跟着一起离开,出了门我们便回了阴阳事务所。

    叶绾贞车上告诉我,被桃木剑震住的鬼魂,死后不但不能离开埋葬的地方,而且魂魄也十分的痛苦,有些甚至魂飞魄散而死,如果不是怨气重的,早就灰飞烟灭了。

    而树下的女队母女竟然还能显露原形出来害人,足见她们的怨气有多重,如果不马上除掉,以后就是大麻烦。

    叶绾贞还说,那两个男人一定是知道这些,所以才来找阴阳事务所,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我们会发现那两只女鬼有冤情。

    一路回去已经十点多钟了,我也确实有些困了。

    回到阴阳事务所也没听别人说些什么,自顾自的回去睡觉了。

    进了门便去脱衣服,等我上了床也困得实在是不行了,结果刚闭上眼睛,身上一阵昏天暗地的风吹了进来,等我再睁开眼睛,人又到了欧阳漓的房门口。

    呼嗒的一声,欧阳漓的房门便给风吹开了,门里欧阳漓正脱着衣服,门开了他也抬头看我,看见是我,抬起的手慢慢落下。

    这次欧阳漓可没有起来找我,是我自己迈步走了进去。

    但这次我实在是太困,就是在梦里我都在打哈欠,抬起手一个劲的捂着嘴。

    进门身后的门关上了,在看欧阳漓也已经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去。

    走去欧阳漓的身边,我忽然坐下说:“要不今晚我们只睡觉,什么也别做了,我实在是太困了,等哪天我们补回去,对你也不影响。”

    欧阳漓眉头深锁,目光注视着我,见他没回答我便当他是默许了,脱了脱衣服便又去了床上。

    躺下我便一番无奈,想别人每天晚上脱衣服也只是脱一次,我却要脱两次,这样的事情,怎么不叫人郁闷。

    看我躺下欧阳漓把身上的衣服也给脱掉了,脱完便扯开了被子钻了进来,从身后一把将我给搂住了,抬起手将我的手握住。

    我睁了睁眼睛,而后又闭上了,想了想,翻身转了过去,靠在他怀里安逸的睡了过去。

    睡过去便一觉睡到了早上,早上等我醒了,睁开眼也已经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了。

    睁开眼我揉了揉两只眼睛,想起昨晚的事情,这才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去了外面。

    今天宗无泽应该要去找那两个男人才对,不知道宗无泽打算怎么办?

    正寻思着欧阳漓从他的房间里面出来,衣服已经换过了,脸也已经洗过了,见了我在门口停顿了一下而后才朝着我走来,见了面看了我一眼,便转身朝着宗无泽的后院走去。

    想到欧阳漓也是为了女鬼的事情去找宗无泽,我连忙的跟了上去,未免欧阳漓一个人走路没意思,我便跟在他的身边,结果被鬼看见便成了出双入对了。

    “你看他们,总是一起来一起走,我看宗无泽是没戏了,这要趁热打铁的事情,他竟然那拿乔坐稳,难怪人家没看上。”山羊胡的老鬼先嚼舌根。

    “那可不一定,我看眼前的这个才没戏,你没看见他连笑都不会,就像是木头,这样的男人谁会喜欢。”说是我爷爷爷爷辈的那只小鬼又说,我便转过脸看看欧阳漓。

    他果真是听不见!就没看见他有点反应!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