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周 作品

第60章:麻烦您别这么傲娇行么?

    “封行朗,你这是又要去哪里啊?你答应我舅今晚去夏家赴宴的。”雪落担心男人的离开会让她交不了差,紧张之下便抓住了他的胳膊。

    封行朗这一回并没有恼怒,而是玩味着目光睨着像只考拉一样吊住他胳膊的雪落,丰神俊朗的脸庞一派明朗,一派浮魅。

    “我要是不去,你能怎么着我?”他问。

    “那盒芒果酥饼我已经如你所愿的丢了。你答应过我:只要我去丢,你就答应会去夏家赴宴的。封行朗,你可不能失信于一个女人!”

    如果交不了差,雪落不知道舅舅和舅妈会怎么看她呢。都跟他们说过自己在封家人轻言微了,可他们就是不信。非说自己攀了高枝就忘本。

    “封行朗,只是去吃个晚饭而已,你就赏我舅一个薄面吧。”至于投资正阳公司的事,那就不在她林雪落能驾驭得了的范畴之中了。

    “你跟我撒个娇,我才去!”封行朗用骨节分明的劲指,抬起雪落精致好看的下巴,深深的凝视着雪落的眼底,他眼眸里中轻漾着爱昧到骨酥的柔情。

    一阵心悸的恍神儿,雪落差点儿沉沦在男人那浮魅的言行举止中,像似着了魔。

    然,下一秒,回过心绪的雪落打开了封行朗挑起她下巴的手指,谩斥一声,“你不去算了!等立昕身体好些了,我跟他一起再上门给我舅道歉好了。”

    让她一个‘嫂子’在他面前撒娇,成何体统?雪落丢不起这个人!再说了,封行朗分明就是想戏耍她,她不再自取其辱。该带给他的话,她这个传话筒已经保质保量的完成任务了,无论舅舅夏正阳怎么批评她、说她的不是,她都认了。

    “这点儿小事犯得着惊动我哥么?走吧,我们一起去夏家赴宴。”封行朗健步走在了前面。

    这一刻,说实话,雪落是拒绝的。她真的不想去夏家,更不想面对昨晚误会她的夏以琪。她知道自己去了夏家,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至少夏以琪不会放她林雪落好过。

    但男人的话已经说到这份儿上了,自己要是不去的话,只是把事情往更加糟糕的方面发展。

    于是,雪落便硬着头皮坐上了封行朗那辆招风惹火的法拉利。

    跑车如离弦之箭,刺起阵阵的劲风,一路朝夏家呼啸疾驰而去。

    那速度,掀动着雪落的整个胃部,几乎到了要眩晕呕吐的地步。但雪落一直咬紧牙关强忍着,就不是肯开口让男人开慢儿点儿。即便出事了,他的命显然要比她矜贵很多,有他陪葬,这黄泉路上也一定不会寂寞吧!

    封行朗菲薄的唇角抿过一丝讳莫如深的笑意:这女人,还真够嘴硬的。脸色都吓到苍白,竟然还不肯跟他张口乞怜?

    有点儿意思!

    夏家,一片灯火通明。

    为了迎接封行朗,就差张灯结彩了。夏正阳领着老婆和两个女儿一起在院落里恭候着封行朗的大驾光临。用夏正阳的话说:封行朗就是他们夏家今后的财神爷,说什么也要将他收为自己的乘龙快婿。

    还好,列队迎接的并没有夏以琪。着实避免了雪落的尴尬。

    “封二少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夏正阳迎了上前,恭谦的握住了封行朗的手,跟他客套之极的寒暄着。

    而聪慧的夏家大千金夏以琴,则上前挽住了雪落的手,像个极为要好的姐妹一样有说有笑的进去了夏家的客厅。夏到琴知道:想嫁进封家,嫁给封行朗,雪落无疑是最好的垫脚石。

    雪落是封立昕的妻子,封立昕是封行朗的大哥;而封行朗那么敬重他大哥封立昕,就一定会顾及到他哥和他嫂子的感受!对雪落热情些,也就等同于在给自己今后的妯娌关系铺路。

    可夏以琴又怎么会想到:当初封家的确是以封立昕的名义征婚的,可实实在在要嫁的人,却是封家二少爷封行朗!就是眼前这个丰神俊朗到让她日思夜想的冷峻男人!

    没能在客厅里看到夏以琪,雪落便跟明事理的夏以琴解释道:“以琴姐,以琪她还好吧?我真的没有欺骗你们,是封行朗他故意……”

    “雪落,你不用解释!我懂的。”夏以琴淑女般柔柔一笑,“一定是以琪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或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才惹得封二少生厌的!你也知道,以琪任性又刁蛮,难免会得罪封二少。”

    没想到自己竟然被理解了,雪落的心里微微感动了一下。至少自己不必费劲解释了。

    “以琪呢?她怎么没在啊?”雪落还是挺担心被封行朗用暴戾对待后的夏以琪的。要知道夏以琪在夏家向来都是横着走的。

    “她说她身体不舒服,不想下楼。雪落,你不用管她了,来厨房帮我摆盘吧。也不知道封二少爷喜欢什么口味的菜品呢。”夏以琴拉着雪落便径直朝厨房走去。

    餐桌前,就坐着夏正阳和温美娟。还有才17岁的夏家三千金夏以书。

    她感受着封行朗的任何气息,他所说出的每一个字,以及他所做的每一个动作。怎么看怎么觉得完美无比。这世间竟然真的有这么才华横溢,又英俊儒雅的男人。而这个男人,就在她夏以书的面前,他叫封行朗。懵懂的少女怀春之心被撩起,夏以书整个人荡漾在其中无法自拔。

    “来,封二少,先喝点儿金汤鲍鱼羹吧。我家以琴一早就给炖上的。”温美娟堆起一张笑意满满的脸,一边给封行朗盛着金汤鲍鱼羹,一边推荐着女儿夏以琴。

    可封行朗却微微蹙眉。抬眸环看,在没找到林雪落那个女人之后,俊脸沉敛得更深。

    “雪落……林雪落。”他朝着厨房的方向直呼着雪落的大名。

    被封行朗这么肆无忌惮喊着,雪落整个人都不好了。要知道这可是在夏家,由不得他封行朗肆意妄为。可他却真的这么做了。

    在男人喊了她第三声时,雪落连忙从厨房里跑了出来。真不知道这男人又要怎么折腾她。

    “坐过来帮我布菜。”封行朗冷沉沉的,比大爷还像大爷。

    您矜贵归矜贵,麻烦您别这么傲娇行不行?封二公子,您多大的人了,吃饭还要别人伺候?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