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周 作品

第39章:这个男人实在是坏透了

    瓦罐连同里面的菌菇一起,朝雪落那纤娇的后背泼洒过来;封行朗一个眼疾手快,一手勾过雪落的腰身,让她更近的拥在他的怀里;一手已经握拳,朝那个瓦罐击打了过去。

    瓦罐被封行朗推打开了,可里面的滚烫汤汁却泼洒在了雪落的后背上,痛得她吃疼的倒吸冷气,连眼泪都快掉出来了。真的很疼!雪落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会有那样的勇气,用自己柔弱的身体为那个男人挡下了烫人的瓦罐……

    菌菇贴在雪落后背的衬衣上,无疑增加了烫伤她后面的面积。

    脱已经来不及了,“刺啦”一声,封行朗竟然徒手暴戾的撕开了雪落身上的衬衣,几乎与此同时封行朗身上的衬衣被脱了下来,反穿在了雪落的身上,将她纤瘦的身体包裹得一寸不露。

    “封行朗,你别,别这样。”雪落真的很难为情。尤其是当着这么多福利院义工们的面儿,跟封行朗卿卿我我的搞着小动作,实在是不太雅观。

    “别乱动!”封行朗厉斥一声,引以为傲的健壮体魄就这么展示在众人的面前。幸好只是上身。

    他维持着紧拥雪落的动作丝毫没有放松,倾过身来,从上往下,在雪落后背衬衣处探出的缝隙里查看她后背上的烫伤。因为处理得及时,她那雪白似凝脂的后背上,只是浅浅出淡红的烫伤痕迹,并不是太严重。

    可那一大块浅色的烫红,跟她后背上其它洁白的嫩肤相比,还是有些触目惊心的。封行朗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疼意。他将反穿在雪落身上的衬衣扣好纽扣。

    下一秒,惊魂未定的雪落就被封行朗扛上了肩膀。因为雪落是后背受的烫伤,打横抱不得,也只能扛上肩膀了。

    “封行朗……封行朗,你要干什么啊?快把我放下……”雪落难为情得都快说不出话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封行朗就这么扛着林雪落走出了大排档,朝门外停着的法拉利走去。

    一桌子的福利院义工几乎都看傻掉了。这秀恩爱的方式,实在是太霸道了!

    “太霸气了!我喜欢!我怎么就没遇上个霸道总裁级的大人物呢!”袁朵朵感叹道。

    “……是真爱啊!无所顾忌他人的目光,想怎么宠爱就怎么宠爱!”领队的左安岩由衷的感叹,“雪落总算是找到她自己的归宿了!就是太暴力了点儿!”

    沉寂了一两秒之后,突然有人惊吒道:“完了!那大款说请我们吃饭,可他还没付钱就走了!”

    “……”

    雪落被丢进了法拉利。而且还是以胸朝下的方式被丢进去的。

    这个男人也太野蛮暴戾了吧!这后背没被烫死,都快被他给摔死了!想想刚刚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撕掉她的衬衣,再将他自己的衬衣反穿在她的身上……雪落羞得都快没脸见人!下次回福利院的时候,自己得怎么面对那群义工同事啊!

    而且这个暴戾的男人连个招呼都不打,一言不发的就被她从大排挡里给扛出来了。这回真是丢人丢大了!

    “为什么要替我挡瓦罐?不知道里面盛的汤会被你烫伤吗?”封行朗一边发动着跑车,一边厉斥责问。好像给他挡下那滚烫的瓦罐,是件多么大逆不道的事儿。

    雪落只是不想这个男人受伤的左肩三度受伤。可看到男人那暴戾的责问模样时,她却不想解释什么了,便随口一句,“谁想替你挡什么瓦罐了?我只是倒霉不小心被撞到了而已!”

    有时候嘴硬时,可以减少一定的尴尬和难堪。眼前的男人,是她林雪落必须远离的危险人物,所以她不想让他误会,自己是为了关心他,不想让他受伤的左肩再次受伤而冒险用自己的身体去挡那个烫人的瓦罐。

    不过辛亏封行朗处理得及时,烫汤并没有在她后背上持续几秒,便被他及时的剥离掉了衬衣。

    “不小心被撞到?呵,看来你可真够倒霉的!其实还有比这更倒霉更可怕的事:那就是爱上我!林雪落,奉劝你别做这种飞蛾扑火的傻事儿!”封行朗凝视了雪落一眼,冷生生的说道。

    爱上他?这男人越来越像只自我陶醉的大孔雀了,真够自傲自恋得可以!自己怎么可能会爱上他呢?他又何德何能,能让她情不自禁的爱上?自大狂!

    可雪落的心还是被封行朗的话莫名的悸动了一下。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扑过身去帮他挡下那个瓦罐,并不是义气的冲动,更不是不小心被撞到……那又是什么呢?

    雪落慌了一下,“封,封行朗,你停车!我……我要下车!”

    吱嘎一声,封行朗这一回出奇的绅士,真的将车急刹在了路边。可他说出的下一句话,却把雪落给气得个半死。

    “下车可以!不过得把我的衬衣还我!”封行朗矜贵的大手优雅的放在方向盘上,微眯着双眸盯着女人小脸上的惊愕又愤怒的小模样。

    “把衬衣还你?你这是要让我倮奔吗?”雪落怒目圆瞪。这个男人实在是坏透了。

    封行朗邪肆一笑,悠声:“你里面不是还有衣服穿着么,就当穿吡基尼好了!”

    雪落本能的用双手护着自己的前身,生怕封行朗一个兽兴大发,真会来扯她身上的衬衣,愤愤的瞪了他一眼:“封行朗!你坏透了!”

    “是你自己不肯下车的!那你就乖乖的跟我走!”封行朗再次将狠踩油门,劲爆的跑车立刻如离弦之箭一般,朝封家方向呼啸疾驰。

    一路上,雪落沉默了。不再跟封行朗争辩什么。他精赤的上身离她如此之近,近得可以听得见他的心跳,以及嗅出他身上微带辛辣烟草味道并混合着薄荷沁凉的男人气息。

    鼻间,满是他的气息。占据的不仅仅是她的听视和嗅视,还有她的心,似乎在被专属于他的气息一点一点儿的蚕食和温吞。

    雪落连忙侧过头,去看车窗外疾驰而过的风景。

    她在看风景;而他却在看她。

    仅仅多睨了她一眼。

    “你确定自己的皮比我的厚么?竟然还有胆儿替我挡瓦罐?这辛亏烫的是背,要是烫伤了脸,我可是要退货的!”

    刚刚检查过,女人的后背被烫得并不严重。他的手也被汤汁溅过,温度并不是那种很滚的烫。

    “退不退货,也得你哥说了算!用不着你一个小叔子操心!”雪落顶上一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