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颜岚 作品

第58章 请别自来熟

    李珍珍道:“就是这里了,我们一家虽然每年只有过春节的时候才回来,不过都有请人来看着家,这别墅倒是打扫的挺干净的,承勋,要不你也进去坐坐吧,我爸妈都快把你当成了半个儿子了。”

    徐承勋只是看了她一眼,不冷不热的说道:“李小姐,我和你不是很熟,还是少开些让人误会的玩笑话,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自来熟的人。”

    李珍珍的脸色变了一下,她解开安全带,下车,然后低下头半截身子探了进来,道:“徐承勋,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没有绅士风度?不过粗暴的你太有男人味了,你对我越是冷淡,越是激起了我想征服你的欲望,你就等着吧,你迟早都会是我的。”

    “请把车门关上,谢谢!”徐承勋看也不看她一眼,如此说道。

    李珍珍把车门关上,徐承勋的车就像是离弦的箭一样搜的开走了,只留下一车的尾气给了李珍珍。

    李珍珍怔怔的看着已经拐过弯消失的车,最后才愤愤不平的回到了别墅里。

    李父李母都还没有睡,见她回来,都惊讶了一下,道:“珍珍,怎么不跟承勋多玩一会儿,回来这么早做什么?”

    李珍珍坐到她父母身边,又变成了那副乖乖女的样子:“爸妈,我和承勋也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虽然我对人的感觉不错,可也不能老赖着人不走不是,您二老老是教导女儿,对男人要矜持,所以我就让他送我回来了。”

    李母明显很赞同,笑道:“珍珍,你这样是对的,男人,你就不能紧紧地巴着他不放,要懂得欲擒故纵,既要给他甜头,又不能让他觉得你太随便了。”

    李珍珍笑道:“妈,我记着呢,你女儿长得那么漂亮,对男人,都是手到擒来。”

    李母自豪的笑道:“珍珍说得对,我们就你一个女儿,当然是想给你最好的了,而且李家家大业大的,以后家业都是你一个人的,我看承勋那孩子,人品,家世,外貌都挺不错的,你可得好好把握。”

    李珍珍就像个邻家小女孩一样撒娇道:“妈,你放心吧,那徐承勋一定会是我的囊中之物,到时候我就多生几个,和徐家商量把一个孩子过继到我们李家,李家的产业可不能断到我的手里。”

    李母被逗的开心的不行,“乖,没白费妈疼你一会。”

    这边母女其乐融融,另一边的姚依依跟着欧擎珩回到了公寓,刚一进门,欧擎珩就把大门给关了,然后把人抵在了墙壁上,霸道的挑起了她的下巴,声音低沉的说道:

    “姚依依,我一直跟你说什么,我让你离徐承勋远一点,你却三番四次的让他送你回来,你是存心让我戴绿帽子的吗?”

    姚依依也不见畏惧,只是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言笑晏晏的说道:“欧总,吃醋了?”

    欧擎珩不客气的在她的腰上重重的拧了一下,姚依依受痛痛呼了一声,委屈的看着欧擎珩,娇声道:“欧总,你下手可真狠。”

    “别撒娇,我们之间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

    姚依依凑上去,在他的唇上吻了吻,似是撒娇又似是委屈的说道:“欧总,乖,别生气了,你看我全身都湿了,我知道你猴急,想把我拆吃入腹了,可是你也看到了,我上下都湿,要是还不换衣服的话,等一下可就感冒了。”

    欧擎珩看着她,下一秒,弯身把人拦腰抱了起来,大步流星的往楼上走去。

    姚依依还不忘嘴贱的说道:“原来欧总这么猴急啊。”

    欧擎珩低头看了她一眼,低声斥道:“闭嘴!”

    姚依依乖乖地闭上了嘴,不过双手却很不老实的在他的胸口上画着圈圈,欧擎珩又低头看着她,低声警告道:“姚依依,要是不想我直接把浴室里把你给办了,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

    姚依依娇笑连连,手下不停,嘴上挑逗道:“欧总,你这段时间的忍耐力真的变强了,奴家佩服。”

    欧擎珩一脚把卧室的门给踢开,姚依依笑道:“欧总,这么暴力,要是把门给踢坏了,还得请人来修。”

    欧擎珩把人放下,右手不轻不重的在她的臀部上打了一下,道:“去洗澡吧,一会我们还有一笔账要算。”

    姚依依去拿了衣服,路过欧擎珩的时候给他抛了一个媚眼,勾引道:“欧总,要一块洗吗?”

    欧擎珩的眼神立马就变了,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你一个人洗,十分钟后出来,我有事要跟你说。”

    姚依依又朝等他抛了一个媚眼,这才拿着睡裙进了浴室。

    等姚依依出来的时候,她身上那件薄如蝉翼的睡衣能看得到若隐若现的身材,让人看着能为之喷血。

    姚依依做了一个“s”型的形状,媚眼如丝的说道:“欧总,我现在好看吗?”

    欧擎珩看着如此惹火的姚依依,差点化身为狼扑了上去,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冷静。

    “把外套套上,过来这边坐下。”欧擎珩拍了拍他身边的位置,非常冷静的说道。

    姚依依愣了一下,奇怪的看了欧擎珩一眼,挑衅的来了一句:“欧总,你不会真的不行了吧?”

