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周 作品

第58章:人狗合吃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腹黑了。不就是因为她一不小心告知夏家三千金他爱吃芒果么,也不至于一副要把她生吞活吃的架势啊!

    雪落清楚:既然男人故意坑她,那就没有跟他理论争辩的必要。

    “对不起啊以琪,是我记错了。”雪落当然不会跟夏以琪开撕,因为完全没那个必要。

    在夏家,雪落一直隐忍了这么多年,也不在乎这次多忍耐一回。

    “记错了?林雪落,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的!”夏以琪在夏家嚣张跋扈习惯了,即便自己不占礼,她也会蛮不讲理的耍横,更何况这回她还占着理,就更加的得理不饶人。

    夏以琪端起茶几上的一杯茶水,就朝雪落的脸泼洒过来;说时迟,那时快,一个身影快如旋风一般冲过来将雪落拉开,茶水泼洒在了封行朗的胸膛上,勾勒出他几乎完美的胸肌轮廓。

    “放肆!林雪落现在可是封家的太太,岂容你在封家的地盘上撒野泼她?快给她道歉!”封行朗暴戾的模样,着实骇人。

    “封行朗,我没事儿的。以琪她也没泼到我。”雪落连忙打起了圆场,不想因为她把事情闹大到不可收拾。

    “夏以琪,我警告你:林雪落现在是封家的太太,你不尊重她,就等于不尊重我!你必须向雪落道歉!不然,我会让夏正阳亲自上门道歉不可!”封行朗厉声呵斥。

    他封行朗的太太,岂容一个白痴女人泼茶水?

    “封行朗,你别这样!我真的没事儿!”雪落见封行朗越说越严重,更加着急了起来。

    看着封行朗那凶神恶煞的神情,夏以琪着实吓得够呛,几乎快被吓懵了。她真的没想到封行朗竟然会为林雪落出头,而且还是这般不容置辩。

    “雪……雪落,对不起。”虽说夏以琪心有不甘,更不想向雪落道歉,可在封行朗的威逼下,她还是乖乖的向雪落道歉了。

    “我没事儿的。”雪落连忙应声。

    在夏家,她像个忍者神龟一样隐忍了二十多年。这一刻,雪落突然有种扬眉吐气的愉悦感。她真的没想到,今生还能有人替她出面讨回公道。心中莫名的感动,眼圈便红了。

    道完歉的夏以琪落荒而逃,林雪落则坐在沙发上感慨万千。第一次,让她有了被人保护的温馨感觉。

    封行朗脱下了被夏以琪泼湿的衬衣,精健的上身有着流线极好肌肉纹理,以及那性感的人鱼线,在男人烫金的皮带扣处隐入其中,撩得雪落一脸的红霞轻染。

    这男人换衣服也不避避的!行,他不避,她避总可以了吧!

    雪落起身刚想离开,封行朗冷冽的话便传至耳际。“去哪儿?咱们俩的事儿还没完呢。”

    雪落真不知道自己应该是感谢封行朗呢,还是斥问责备封行朗。要不是他始作俑者的说不爱吃芒果口味的甜食,夏以琪也就不会泼她茶水了!

    “先去把这盒子芒果酥饼给丢出去!我看着不爽!”封行朗冷声。

    “封行朗,你不厚道!你明明爱吃芒果的,为什么撒谎让我难堪啊?”雪落还是忍不住顶上一句。

    “那也得看是什么人做给我吃!比如你做的芒果酥饼,我就爱吃!”封行朗撩唇邪哼。

    “……”好吧,这一句话说得雪落愣是哑口无言。

    “去把这盒东西丢出去!”封行朗又是一声催促的冷哼。

    “是你自己看着它不爽,你为什么不自己丢啊!”

    “那是因为我想给你个教训:少轻易在别的女人面前泄露我的喜好!”

    靠!封行朗,你是大爷!真服了你了!傲娇自负得像只大孔雀似的!

    雪落偏偏不想去丢。所以她转过身,不再搭理胡搅蛮缠的男人,径直朝厨房走去。可男人冷生生的威逼利诱,逼得她不得不停下脚步。

    “如果你还想我明天去夏家赴宴,那就乖乖的把这盒东西给我丢出去!”

    雪落衡量了一下,决定向这个男人妥协。不就丢个东西嘛,这个买卖还是很划算的。

    于是,雪落折回过来,拿起那盒芒果酥饼朝客厅门外走去。

    刚刚把手伸进垃圾桶,可雪落又拿着盒子缩了回来。寻思着这么美味且做工精美的食物就这么浪费了实在可惜,她一回头,便看到从狗窝里跑出来的大哈。

    大哈,是封家养的一条蠢萌蠢萌的哈士奇。深得雪落的喜欢。

    于是,雪落跟大哈一起坐在封家的台阶上分享了那盒子芒果酥饼。

    而这一幕,一点不落的被不远处的夏以琪看在眼底:林雪落,你这个贱人!封行朗明明不爱吃芒果口味的糕点,你竟然撒谎欺骗她还让她难堪!现在竟然还把她辛辛苦苦送来给封行朗的芒果酥饼喂了狗?

    夏以琪气得牙痒痒!恨不得冲过来把雪落狠狠的毒打一顿才解气!

    只是恐惧于别墅里的封行朗,夏以琪只得咬牙切齿的离开了封家别墅小区,灰溜溜的回去了夏家。

    落地窗前,看着坐在台阶上跟大哈一起吃着芒果酥饼的雪落时,封行朗的眼眸里一片温柔。

    “大哈,你渴不渴?要是渴的话,就先去喝点儿水再来吃吧。”雪落一手喂着大哈,一手拿着另外一块芒果酥饼往自己嘴巴里送,人和狗在这一刻温馨和谐得让人心醉。

    “咳咳……”大哈将一口吞进去的芒果酥饼又给咳了出来。随后它又把吐出来的酥饼又给吃了回去,毫不嫌弃。

    “都让你慢点儿吃了,噎着了吧!”雪落抚着哈士奇的头,“你先去喝点儿水吧。慢点儿吃,我不跟你抢!”

    封行朗唇角的笑意渐浓,至少在这一刻,他看到了生活美好阳光的一面!

    这个女人,就像一抹暖阳,透进他被阴霾侵染过的灵魂,在这瞬间,他满是仇恨的灵魂得到了抚慰,透进了光明!

    可在看到不远处匆匆忙忙离开的夏以琪时,封行朗英挺的眉宇又深蹙起来。

    没想到封行朗还在客厅里。

    雪落心虚的抹了抹自己的嘴巴,也下意识的替大哈抹了一下嘴巴上的酥饼屑儿。

    封行朗的手边,放着一杯雪落最爱喝的蓝莓汁。他端起来喝了一口后又缓缓的放下,温和道,“我喝不下了,你替我喝了吧!不许浪费!”

    雪落正渴得慌,求之不得的端起封行朗喝过的那杯蓝莓汁咕咚咕咚的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喝完之后雪落才发现:安婶其实准备了两杯蓝莓汁,可男人偏偏使坏的让她喝下他喝过的那杯。

    间接接吻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