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周 作品

第53章:多买点儿筒骨磨磨牙

    看来封行朗在本市财团新贵的称呼是名副其实的。只是如此多金矜贵的男人,竟然还拥有着一副极好的英俊容颜。上天真够偏爱他的!

    陷入对封行朗默默思索的雪落,在一瞬间恍然过来,默声轻叹:自己这两天怎么老想那个男人啊!即便封行朗再怎么的英俊多金,也跟她林雪落没有太大的关系好不好?自己的丈夫是封立昕,封行朗只不过是自己的小叔子!

    想起‘丈夫’封立昕,雪落还是欣慰的。虽说大火无情的烧残了他的容貌,可他却依旧才华卓越。

    雪落祈求得不多,只希望‘丈夫’封立昕能够快点儿好起来,并接受自己的照顾和关心。

    “雪落……雪落,想什么呢?”见雪落久久的不语,夏正阳催促一声,“就这个周末吧!那个约封行朗来夏家用晚餐的重任,可就交给你了!”

    雪落一怔,急声却睿智道:“舅,您可别交给我啊!您亲自约请他,岂不是更显您的诚意啊。”

    上回来了十万块钱善款自己去求封行朗,便被那个男人狠狠的奚落并羞辱了一通,现在可是十个亿啊,不知道那个男人准备怎么着自己呢!吼她凶她,雪落都能忍受,只是他动不动就做出那些轻薄她这个嫂子的事儿,着实让雪落羞于启齿的难堪。

    “我约见不到封行朗的人呢。上回去过gk跨国集团,愣是被秘书给拦下了。想去封家亲自去约见封行朗吧,那个莫管家一直说封二少很忙,根本就没时间见我。”

    夏正阳叹气一声,“雪落啊,舅舅的希望就全部寄托在你的身上了!”

    雪落不知道舅舅夏正阳究竟有没有真去封家,至少她在封家的时候没见着舅舅夏正阳过去。

    “舅,您跟封行朗生意上的事儿我不懂。再说了,我在封家也只不过是个不受待见的外人,人卑言微,封行朗又怎么会听我的呢。”

    雪落并不是在推脱,而是阐述出了她在封家的现状。做为一个妻子,她连丈夫封立昕的面儿都不是想见就能见的,就更别说去使唤封行朗了。再说了,十亿的投资,对雪落来说实在是个天文数字。她又何德何能牵得了这个线啊。

    别到时候帮不了舅舅夏正阳的忙,反而自取其辱的被封行朗给羞辱上一通,那就两头不落好了。

    “你是封行朗的嫂子啊!封行朗那么敬重他大哥封立昕,他也一定会给你这个嫂子面子的。”夏正如没等雪落说完,就抢过话去。

    “……”雪落真够无奈无语的。要知道封行朗敬重他大哥归敬重他大哥,跟给她这个嫂子面子完全是背道而驰的。他不但没有尊重她这个嫂子,而且还处处轻薄她……

    可雪落实在对舅舅夏正阳羞于启齿。或许自己说了,他也不一定会相信。说不定还会说她这个嫂子不懂事,没有对封行朗这个小叔子海涵和包容。

    “舅……我真的不行。”雪落实在不想逞能。因为这已经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之外。

    “雪落啊,你舅养了你二十多年,你就呱呱坠地就被你舅领回了夏家,他是给你又当舅又当爸的,现在你嫁进豪门了,区区给封行朗传个话你都不肯?”

    舅妈温美娟开始轮番上阵了,一个劲儿的给雪落施加压力。好像雪落不帮这个忙,就是大逆不道。

    最终,雪落还是答应了。她深知,自己要是不答应,舅妈温美娟也会用长时间的口水轰炸,逼得她发疯的。

    有的时候雪落也难免会想:要是当初舅舅将自己送去了福利院不再接回夏家,那自己的人生会不会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

    下午回到封家,雪落构思了两小时自己的毕业论文。大概傍晚五点半左右,她便和安婶一起准备封立昕的晚饭。

    可当雪落将精心准备的药膳和水果米糊端送到医疗室的门外时,照旧,金医师只让助手小邢端进了餐盘,而将雪落阻隔在了门外。她依旧不被封家人待见。

    因为雪落身体不适,安婶给她熬了滋补暖宫的红枣靓羹,还有她爱吃的紫薯饼。

    只是雪落并没什么胃口,静坐餐桌前,心事重重的。一想到自己被迫答应了舅舅夏正阳的要求,雪落整个人都黯黯的,提不上一丝劲气来。

    封行朗赶回封家时,雪落正像个静美的油画一样坐着。好像被束缚了自由的仕女:静美,却微凄。

    听到稳健的脚步声,雪落抬起头来,迎上封行朗那深不见底的眼眸,只是匆匆一瞥,雪落便心虚的低下了头。好像自己答应了舅舅夏正阳约请封行朗的事,是多么的见不得光似的。

    联想到上回十万块钱的善款,雪落更加的紧张和局促。也随之深深的体会:有求于人的日子,过得心里着实的不踏实。

    封行朗睨了餐桌前的雪落一眼,便上楼去了。这是他的习惯:每次回到封家,首先要做的就是洗去身上的尘埃,再进去封立昕的医疗室。

    雪落看着面前润口暖身的红枣羹,心绪难平的用调羹搅动着。加上肚子森森的冷疼着,一张小脸更是娇怜的苍白。不经意间,她抬起头,朝二楼医疗室的方向寻看过去,便看到封行朗那挺拔健硕的背影,矜贵而沉稳。

    勉强自己喝了几口红枣羹,虽说暖身了,却如同嚼蜡。心不在焉似的。

    给封立昕喂好药膳的封行朗走出医疗室,紧睨着餐桌前心事重重的雪落问着安婶,“太太的晚餐怎么那么清淡?不是让你给她多买点儿筒骨磨磨牙的吗?”

    消瘦的雪落,让封行朗剑眉微蹙。似乎他并不太愿意看到这个女人瘦得一阵风就能吹走的模样。

    “二少爷,太太在女人生理期,吃不得油腻的东西!我给她熬了滋补身体的红枣羹。”听着封二少爷这么关心太太林雪落,安婶还是挺高兴的。

    “可我怎么看到她不爱吃那清淡的红枣羹呢?”封行朗见雪落久久的坐在餐桌前没动勺子,以为雪落并不爱吃,便冷声责问了安婶一句。

    “太太一下午都心事重重的。刚刚来给大少爷送晚餐时,又被拒之门外了,想必心里不好受吧。”安婶微微叹息一声。

    “她就那么关心我哥?一天不见就郁郁寡欢?”封行朗俊颜微寒。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