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颜岚 作品

第45章 下药

    扬可心垂下头来,眼里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来,待抬起头来又是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珩,过来坐,你放心吧,我又不会吃了你,要是发生了什么事也是女孩子吃亏,我都不怕,难道你还怕你的贞洁不保不成?”扬可心把人拉过去坐下,又把早已倒上的葡萄酒放到了欧擎珩的面前:“珩,你尝尝,看看味道合你的意吗?”

    欧擎珩端起杯子,动作非常优雅的晃了晃,待酒的味道与空气结合之后,放在唇边慢慢地喝了一口,细细的品尝了一番,道:“好酒,味道挺醇的。”

    扬可心笑道:“珩,既然好喝,那你就多喝一点。”

    两人一边说话,时间慢慢过去,他们杯子里的酒少了又续上,一向酒量过人的欧擎珩也觉得脑子有些发蒙了,想要站起身却一下子重新栽回到了椅子上。

    扬可心小步的跑了过来,关心的说道:“珩,你喝醉了吗?我扶你到床上休息一下。”

    欧擎珩原本想摆摆手的,没想到全身都没有力气了,任由扬可心扶到了床上,扬可心伸手想要替他解身上的衣服,没想到却被欧擎珩一把抓住,她放柔声线道:“珩,你喝醉了,我给你解开衣服,这样睡着也舒服一点。”

    欧擎珩只是醉眼迷蒙的看着她。

    扬可心唇角微微一勾,道:“珩,一会我会让你更加的舒服的,过了今晚,我可就是你真正的女人了。”

    她抬手摸着欧擎珩的脸:“珩,你别怪我用计设计你,我只是害怕你离开我而已,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却不愿意碰我,我好害怕你会被姚依依那个小贱人给勾了去,所以我只能先下手为强了,等我们生米煮成了熟饭了,你就逃不开我了。”

    欧擎珩仍是醉眼迷蒙的看着她,突然开了口:“依依。”

    扬可心就像是被雷激中了一般,浑身上下一瞬间竟是不能动弹了。

    “珩,你口口声声说你不爱她,可即使是醉了,喝了我给你的药,你还是念叨着她的名。”扬可心像是发了疯一样的撕扯着欧擎珩的衣服,气道:“珩,我本来是想给你下春药的,可我怕你身体吃出个什么好歹来也就没有这么做,可你怎么能叫别的女人的名字?你这样不是在我的身上插一把刀吗?”

    欧擎珩仍是呢喃着:“依依,你回来,那我们睡觉吧。”说着,本来想起身把扬可心扑倒在床上的,结果却一点力气都没有。

    欧擎珩奇怪的问道:“依依,我这是怎么了?”

    扬可心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人给剥干净了,然后她又迅速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修长的身体骑在了欧擎珩的身上,没想到欧擎珩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把她给推开,嚷嚷道:“你身上好臭,给我滚开。”

    扬可心是又羞又臊又气,她从小众星拱月,何时受过这样子的屈辱,而这份屈辱还是口口声声说爱着她的男人给的,这让扬可心心里更加的不舒服。

    扬可心把欧擎珩的脸给掰了回来,含情脉脉的说道:“珩,你怎么了?别闹脾气了,我们睡觉。”

    没想到回答她的却是欧擎珩的呼噜声。

    扬可心的脸色不可谓不难看,青白交错,好不精彩。

    “欧擎珩,你明明说爱我的,却用这种方法来羞辱我,你越是排斥我的身体,我就越要成为你的女人,我让你这辈子只有我一个女人。”

    扬可心俯下身欲要吻住欧擎珩的唇,没想到睡梦中的欧擎珩却呢喃了一句:“依依,我不愿意跟你离婚,我想我是爱你的。”说完,他还甜甜的笑了一下,完全不似清醒时候的精英的样子。

    扬可心姣好的脸蛋狰狞了一下,靠近他的耳朵,道:“珩,我一定会让你再爱上我的。”

    说完,她下了床,从柜子里拿出了她一袋血,是她从医院里买来的人血,她撕开了一个小口子,倒在了床上,不多,刚好是一个女人处女膜破裂的量而已。

    倒了之后,她拿着还未倒完的袋子扔进了厕所里,拧水,冲走了。

    从浴室出来,扬可心非常从容的爬上了床,躺在欧擎珩的身上,笑道:“珩,祝你梦里有我。”

    第二天欧擎珩醒过来的时候,扬可心还窝在他的怀里睡的很甜,看着扬可心和他赤裸着身体的样子,欧擎珩是过来人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只是他昨夜是怎么样跟扬可心发生关系的,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甚至隐隐的有些厌恶,他甚至生出了这一切是不是扬可心在算计他,不过随即他摇了摇头,扬可心太单纯了,一定不会做出这样子的事情来,一切一定是个误会了。

    欧擎珩醒过来没多久,扬可心也幽幽的转醒,对上欧擎珩的眼睛,她的双眼反倒是红了,委屈的说道:“珩,你昨天喝了酒之后就像是发了疯一样把我推到在床上,你怎么叫你你都不理我,你不是说我们的除夜不会让我受委屈的吗?可你昨晚弄得我好疼,我哭着拍打你,你都不理我。”

