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 作品

第三十三章:阴盛阳衰

    因为我不敲门就进了门,欧阳漓罚我去他的专人办公室去站着,于是我便想,见过公报私仇的,没见过这么公报私仇的。

    我不过是戳破了他在后山迷路的事情,况且我也没有对别人说起过,他也至于小肚鸡肠的记仇这么久。

    众目睽睽,他竟然说的出我没敲门的那话,他也不怕舌头烂掉。

    我明明敲了门,他偏说我没敲。

    我和他势不两立,他要我丢人,我就再也不管他了。

    欧阳漓的办公室里没人,除了我就是他,如今我站着,他坐着,两个人的比例严重失衡。

    “为什么不敲门?”看着作业本,欧阳漓头也不抬的问我,我便想,我该怎么回答他?

    我是回答我敲了,是他没听见,还是说干脆承认我没敲。

    就在我犹犹豫豫的时候,他抬头看我,我无奈,只好承认我自己太着急了,就没敲门。

    他不置可否的盯着我看了一会,桃花眼好看的不行,叫人忍不住的想,那晚上他怎么看我的眼神。

    “早上为什么迟到?”他盯着我问,我怎么好意思说我月经来了,我回去换卫生棉了,只好又扯了一个慌。

    “起来晚了。”听我说他的眉头一皱。

    “为什么起来晚了?”欧阳漓的问题今天很多,要说平时我也没发现他这么喜欢发问,就是上课吧,他也不是这样,今天的问题着实有些多,问的我不知所谓,只好扯了一个又一个的慌。

    实在是他问的我心烦了,我便回答:“有只鬼在我梦里,我去见他了。”

    其实我就是想说,我去见鬼了。

    谁知道他这么大的反应,啪的一声排响桌子,吼了我一声:“胡闹!”

    胡闹?

    我瞪着眼睛看他,到底是谁在胡闹。

    大白天的他不上课没事,却拉着我在他面前罚站,我今天还有四节课没去,他这样做明明就是浪费我的学业。

    但他是老师,我敢说什么,也只能向后缩了缩,低着头不与他一般见识。

    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打算轻饶了我。

    “把昨晚梦见的经过写下了,一个字都不许落下。”随手他扔给我一沓稿纸,我看看撇了撇嘴,还没见过这样的人,喜欢听别人做梦的事。

    拿了稿纸我四处看看,他的办公室里面虽然大,却没有几个座位,而且每个座位上都放着东西,活像是一个杂货铺,不免有种杂乱不堪的境界。

    好在他身边还是有个位子的,于是我便自动走过去拉了椅子,而后坐在他身边去了。

    他倒也没说什么,就是他没给我一支笔,我不知道该用唾沫写,还是用余光写了。

    正在我寻思跟着他要一支笔的时候,他把身上的一支钢笔给了我。

    我端详着那支钢笔,:无弹窗?@++

    但他实在是冤枉,瓷娃娃虽然是皮了一点,却从来都不说谎。

    进门我便发现了,阴阳事务所里面连一只鬼影都没找到,分明是都跑光了。

    此时,整个阴阳事务所里面,也就剩下瓷娃娃一个人了。

    正当大家相互看着的时候,一阵阴风袭来,我忽然觉得脊背一凉,朝着欧阳漓扑了过去,他正拉着我的手,感觉我不对劲,转身将我护在了怀里。

    顿时他高大上的形象,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抬头我看他之际,只见他双眼目光微寒,正对着我背后的什么地方。

    冷则是其中的一种,但他实在是冷起来骇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