    欧擎珩瞪了她一眼,道:“我行不行,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姚依依乖乖的闭上了嘴,然后去柜子里随便找了件外套给披上了。

    “欧总,想说什么就说吧,我洗耳恭听着。”姚依依就像是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乖乖的坐在沙发上。

    欧擎珩见她这样,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姚依依,你能给我正经一点吗?”欧擎珩忍住笑,沉声道。

    姚依依无辜的朝他眨了眨眼,道:“欧总,我很认真啊,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欧擎珩瞪了她一眼,开门见山的说道:“我今天去找徐承勋了,我让他取消了你去上海参加培训的名额,所以这上海你就不用去了。”

    姚依依看着他,道:“抱歉,欧总,我上司并没有跟我说上海的培训已经取消了,所以上海我是一定要去的。”

    顿了顿,姚依依非常认真地说道:“欧总,你是大忙人,所以我想你以后就不要做这么无聊的事了,要不然我真的生气了。”

    欧擎珩眯了眯眼,道:“无聊的事?”

    “是,欧总这样做在我看来不过是无聊的举动而已,欧总要是还把我当成你的老婆,就请你稍微尊重我一下。”这次第一次,姚依依这么声色内荏的对欧擎珩说话。

    欧擎珩站起身,来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道:“姚依依,你觉得你是我的老婆吗?”

    姚依依道:“我觉得是,不过欧总把我当成一只宠物,我也没有办法了。”

    欧擎珩俯瞰着她,道:“我再次问你,你真的执意要去上海?”

    姚依依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姚依依,我给过你机会的,只是你不懂得珍惜而已,既然你要去上海,我也不会拦着你,只是我们的这段婚姻,也会玩完。”

    姚依依怔了下,道:“欧总,你当真要这么的绝情?”

    “这段婚姻,本应该在可心回来前就已经结束了,只是我突然不想这么快跟你结束,这才延长了,只是没有想到你会这么的不识时务,既然如此,我也不想身边放着一只不听话的宠物。”

    姚依依失神过后,声音艰涩的说道:“既然欧总已经决定了,那就这么办吧,在你心里,我也不过是举足无轻重的角色罢了。”

    说完,姚依依往床边走,就在快到床的时候,一股大力把她拉了回去,因为惯性,她的脸直接撞上了欧擎珩比石头还硬的胸口,头上传来了欧擎珩忍着怒火的声音。

    “那个男人,对你就真的那么重要?”

    姚依依撞的疼了,思维一时之间也没有反应过来,而她的沉默在欧擎珩看来就是默认,欧擎珩一时之间心痛不已,突然像只失控的狼一样把人抱起,放在了床上,然后整个人覆了上来,像只发情的禽兽一样扯着姚依依的衣服。

    对上欧擎珩发红的双眼,姚依依这下是真的慌了,带着哭音道:“欧总,你别这样,有话我们好好说。”

    可是欧擎珩这次也是气急了,理智也跑到了上空,脑海里充塞的都是把姚依依生吃入腹,这样她就属于他一个人了,再也没有别的心思去想别的男人。

    很快,姚依依身上的睡裙就成了一块一块的了,她洁白的身体就这样暴露在欧擎珩的面前。

    欧擎珩的眼里一下子充满了欲火,手下的动作更加的粗鲁。

    姚依依眼里滑落了眼泪,她觉得屈辱,虽然她爱着欧擎珩,可她接受不了这种类似强的性爱,如果欧擎珩真的对她要强了,那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的。

    姚依依也没有挣扎,只是冰冷的说道:“欧擎珩,你今天要是碰了我,我们之间就彻底的完了,我会带上行李就离开,让你一辈子都找不到我。”

    欧擎珩眼里的欲火退了不少,人也冷静了下来,低首看着姚依依狼狈的样子,他才发现他刚刚失控之下有多么的粗鲁和禽兽,他从她的身上下来,有些挫败的扒了扒头发,心里非常的懊恼。

    因为姚依依的一句话,他是彻底的失控了,都不似他平常自制的样子。

    “抱歉,我刚才失控了。”欧擎珩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姚依依扯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低低的哭泣着。

    欧擎珩越发的心烦意乱,心也有疼,他想要把姚依依搂过来,没想到却被姚依依不客气的躲过了,他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压着怒火道:“对不起,别哭了,刚刚是我不对。”

    姚依依哭了一会儿,埋在被子里声音嗡嗡的说道:“欧总,我一直以为你不爱我,但也绝对是个尊敬女性的绅士,没想到你会如此……你刚刚要是真的碰了我,跟禽兽又有什么区别?”

    欧擎珩伸手,强制的把她连同被子抱在了怀里,道:“刚才是我不对,我很抱歉,你别哭了,好吗?你一哭,我的心就跟着乱了。”

    姚依依抬手在他的胸口上重重的拍了一下,道:“欧总,你刚刚要是真的强了我,这辈子,我真的就不原谅你了,你知道我的性子,我说到,就会做到,还好你还没有那么的禽兽,要不然我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你了。”

    欧擎珩心里有一瞬间的后怕,不过还是嘴硬的说道:“要不是你执意的要离开我,我会这样吗?”

    姚依依道:“欧总这是在怪我咯?也不想想刚刚到底是谁那么的禽兽了,堂堂欧氏集团的继承人竟然要对自己的妻子用枪,传出去,都觉得丢脸了。”

    欧擎珩在她的脸上捏了捏,道:“刚刚是我的错,我道歉,别生气了,恩?”

    姚依依冷静了下来,妙目转了转,道:“要我不生气也可以,不过欧总可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除了去上海参加培训,我其他条件都可以答应你。”欧擎珩直接把姚依依的后想全都给堵死了。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强势夺爱:亿万首席难自控》,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