    说完,她委屈的嘤嘤的哭了起来。

    欧擎珩眉头拧了拧,不过还是温柔的把人搂着,道:“别哭了,昨夜是我不好,是我借酒发疯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扬可心靠在她的怀里,道:“珩,你昨夜弄得我好痛,不过我不会怪你的,从我们开始交往我就愿意把身体交给你,只是你一直说留到我们结婚后,现在好了,你碰了我,我就是你真正的女人了,我把第一次给了你,你以后可不能辜负了我了。”

    欧擎珩自然也看到床上的那一滩血迹了,对扬可心也更加的怜惜,温柔的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负了你的,你是我的女人,就绝不会让人把你欺负了去。”

    扬可心嘴角勾起了一抹得逞的笑容,嘴上却是温柔的说道:“珩,我也不逼着你离婚,只是昨晚你把我扑倒这样那样,也没有来得及做安全措施,我怕我会有了,要是有了,我不想自己的孩子是个私生子。”

    欧擎珩的脸色有些沉重,说真的,他心里隐隐有些排斥娶扬可心,虽然他口口声声说爱着扬可心,可是心里却有些不太想去她,不过被他抑制住了,这情绪也就没有那么的浓烈。

    欧擎珩也算是纵横商海好些年的,能把欧家产业做的风生水起,足可见他的手段高明,不过现在自我催眠的说爱着扬可心,这才被扬可心的这种小把戏给骗了。

    “珩,你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是不是觉得我把身体给了你,有点轻贱所以不想娶我了?珩,你知道我不是这样子的人,不过你要是不想娶我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你的,我这就回欧洲去,以后也不要联系了,要是有了孩子,我也会亲自把他抚养长大的。”

    说完,扬可心红着眼欲要推开欧擎珩下床去,没想到下一秒却被欧擎珩搂在了怀中,只听欧擎珩道:“可心,你别误会了,我刚刚只是在想一些事情而已,我说过我会离婚,娶你的,你是我盼了这么多年的女人,绝对不会让你受了委屈的。”

    “珩,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扬可心柔柔的说道:“珩,你去洗个澡就去上班吧,我也要去团里一趟,今晚可能有一场小型的演奏会要参加。”

    欧擎珩点点头,道:“你是第一次,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别硬撑着,知道吗?”

    “珩,我知道了。”

    欧擎珩下床进了浴室,扬可心拿着他的手机打了姚依依的电话,等那边接通之后,扬可心说道:“姚小姐,是我,我怀了珩的孩子,你要是还有一点自知之明就赶紧的跟他离婚,要不然最后也只是自取屈辱而已。”

    手机那边的姚依依只是冷静的说道:“你和他在一块?”

    “我不和珩在一块,又怎么会有他的手机?昨晚你一离开家,珩就把我叫到了你们的家去,那里虽然比不上欧家老宅,不过布置的也算温馨,我看着挺喜欢的,我相信它很快就会变成我和珩的家,到时候宝宝一生下来,一家三口,圆圆满满。”

    扬可心装着幸福,甜腻的说道。

    姚依依却显得格外的冷静,“扬小姐,你说完了吗?要是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先挂电话了,我还要工作,就不跟你瞎扯了。”

    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扬可心对着已经挂了的电话,得意的笑道:“姚依依,我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珩是我的,你一个替代品有多远就滚多远。”

    新人笑,旧人哭。

    已经到公司报道的姚依依紧紧地握着手机,脸色非常的难看,就连徐承勋从沙发上站起来来到她面前,她都不知道。

    徐承勋把人拉到了沙发上坐下,温柔的说道:“依依,你还好吗?”

    姚依依回过神来,勉强的朝她笑了笑,道:“我没有事。”

    徐承勋嘴边浮现着恰到好处的笑容来,他是个让人如沐春风的绅士,和这样的人在一块自然而然的能让人放松。

    “依依,我们也算是认识多年的好朋友了,你要是不介意,可以把心里的不痛快跟我说。”

    姚依依只是摇摇头,道:“徐总,现在是工作的时间,我不想因为我的私事影响了工作的进程了。”

    徐承勋笑道:“放心吧,我是这家公司的老板,我想要做什么,还没有人能够管得了我。”

    姚依依忍俊不禁,道:“徐总,你是这家公司的法人,就该以身作则才对,要不然怎么能得公司上下的信服,你要是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先出去工作了。”

    徐承勋抓着她的手,道:“我看你脸色不是特别好,你留一会儿,我给你泡杯热茶喝,等脸色好一点了再出去吧,我可不想被公司上下的人说,新人第一天来就剥削了她的脑力劳动。”

    姚依依忍不住一笑,道:“徐总真爱开玩笑。”

    “依依,这里是我的办公室,你也别那么客气了,还是叫我的名字吧。”徐承勋替她泡了一杯热茶,递到她的面前,说道。

    姚依依接过茶,笑道:“这里是公司,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的,要不然就被人传我这个新人仗着你这个老总在耀武扬威了,本来走后门已经很不好了,行事再嚣张一点,可就是天怒人怨了。”

    职场打拼,每说一个字,行的每一步,都得小心再小心。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强势夺爱:亿万首席难自控》,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