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四十四章 六个人

    男人的脸上竟然套着一个面具,那个面具是黑色的,除了眼睛和呼吸的地方是露出来的,就是嘴都蒙在面具里面。

    一时间我便愣住了。

    我看向女人,女人朝着我点了点头,我伸手打算解开男人的面具,就在此时,我听见女人闷哼了一声,转身再去看桌上的女人,已经被一个男人用刀子一刀抹在了脖子上面,血跟着便流了出来,我向后退了一步,撞在女人虚无缥缈的身上,感觉身体一空,抬起手我摸了她一下。

    她到是也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反倒是看着她尸体的方向,而此时我跟着她看去,看到那些人正把她脱到楼梯口上去。

    血从桌子上面一路延伸到楼梯口上,跟着她被一路拖到楼上,我便绕道了楼梯口那里,尽量不踩到楼梯上的血,一路跟着去了楼上的一间房间里面。

    进去了,我看见几个男人将她的身体拖到了房间的浴室里面,跟着里面便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

    我在房间里看了一眼,跟着去了浴室里面。

    门推开,里面几个男人穿过我的身体走过去,我忽然把手捂在了嘴上。

    浴室的地上全都是血,像是血河一样在地上铺满,白色的陶瓷浴缸里面,一些正漂在水里的肢体器官吓得我倒退了一步,结果我又撞上了那个女人。

    回头我看她,她便双眼目光朝着浴缸那面看去,我这才稳了稳心神朝着她看的地方看去。

    结果正对上她被割下来那颗头颅上的双眼,那双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我,着实有些吓人。

    但很快她又拉着我从浴室门口走了出来,离开了那件房间我才稍稍平静了一点,他带着我站在二楼的楼梯上面,朝着下面的有些人看着。

    那些人从楼上下来便一个个的离开了,最后才是那个从单人沙发上一直坐着看的人。

    那人站了起来,手里握着一根拐杖,走起路有些跛脚,一走路半个身子朝着前面动一下。

    等人走了,女人朝着我看来,我便知道,其实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要我帮忙去找那个走起路一瘸一拐拄着拐杖的男人。

    “这么久的事情了,我怎么找他?”我这时候才开口,女人眉头皱了皱,似乎也很为难。

    跟着,女人从她的头上剪下了一缕头发给我,我看着送到眼前的头发,许久才伸手接了过来。

    虽然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她也没说,但我觉得这捋头发可能有什么用处,便收了起来,看我收了,她也一转身走了。

    等我再想寻她的一丝鬼气,一切又回复的原样,而她也早已不知去向。

    更叫人奇怪的是,我身边根本就没有叶绾贞这个人,若大的别墅下面根本就是只有我一个人。

    我左右的看了看,朝着墙上的一幅画走去,墙上挂着一副上世纪的油画,画上是一对年轻的夫妇,男的英俊潇洒,女的清秀美丽。

    我想起刚刚那个女人的穿着打扮,也猜到了,这应该是几十年前的一幅画了。

    看了一会,我转身看着客厅中央的那个桌子和沙发,正看着发呆,欧阳漓和宗无泽从楼上走了下来,也正待此时,叶绾贞从外面进来了,手里握着罗盘,一脸失落什么都没找到的样子。

    看她那副样子,我便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这事也就被我瞒下了。

    宗无泽说没什么发现,而后就要做法事,做了法事我便跟着去了门外,但我很不好说什么,抬头我望着别墅的楼上时,我确实看见那只女鬼正对着我笑,看到我要离开还对着我摆了摆手。

    我便想,宗无泽到底是怎么做的法事,他平常做得法事到底管不管用。

    没什么多说,几个人去了外面,都上了车我便问宗无泽:“这里有多少年了?”

    宗无泽便给了我一本当地的资料薄,我拿过来接着车窗外幽暗不明的灯光看着,而这栋复式别墅竟能追溯一百年。

    只不过这里也只是被规划了,实在是没什么其他的记载。

    但是既然是出过人命的地方,怎么会没有记载呢?

    命案现场,应该有一定记载的,特别是这种百年的房屋。

    一路上我都没怎么说话,车子到了地方我便回去准备休息了,刚进门就听见瓷娃娃大声喊:“不干净,不干净,女鬼,女鬼。”

    给她一喊所有人都停下了,而他们几乎不约而同的都朝着我看。

    我便有些生气,去找瓷娃娃理论。

    “你说谁是女鬼?说谁?”

