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周 作品

第66章:你就是封行朗刚娶回家的女人?

    封行朗已经离开三天时间了。封家一切如故。

    雪落只能通过安婶的描述得知:封立昕每天的饮食情况。

    而她依旧被金医师和莫管家他们拦在了门外。她真的很想跟他们两人理论:为什么身为一个妻子,不能进去看望自己的丈夫?谁给了他们拒绝自己进去医疗室的权力?

    要说监护人,从法律上讲,自己这个妻子也应该是封立昕的第一监护人才对。

    被雪落的义正言辞缠得没办法,莫管家只有说出:这回是封家大少封立昕自己不愿见她。

    其实每天透过客厅的监控,封立昕都能看上一眼自己的弟媳林雪落平安无事,这便足够了。封立昕不想见雪落,更多的是自卑心理的作用。曾经优秀矜贵的男人,如今却被大火烧残得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封立昕真的不愿意将自己不堪入目的一面在弟媳林雪落面前展示。

    还有就是,封立昕觉得自己不久就将离开这个世界了,何必要在雪落这个弟媳的心目中留下不可抹去的阴影呢?要知道他现在的这张脸,根本就无法示人。

    为什么封立昕突然就不想见自己了呢?上回自己跟他一同去封氏集团的股东大会上宣布主权的时候,封立昕还对自己关爱有佳呢,怎么说不想见她,就不想见她了呢?

    这十来天的时间,就能让封立昕有这么大的变化?为了蓝悠悠,他连自己这个原配的妻子都不想要了,就一心只想跟蓝悠悠一起以死殉情?可关键问题是,蓝悠悠还活着啊!

    要是封立昕知道蓝悠悠还活着,他是不是就恢复了对生活的信心?是不是就不会这么消极的每天只做着最基本的保守治疗?

    如果蓝悠悠没死的消息能让封立昕重新恢复对生活的信心和热爱,雪落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将这个消息告诉他!至于自己这个妻子的何去何从,俨然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封立昕的生命比什么都重要!

    可一瞬间,雪落又想起了封行朗临行前的话:这个消息,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说出来,懂么?

    很显然,封行朗是这个世界上最关心最在乎的他大哥封立昕生命的。可他为什么要对封立昕隐瞒蓝悠悠没死的消息呢?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难言之隐?可任何的难言之隐,也抵不上救回封立昕的生命来得重要啊!

    虽说雪落不知道他们兄弟之间,以及封立昕跟蓝悠悠之间的微妙关系,但她还是决定听从封行朗的话,不会轻易的将蓝悠悠没死的消息说出来。因为没人比封行朗更在乎封立昕的生死。他有所隐瞒,绝对有她所不知晓的原因。

    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三天来,雪落总觉得自己提不上精神气儿来。

    封行朗已经离开封家三天了,却杳无消息。连个电话都没打回来过。或许他是有打回来的,只是没有打给她罢了。雪落可以肯定,封行朗在这三天内不可能不获知他大哥封立昕的消息。

    他一个人在外,又跟个大爷似的倨傲,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吃好睡好……

    天呢,自己这是在担心他的安危呢,还是在牵挂他这个人?

    雪落寻思:关心封行朗的安危,也是她这个嫂子应尽的义务吧。

    晚上八点左右,安婶伺候好封立昕的晚餐下楼来。

    “安婶,立昕怎么样,今晚有多吃几口吗?”雪落一边关切的询问,一边看向安婶手中的托盘。

    托盘里只有流食浅去了三分之一的样子,其它的软质糕点和蔬菜汁等等,几乎都没动过。

    “还是一样,每顿只肯吃那么一点儿,饿不死也活不好的量。”安婶长长的叹息一声。

    雪落心间涌上一阵难受,“安婶,你劝劝莫管家和金医师吧,让我进去喂立昕饮食好不好?他身体本就虚弱,又不肯从饮食上补给,只会让他的病情越拖越糟糕的。”

    可安婶却摇了摇头,“连二少爷的威逼都不管用,估计你的话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再说了,大少爷的自卑着呢,又怎么肯见你啊!”

    “可我已经跟立昕见过好几面了啊!我已经习惯了他的容貌了。”雪落解释道。

    安婶一怔,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不过辛好太太也没听出来。

    “对了太太,二少爷这三天有没有打过电话给你啊?”想起什么,安婶突然问道。

    “没有啊。他也没打电话给您和莫管家吗?”雪落反问道。

    “也没有……”安婶的眉头又蹙了起来,“这个二少爷啊,又跟大少爷赌气呢!不过这样也好,大少爷每天关心着二少爷的安危,也就不会乱想着去做什么傻事了。”

    原来这三天,封行朗连安婶和莫管家都没有联系啊!竟然用这样的方式让封立昕每天牵挂他的安危,从而不去想一些消极的事儿?也真够为难他封行朗的!

    在封立昕获知不了弟弟封行朗任何消息的同时,封行朗不是同样获知不了封立昕的消息吗?还是封行朗有他自己特殊的方法和方式?从封行朗那无商不奸坑舅舅夏正阳的恶行来看,雪落可以肯定:他一定有!

    雪落在客厅里看了会儿治疗烧伤的医书,正准备回房间继续构思她的毕业论文时,一个人以势不可挡的雷厉势头闯了进来。

    看清来人时,雪落着实怔愕住了:这个魁梧的男人足有一米九之高,比斯瓦辛格还要壮实。简直就是一头营养极好的大公牛。

    来人叫严邦。曾经跟封行朗和白默三人好到能同穿一条裤子的兄弟。

    “你……你找谁?”对于身型威猛的严邦,雪落本能的心生恐惧。因为有过封一明的先例,所以雪落对私闯封家的人,都本能的归类到坏人的范围里。

    一边询问之际,雪落已经从茶几下落摸出了一根棒球棍。同样是因为上回封一明的闹事,这种棒球棍便在封家触手可得。

    严邦看到了林雪落。从上到下,将她仔细扫描了一遍,堪比高精度的扫描仪。

    “你就是封行朗刚娶回家的女人?”看到手握棒球棍在微微颤抖的女人,严邦扬眉问。

    封行朗的事,白默知道了,也就等同于严邦也会知道。封行朗并没有隐瞒白默,也无需隐瞒。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