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周 作品

第62章:这正是你想要的温情港湾

    雪落今晚就是不想回封家。不想继续跟封行朗纠缠不清的日子。明知道舅舅不会为了留她而丧失封行朗十亿投资入股的机会,但她还是说出了口。也好给自己一个死心的理由。

    “雪落,你舅妈说得对:回去好好照顾封家大少爷,不许任性怠慢。想回夏家,以后有的是时间。”夏正阳责备的盯了雪落一眼:为什么非要执意今晚留下呢?这不明显着想坏自己的好事儿么?

    意料之中的结果。雪落转过身,头也不回的朝小区大门外走去。

    刚出小区,一辆招风的玄黑色法拉利就停在了她的跟前。

    “上车。”凌厉的轻斥,毫无温情。

    雪落不想上封行朗的车,但还是上了。不是她没骨气,而是她觉得自己真的身兼照顾好封立昕的责任和义务。

    “十个亿呢!没想到我林雪落这么值钱!”雪落苦涩的自嘲。

    “怎么,替我心疼钱了?”封行朗冷哼一声,“你费尽心思将我拉到夏家赴宴,目的不就是为了帮着你舅舅夏正阳投资入股的事吗?”

    雪落嗤嗤一笑,“没想到申城堂堂的新贵财神爷,也只不过是个看女人面子意气用事的庸俗之辈!真怀疑你那些钱是凭自己真本事赚回来的!还只是靠你哥的提携?”

    ‘封立昕’在封氏集团股东大会上的表现,实在是让雪落太惊艳了。虽说被无情的大火烧毁了容颜,可却无法阻挡他的才华横溢和指点江山的冷冽魄力。

    雪落哪会知道:那个魅力的‘封立昕’,便是眼前这个让她正鄙夷的男人封行朗!而这个叫封行朗的男人,才是她所嫁的丈夫!

    “怎么,你是在怀疑我的能力?还是在心疼我的钱?”

    封行朗到是觉得如此藐视他的女人挺有味道,忍不住想去逗她。似乎看到雪落生气时的俏丽模样,能片刻的治愈他被仇恨堆积下的阴霾心境。

    雪落沉默了。自己不是讨厌这个男人吗?他投资失误,她应该高兴才对,为什么还会如此心绪难平着急他麻木投资正阳公司的事件呢?自己这是怎么了?跟着魔中蛊似的。

    “鉴于你如此为我着想,那我不妨告诉你我的计划。”封行朗不喜欢太过压抑无声的环境。

    要知道,在封立昕抢救的那两个月时间里,他每天都面对着沉寂无声的大哥封立昕。

    一提到男人说他有计划,雪落的耳朵也随之竖听起来。

    “修建普庆路到大同路段绿化的招投标,我已经接单了。可我现在缺个施工方。而你舅舅加以栽培还是能胜任的。”

    雪落几乎都听傻掉了,愣了一下才回过神儿,“封行朗,你这是在坑我舅吗?你明明说那项目不赚钱的,可你自己却接单了!”

    “对于你舅来说,他赚不了;可我却能赚!因为我用不着花银子去打理衙门中的关系!我的人脉,足够让他们秉公执法的配合我完成这个项目!”

    “那你也可以利用你的人脉帮着我舅完这个项目啊!”雪落追问一声。

    “我不出面,赚大头;他出面,赚小头,这就是我的经商之道。你舅要是觉得委屈,我随时可以换人。你要知道,以我的实力招施工方,只是一句话的事儿。”

    真是无商不奸啊!雪落服气了封行朗的奸诈!竟然坑到她舅舅夏正阳的头上去了!

    “你就不怕我把你的阴谋诡计告诉我舅吗?”雪落厉声。

    “告诉你舅?行呢,要不要我现在就替你拨号?你舅现在面临两个选择:要么,跟我合作完成项目;要么,我收购了正阳公司,让他替我打工!”封行朗满是锐利之气,似笑非笑。

    “……”雪落无言以驳。

    十多分钟后,封行朗接到一个电话。

    “朗哥,有蓝悠悠那个女人的消息了!”说话的是白默。跟封行朗好到能同玩一个女人,同穿一条裤子的生死之交。

    “好,我马上到。”封行朗英挺的眼眸瞬间暗沉下去,黑沉沉的让人看着心生惊悚。

    “你有急事要忙吗?那把我放下车吧,我自己打计程车回去。”雪落感觉到了封行朗情绪的变化,应该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不放心。”封行朗的确有事要忙,但他却让雪落自己打出租车回封家。

    简单的三个字,却听得雪落一阵心暖。随后又是一声暗自轻叹:封二公子,您有什么可不放心的啊,是怕坏人把她这个‘嫂子’给拐跑么?

    其实那个最坏的坏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你封行朗好不好!轻薄她不说,还老故意走错房间,不要脸不要皮的睡上她的床。竟然还有脸说什么不放心?

    可莫名的,雪落又是感谢封行朗的。至少他没有在这薄凉之夜将她丢下车。而是选择了先平平安安的将她送回了封家。也算是他对她这个‘嫂子’的关怀吧。

    法拉利在封家院落里停下之后,雪落一边伸手打开车门,一边随口叮嘱封行朗一句,“路上开车小点儿。”

    然,或许就因为这句话,她的手腕被封行朗给扣住了,“再陪我会儿。”

    雪落一怔,回头看了封行朗一眼,那如星辰般深邃的眼眸深深的凝视着她,这一瞬间雪落似乎有种错觉:眼前的封行朗竟然像只缺少安全感的孩子!

    怎么会呢!他那么狂妄霸道,又那么冷酷奸诈,怎么会缺少安全感呢?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封行朗健臂一勾,便将雪落拉进了他宽阔的怀中,枕着他健壮的胸膛,聆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让人无比踏实的安然。

    雪落明知道自己应该拒绝这样的柔情,可心底却有另外一个声音再劝说她:没事儿的,没事儿的,就好好的感受一会儿吧。这正是你想要的温情港湾。

    大掌扣住了她的后颈脖,加上稍稍的力道往前一带,然后,男人便狠狠的吻住了她!

    他的吻很黏稠,像是吸附力极强的磁铁,让她无法挣扎逃脱。

    每每被他吻住的同时,强烈的道德蜂拥而至,她奋力反抗为先;最后却还是被他吻得不知今夕是何夕,身体在无形中投了降,唯一能感受到的,就只剩下他的吻。

    他封行朗的吻!

    他的吻,就像他的人,那么邪肆,那么霸道;

    稍带柔情,又野蛮无比……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