    叶绾贞和宗无泽转身回去,留下欧阳漓站在我身边陪我,我这时才想起来,身上确实带了什么东西回来,于是我便从身上把女鬼给我的那缕头发给拿了出来。

    欧阳漓看着我,目光由浅入深,我这才解释了事情经过。

    但我唯独没说女鬼在楼上对我招手的事情,未免日后宗无泽知道,觉得他脸上无光。

    听完欧阳漓也没有表态,只是转身回去睡觉了。

    看欧阳漓的那个背影,我便想到木头两个字,便也不说什么了。

    欧阳漓走后我也回去休息,躺下了翻来覆去的有些睡不着,一闭上眼就想起别墅里的那只女鬼。

    其实死的难看的我也不是没见过,但我总觉得她死的太凄惨了。

    被人强暴,还分尸的……

    分尸?

    那尸体呢?

    我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双眼朝着门口看去。

    既然事分尸死的,这么大的命案,肯定会轰动全城的,资料薄上面没有记载也就算了,总不能连周围的邻居都不知道。

    要是知道,一传十十传百的也会传出很多故事,不是凶宅也变成凶宅了,但宗无泽明明和我说是鬼宅。

    困惑间我已经从床上离开站了起来,明明中被什么牵引着一样,迈步去了门口,推开门便朝着阴阳事务所的门口走去。

    到了阴阳事务所的门口,推开门便走了出去,刚出了门便听见瓷娃娃哇啦啦的大喊:“又来一个,又来一个。”

    我回头朝着阴阳事务所的门口看着,才发现欧阳漓也跟了出来,看到她我也踏实了许多。

    有个人跟着我,似乎好点。

    两个人也没说什么话,似乎欧阳漓能看出我的想法似的,开了车过来,推开车门我便跟着他上了车。

    开了没有多久,两个人到了地方,欧阳漓把车停下我又朝着楼上看,此时我看到的竟是两个影子再楼上你推我搡,但很快人影就不见了。

    欧阳漓下了车,我也跟着下了车。

    进了门我便朝着房子的周围看去,其实房子四周看不见什么东西,唯一能看见的便是地上的几棵树。

    可能是时间太久了,树长得都快赶上房子高了,有些甚至都长到墙外面去了。

    欧阳漓跟着我进来,有他在似乎我就觉得安全了,我才拿出手里的那缕头发看着,看了一会没什么反应我才又把头发收了起来。

    抬起头开始在别墅的外面找能把人埋了,还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

    我始终不能理解,发生过凶案的地方,为什么不是凶宅,却成了鬼宅?

    找了一会,我和欧阳漓几乎把别墅里所有的地方都找过了,就是院子里的几颗大树下面,我们都找过了,但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我便想,总不能是把尸体埋在了别墅里面?

    想想兴许是埋在别墅里了,才朝着别墅门口走去,结果到了门口便泄气了,分明是锁上了的,没有工具我和欧阳漓都进不去。

    进不去我和欧阳漓便打算要回去,结果两个人刚刚走到别墅的门口,便觉得后面站了个什么人,回头我便朝着身后一棵大树的下面看去,总觉得哪里有个人站着看我。

    “好像在那里。”听我说欧阳漓带着我走了过去,就地看了看地上的土,但经过他的一番查看,也没觉得地上的土有什么问题。

    但就在这时候,宗无泽和叶绾贞也来了。

    车子停下我和欧阳漓朝着门口看了一眼,两个人跟着便进来了。

    看到我和欧阳漓两个人正蹲在树下看,也都没说什么,大概也猜到了什么。

    “贞贞,你看看。”宗无泽站到我面前先是看了看我,给我的感觉他就是在看我有没有事,看我没事才吩咐叶绾贞。

    在看叶绾贞,已经在自己的小包里面拿出了一颗不大不小,拳头那么大的水晶球。

    而这也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叶绾贞作为占卜师,是能占卜预测一些事情的。

    水晶球很快被放在地上,叶绾贞坐在大树的下面,双手不断在水晶球的上面旋转,很快水晶球里出现一个画面。

    只是画面却是在阴阳事务所的门口,一辆黑色的轿车上面。

    车子上推开车门下来一个上了点年岁的男人,男人的手里拄着一根拐杖,而后车子里还有一个人下来,是个年轻一点的男人,男人下了车,搀扶着上了年纪的男人。

    进门后是宗无泽亲自接待的他们,而后便是我们几个人来别墅这里的画面,在之后就是我们现在出现的这个地方,但水晶球里面根本不是四个人,而是六个。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