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周 作品

第61章:任性的代价,你付不起!

    封行朗一副矜贵的王者风范,可雪落却窘得不行。当着夏家人的面儿,让她一个嫂子给布菜,这画面是不是有点儿格格不入啊?

    虽说她林雪落有照顾好封行朗这个‘小叔子’的义务,但也不能这么不分场合啊!

    雪落哪会知道:眼前这个矜贵且傲娇十足的男人,就是她法律上的丈夫!妻子在娘家给丈夫布菜,自然也就再合情合理不过了!

    温美娟的脸色明显的僵化了一下:再傻她都能看出来,封行朗并不喜欢她给盛的金汤鲍鱼羹。于是,她便顺水推舟的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雪落,还是你来给封二少布菜吧。他的口味和喜好,你熟悉些。”

    舅妈都这么帮凶了,雪落也只有硬着头皮坐到了封行朗的身边,开始给他布菜。

    一般在封家,伺候封行朗用餐的都是安婶。她也跟着耳濡目染了一些。

    清口汤暖胃之后,雪落再给男人添了一些润肠的菌菇蔬果,然后才是重头戏的爆牛柳和蛋白质极好的海鲜……雪落添多少,封行朗就吃多少。似乎他真有些饿了。

    “封二少,我最近准备接一个大工程:衙门修建普庆路到大同路段绿化的招投标。好几个亿的大项目呢!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夏正阳见封行朗吃得还挺合口胃,便在酒桌上谈起了生意来。

    夏以琴也坐到了餐桌前,静静的看着给封行朗布菜的林雪落。要是给他布菜的是她夏以琴该多好啊!郎才女貌的画面,一定更和谐美好。

    跟大姐夏以琴不同的是,夏以书虽然也关注着给封行朗布菜的林雪落,但她却不是在羡慕妒忌恨,而是记下了雪落给封行朗所布的每一道菜;总结封行朗偏爱的口味,以及哪些菜他吃得更流畅。

    封行朗优雅的用餐巾擦拭去唇角间的汤汁,自然知道夏正阳宴请自己定是有所图。

    “我并不看好这个项目。首先,你打理衙门那块儿,就需要不少的银子!而且这还是先行垫支的形象工程,想赚钱,适当的偷工减料是必不可少的。那可是造福子孙后代百年基业的大事儿,如果仅为了眼前的钱糊弄了事,你就不怕到时候你三个千金被人揪出来戳脊梁骨吗!”

    被封行朗这么一分析,夏正阳到是微愕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封行朗这个无商不奸的家伙竟然还有如此正义凛然的一面。

    “可我跟城市规划的孟局很熟的,他说这工程绝对有赚头。”

    “那个姓孟的坐不稳了。听说新上任的是位军部的正团级,此人可是两袖清风呢!你就不怕自己垫支出去的钱打水漂?”

    这一说,着实灭了夏正阳那满腔的热情。难免在心里嘀咕:这个姓孟的,临调离了,还想坑自己一笔?

    雪落的目光落在了那竹篮编的托盘上,里面摆放着刚刚烘培好的芒果酥饼。莫名的,雪落想在夏家人面前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没有欺骗他们有关封行朗的喜好。

    她取了一块芒果酥饼送至封行朗的盘子里,封行朗吃了;

    雪落又取了一块,封行朗继续吃尽;

    取了第三块后,雪落才停下。封行朗吃了三块芒果酥饼,足以说明他的喜好了。

    雪落用事实胜于雄辩的方式证明了自己的清白。

    夏以书掩面而笑,她觉得自己真应该将封行朗吃芒果酥饼的视频拍下来,然后送去给夏以琪看。好让她知道,封家二少爷讨厌的不是芒果酥饼,而是她夏以琪这个活生生的人!

    没脸没皮的投怀送抱,只会让夏以琪自取其辱!

    “封二少,你说的这消息可靠吗?新上任的是哪位啊?唉,我还打算劳烦封二少您入股正阳公司的呢。实力殷实了,中标的机会和胜算才会更大啊!”

    “投资入股的事宜好说。不看僧面,也得看你为封家养育了林雪落这么贤良淑德的太太!夏总真是个一言九鼎的人!”

    雪落又尴尬又窘迫:你投你的资,入你的股,扯出她做什么啊!听着怎么像是一笔交易呢?她林雪落这大活人和他要投资金钱之间的直白交易!

    “哈哈哈哈……”夏正阳干巴巴的笑了笑,一时还听不出封行朗究竟是在夸奖他,还是在奚落他。

    当初自己三个亲生女儿不愿意嫁给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的封立昕,逼不得已才逼迫外甥女林雪落嫁过去的。‘一言九鼎’,实是在愧不敢当!

    晚餐结束后,夏以琴热情的想留雪落在夏家留宿。她想更多的了解封行朗,也好为今后自己跟封行朗的相处投其所好。

    雪落一口答应了下来。简直就是求之不得。留在夏家,总好过回封家被某人轻薄好。

    可封行朗的一张脸却冷凝得快能刮下一层冰霜。很显然,他不同意雪落在夏家留宿。虽说女人身子不方便,但抱着当软枕睡,也是她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

    要是让雪落知道自己在封行朗心目中就只是个软枕的作用,她又得牙痒痒了。

    “林雪落,”封行朗叫唤她她,向来都是直呼她的大名,一丁点儿都没有要尊重她这个嫂子的意思。“跟我回去。”

    简单扼要的命令。透着毋庸置疑的生冷和威严。

    他说要跟他回,就跟他回了?雪落偏不!于是,她拉着夏以琴的手转身便朝夏家客厅走去。

    “林雪落,任性的代价,你付不起!”封行朗冷冽一声,“投资正阳公司的资金还在我封行朗的账户上呢!你的任性可值十个亿!”

    封行朗寒冰入骨的话,让夏以琴本能的抽了回自己手。她不敢再留宿雪落在夏家过夜了。十个亿呢,代价太大了。

    而温美娟更为夸张,竟然做出了将雪落往门外推搡的动作;雪落一个重心不稳,跌倒在了一个劲实的怀抱中。封行朗的怀抱!

    “雪落啊,时候不早了,你还是跟封二少回封家吧。要好好伺候封家大少爷封立昕哦。”温美娟对雪落下了逐客令。

    雪落的双手已经握成了拳头:封行朗的一句话,便让夏家人连留都不想留她?

    雪落有些不甘心不认命:“舅,我今晚想留在夏家住!”

    她想看看:自己和那十个亿,究竟孰轻孰重!或许她明知道结果会让她心生凄凉,可她还是执意的说出了口。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